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打晕妻子 将其放到铁轨上让火车轧死

夜,深不见底,一列火车像往常一样穿过静谧村庄。突然,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刺破了暗夜,染红了铁轨两侧。

一名女子死在了铁轨上,然而民警找遍了附近,却没有找到女子的鞋。那么是女子已经沿铁路走了很久,将鞋走丢了?还是她压根就没有穿鞋?

通过寻找这双鞋,民警顺藤摸瓜,使这桩“火车撞人事故”真相大白。

女子“卧轨”身亡鞋子却失踪了

承德市隆化县公安局接到求助的时间,是在4月5日8时许。北京至通辽方向列车,于凌晨2点半途径隆化县张三营镇附近时撞死了一名女子,铁路公安请求隆化县公安局法医协助尸检。

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该女子的年龄在25~30岁间,基本认定为,这是一起火车撞人致死的事故。按照火车事故的处理标准,责任不在火车一方的,待尸检报告形成后,铁路方面可以象征性给一些补偿。

如果民警没有多年的公安工作经验,这次任务可能就这样尘埃落定了。死者家属得到象征性补偿,民警继续投入其它工作。可是,心细的民警却没有忽略一个细节:事故现场附近并没有发现女子的鞋。那么是女子已经沿铁路走了很久,将鞋走丢了?铁路两侧都是耕地,如果属于上述这种情况,袜子上为何没有土?

死者是如何走到铁轨上的?疑问没有被解开,民警以事发地为中心向铁路两端辐射,寻找丢失的鞋。

死者生前有情人曾被丈夫家暴

4月5日下午,民警从死者婆婆那得知:死者已失踪5天;她没有精神病、抑郁症及其它自杀动因;她惯于离家出走,曾与张三营镇男子张某某关系密切。去年,该女子离家出走时,被丈夫小胡在张某某家找到,当时三人因争执报警。

了解这些后,民警怀疑此事很可能是一桩刑事案件。

通过对小胡的调查,民警发现:小胡与妻子育有两个孩子,他有家庭暴力倾向,曾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民警判定,女子的情夫张某某和丈夫小胡都具备作案嫌疑。但是通过对张某某进行调查后,民警并没发现可疑线索,只能在小胡身上寻找突破口。

小胡称,妻子尸体被发现前,他去了临县、丰宁县寻找妻子,4月3日、4日都住在丰宁,但民警经过核查,发现其只有4月3日住在丰宁。令民警越发感到可疑的是,小胡言语前后矛盾,几次流露出对妻子的恨意。

通过对小胡的通话记录查询,民警发现他4月4日晚上曾给一个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手机“老四”打过电话,于是拨通了“老四”的电话。“老四”说,小胡曾用过几次他的车。4月4日21时许,他接到小胡电话,但通话的并不是小胡,而是赤峰松山区一个饭店老板。

原来,小胡在饭店临时休息室里打一个女人,老板要报警。小胡称,夫妻打架不必报警,可叫朋友过来帮忙处理。于是饭店老板才与“老四”通了电话。

然而,当“老四”赶到饭店时,小胡已经带着妻子离开了。

把妻子打至昏迷后将其放在铁轨上

民警提审小胡,这令小胡很意外。愣了半晌,他要了一支烟,开了口。

小胡说,4月3日,他在丰宁没有找到妻子,并从一个朋友处得知,妻子在赤峰。

4月4日,小胡找到妻子,两人在饭店的临时休息室话不投机,小胡对妻子拳脚相加,导致其昏迷。

之后,小胡把妻子送到卫生院看病。卫生院不能拍X光片,没办法诊治,建议他们去大一点的医院治疗。

胡某抱着妻子走出医院后,拦了一辆面包车,准备带妻子到围场看病,结果在路上,胡某对妻子屡次离家出走与情人约会的行为越想越生气,决定不再救治她。

到张三营后,胡某把妻子抱到铁轨上自行离开,走出一段后,听到刺耳的火车刹车声,他跑回现场,看到火车已停,妻子已经死亡。

小胡离开后,找到一旅馆住到4月5日中午,回家换下作案过程中染血的衣物和鞋子,才赶去认尸……

昨日记者获悉,目前小胡已被警方向检察院提请批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