江苏房地产因资金链断裂 严重资不抵债被破产

王和平仍在苦苦奔波。他的妹妹述及其兄的艰难,难掩泪水:“95岁的老母亲每天都担心他,妈妈要求他必须回家报平安,无论多忙多晚。”

他所控制的地产企业今年2月25日已经被当地法院宣告破产。在给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的求助信中,王和平以“我和妻子相约不逃跑、不跳楼、不离婚”陈述其强力支撑、寻求解决之道的决心。不过,深陷破产风波半年以来,来自于地方政府、债权人、司法机关的压力,已经令其身心俱疲。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已经指定了破产清算管理人。如今,地产公司常州龙德置业有限公司(下称龙德置业)的资产拍卖工作如箭在弦。随着时间的流逝,王和平希望扭转资产被强拍的努力,也慢慢走向渺茫。在他们看来,项目资产远远未到资不抵债的地步,破产清算无异于一场资产洗劫。

业主起诉起波澜

龙德置业并非苏南重镇常州的第一家破产房地产企业。2015年8月中旬,常州泰和置业、常州华光房地产开发公司两家地产商被法院公告进入破产清算。受房地产调控及银根紧缩影响,包括常州在内的三四线城市楼市迎来转折,而资金实力有限或扩张过快的地产企业受到严重冲击。

王和平是常州市润地利集团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是龙德置业等十多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而龙德置业在常州市武进区开发有龙德花园项目。公开资料显示,龙德花园项目位于武进新区腹地,总建筑面积51万平米,为集住宅、写字楼、酒店式公寓、会所等于一体的“都市综合体”。

5月3日,记者在龙德花园项目工地看到,9栋约30层高的住宅楼已经建起,部分已经入住,部分已经封顶,还有3栋基本完成框架结构,尚待封顶。工地已经停工,连未建成的3栋高层的脚手架也被拆走。

据工作人员介绍,项目前几年一直是建建停停,武进区法院裁定该项目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在2015年11月即强行接管了该项目。自那时起,工地就彻底停工。

根据规划,龙德花园项目占地面积200余亩,目前仅开发了2/3,大量空余土地待建,而颇具商业价值的沿路门面商铺的开发也未开始。

位居中国房企百强的润地利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资金困难。王和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自2012年中国进行房地产调控开始,润地利的日子便发生转折,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银行收贷和建筑商延误工期。另外,政府交地时间延迟,也导致房屋交付后延而错过房价峰值,影响了企业经营。最终,王和平一人承担了所有的苦厄。

自2014年10月开始,因预期开发商无法按时交房,购房业主开始联合维权,并向政府部门施压,武进区政府派出工作组介入调查。

2015年年中,6名购房业主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开发商解除购房合同,退还购房款。上述诉求获法院支持。因判决未获执行,这些购房业主直接向法院提出了破产清算申请。2016年春节后不久,法院裁定宣布龙德置业破产。

破产程序遭质疑

“我们对法院宣布龙德置业破产的程序存在质疑。”王和平对记者表示,龙德公司名下资产大于负债,远未到破产阶段,但在法院的操办下,龙德置业被认定为“资不抵债”而被宣判“破产”。

记者梳理法院相关裁定发现,破产的动议来自于6个购房人。2015年10月13日,他们向法院提交申请,两周后的10月27日完成听证程序,而3天后,法院即裁定受理申请,并于当天指定破产管理人。4天之后的11月4日,破产管理人在法院的支持下,采取突然行动,强行控制了公司公章、执照等。2016年2月25日,法院裁定宣告破产。

在王和平看来,这样的速度,显示出有关方面推动破产清算的急切心情,其目的令人质疑。另外,他们曾提出破产重整的请求,但被法院驳回,此举令王和平非常不满。“我本来有信心通过重整翻转局势,但我带着投资人去跟法院谈,法官一边说这个项目能稳赚一个亿,一边却劝走了投资人。”他说。

所谓破产重整,是指当企业资不抵债时,管理层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一旦申请获准,则债权人不能向破产企业催逼债务,破产企业获得腾挪机会。润地利集团法律顾问蔺文财表示,一般而言,企业破产清算,其财产可能所剩无几,而破产重整则温柔得多,企业存在摆脱困境,重获经营能力的可能。

记者获得的破产管理人提供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资料显示,截止到2015年10月30日破产受理日,龙德置业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反映,账面资产总额为13.30亿元,账面负债总额10.84亿元,所有者权益为2.46亿元。经常州中南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确定龙德置业的资产和负债分别是16.40亿元、20.75亿元,已严重资不抵债,缺口高达4.35亿元。

“我们对资不抵债的结论提出质疑,认为与实际情况不符。”蔺文财表示,管理人提供的会议资料明确表示,这20.75亿元的债务,包括6.58亿元担保债务。蔺文财认为,连带担保是对债务负责的一种方式,债权人有权选择主债务人和次债务人履行到期债务。次债务人履行到期债务后有权向主债务人追偿,所以担保债务是不确定之债,因此计算担保债务而得出资不抵债的做法,值得商榷。

“换一句话说,如果不计算这6.58亿元的担保债务,龙德置业的资产高出债务2亿多元,资不抵债便不复存在。那还存在破产的前提吗?”他说。

不过,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关负责人5月3日表示,上述审计结果是审计意见初稿,不具有法律效力。“没有法律效力,法院就不能以此作为证据。”蔺文财说。

王和平的质疑还包括:法院对部分债权人不同意破产的申请不予回复、债务数据不符合事实、剥夺其本人参加相关会议的权利、公司资产严重低估等。在王和平看来,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宣告破产,均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而这背后或有维稳及其他因素的考量。

而承办法官、武进区人民法院民庭庭长张存华则是另一种说法。他表示,宣布龙德置业破产,在于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我们前期跟王和平沟通,要求其执行判决,偿还申请人的债务,但因企业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后,他已经无力归还。”他说。

向省委书记求救

来自武进区法院和破产管理人处的消息是,龙德置业破产程序已经进入资产拍卖阶段。“由于目前项目严重资不抵债,房地产市场行情长期低迷,龙德花园后期开发收益的预期不容乐观,管理人与新城地产、万科地产、恒大地产等经济实力较强、具备接盘能力的企业积极沟通联系,主动邀请其参与复工续建,但至今未有企业积极回复,因此资金筹措存在很大的困难。根据相关规定,管理人提出《破产财产变价方案》,将对资产进行整体拍卖。”相关资料称。

宣称集团资产高达70亿的王和平,遭遇着与东星航空创始人兰世立当年一样的困境。他拥有与兰一样的雄心,规划了多个城市的地标建筑,并以其高度命名,如无锡市的“环球258米”、苏州市的“环球188米”、南通市的“环球238米”、常州市的“环球308米”。不过,与兰一样,还没来得及达成宏愿,悲剧即已上演。

兰世立曾留下遗书,并指责武汉个别官员编造谎言,强令东星航空破产。而王和平也指出,是“资不抵债”的谎言将龙德置业推上破产清算的绞刑架。从白手起家到锦衣在身,王和平耗去30年;而从巅峰坠落,却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

一份盖有武进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公章的函件显示,龙德花园项目2014年10月起长时间停工,购房业主在预期无法按合同约定获得房屋后,多次到市、区政府上访。为此,2015年8月初,武进区成立工作组,进驻龙德置业进行调查审计。

近30年来,王和平一直从事着建筑设计与施工管理工作。1992年他辞职下海,后创办润地利房地产投资集团(后更名润地利科技实业投资集团),上述“环球”系列建筑,皆由其自主研发、规划、投资。2014年,该集团跻身中国房地产100强。

在他看来,破产是对资不抵债的企业及债权人的一种保护,但对于不存在资不抵债的企业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

在寻求破产重整的努力受到打击后,王和平四处求助。“企业的创立和发展浸透着民企老板辛苦的汗水和毕生心血,理应得到社会应有的公正和尊重,润地利发展到今天,极为不易,希望政府不要遗弃。”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王和平向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寄去了求助信,并表态“不跑路、不跳楼”,并称与妻子相约“不离婚”。

耐人寻味的是,在王和平的求助信中,他提及一事:项目进展缓慢但仍然持续推进的2014年,银行在最关键时刻收贷近8亿元,如同最后的一剑锁喉,直接令其资金链断裂。(华夏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