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有关部门曾要为郭伯雄指派秘书遭拒绝

原标题:跟老虎一起被带走,这些秘书怎么了?

“五一”前夕,半个月前落马的杨鲁豫辞去济南市长的职务,摆在他面前的道路越来越清晰,在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看来,只有一句话:走程序。

只是政知君突然想起当时媒体报道的一句话:其秘书和司机在火车站一并被带走。

媒体:有关部门曾要为郭伯雄指派秘书遭拒绝

杨鲁豫

与大领导同步、或者前后脚被带走的秘书们越来越多,诸如同为省会城市主官的杨卫泽,其落马后,时任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的秘书也一并接受调查。

不知道这些“二号首长”现在都咋样了?

比亲人还“亲”

跟上述两位秘书处境类似的还有王勇,刘铁男的秘书。在2013年刘铁男案发时,两人一同被带走接受调查。

王勇一直在国家发改委工业司、产业司任职,跟随刘铁男多年。2010年12月,刘铁男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后,王勇跟随其入能源局。

王勇和他的大领导的交集至少始于落马的10年前。2003年4月,刘铁男开始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这段时期王勇任工业司副处长、处长。

虽然在能源局内部口碑、人缘一般,但王勇的能量不容小觑。据知,跟他一同进入发改委的处级干部很少能跟他说上话。

而另一方面,他又是领导贴身人。2012年12月,刘铁男遭实名举报后,正是通过秘书王勇要求当时的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对外表态,称举报纯属造谣污蔑。

不过在刘铁男被举报后不久,王勇就回到发改委产业司,不再担任秘书。其被带走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私家车依然停在发改委院内。

与王勇不一样,郭伯雄的最后一任秘书“倒”得比大领导更早。2014年年末,这位陈姓秘书被带走调查。陈秘书原本是郭的司机,后提为警卫干事。郭伯雄退休后,有关部门本来要给他指派一名秘书,但被其拒绝。

后经郭妻提议,这位陈姓警卫干事转为秘书。据称,陈秘书深获郭家信任,熟悉郭家内情。

有媒体称,正在医院接受理疗的郭伯雄闻知陈秘书“出事”后,匆匆出院赶回位于玉渊潭附近的住所。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用。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觉得,这么多老虎的秘书,最是领导的“贴心人”,莫过于周宁邦了。

周宁邦是成克杰在广西任自治区主席时的秘书。1993年底,成克杰和李平的关系被成克杰妻子发觉后,这位周秘书安排他们在自己驾驶的汽车里密谈,商量各自离婚后再结婚的问题。

据李平落网后供述,他(成克杰)的秘书当时就跟我讲,你们这样太冲动了,这样不行的,你们现在结婚也没有什么经济基础,结了婚,躲在烂茅棚里面也谈不出什么感情了。

据知,周宁邦告诉李平:你有经济基础吗?既然没有经济基础,那你做你的生意去吧。

之后,成克杰和李平几年功夫就“赚”了数千万元。

真不知两人应不应该感谢周秘书。

被“安排”的仕途

很遗憾,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并未能查到,周宁邦跟随这位大领导有多久。不过许多落马老虎的秘书,可谓是随领导“南征北战”了。

比如最有名的周永康的秘书,郭永祥、冀文林。郭永祥随周从中石油到国土部、再到四川省;冀文林随周从国土部到四川省,又到公安部。

两人随着周到四川赴任,是异乎寻常的。因为按照当时中央的规定,干部调动是不能带秘书的。

一起违规的还有仇和。他从江苏调到昆明任职,还特地把当年的秘书谢新松也一起带过去,重新担当秘书的角色。

还有一类是为老虎服务多年后,秘书们也得到一个交代。如1995年1月起,秦裕以副处级干部身份担任时任上海市副市长陈良宇的秘书。而后,秦裕先后任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宝山区委副书记,宝山区区长。

“大领导”并未亏待秘书。谢新松也一样,卸任仇和秘书后,他得到的是昆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职务,而后又转任副市长。

白恩培当年的秘书李小平也不错。他卸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副秘书长后,先后任过文山州委副书记、普洱市政府市长、临沧市委书记,每个职务的任期都在3年左右。

如果“大领导”没出事,还不知道秘书们下一步会爬到什么位子。

“二号首长”用权

外界普遍认为,李小平被查和白恩培有脱不开的关系。

李小平曾经的同僚表示,李的转变主要是在成为白恩培的秘书之后,逐渐进入到白的利益集团,并和刘汉等人结交勾连,一步一步从官场走向囹圄。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觉得,从这个角度看,沈培平的秘书李正昌与李小平有点类似。根据云南省纪委通报,李正昌在担任澜沧县委副书记、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超越权限,违法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安排他人在两家公司的虚假协议上代为签字、盖章用于申报纳税,导致两公司逃税。

据知,涉事企业和沈培平的关系不薄,企业负责人和沈还互称“朋友”。

如果说上述二李的出事有些无奈,那当年威震燕赵的“河北第一秘”李真,可是大不相同。

媒体:有关部门曾要为郭伯雄指派秘书遭拒绝

李真落网

据媒体报道,李真5年间由一般职工升到厅级干部,33岁就走上了正厅级领导岗位,还曾被列为国家税务总局和河北省人民政府双料后备领导干部。

据媒体报道,李真可“分享”时任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决策权,有能力左右河北省官员的升迁,甚至涉及省级干部的升迁。有位老干部揭露,李真在位时,让谁当厅级干部,写个条子就能解决;让谁当处长,打个电话就行。

河北省国税局提供给媒体的一份报告这样写道:“李真等人案件牵扯到县局以上领导干部67名,其中40名是一把手。”

跟李真相比,“上海一秘”秦裕风格不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称:“跟原“河北第一秘”李真比起来,秦裕并没有控制更有分量的人事权,而是充当一个隐形的中间人角色,在官商之间搭桥牵线。”

也因为此,秦裕涉嫌祝均一挪用社保基金一案,被判无期徒刑。

假如说秦裕是“大桥”,那么安徽省淮南市原市委书记陈世礼的秘书王传东也算是“小桥”了。

据知,王传东在2001年7月至2006年5月任陈世礼的秘书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和特殊地位,安排他人与陈世礼见面,为他人在工程承包、产品推销、企业并购、项目规划、招商引资等方面提供便利,自己从中获得好处,先后7次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46.8万元、美元2000元、购物卡2.4万元。

结果,王传东被判6年有期徒刑。而他的大领导陈世礼得到的则是死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enxinp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