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童案嫌犯妻子曾被家暴 称自己是罪人

社会万象北京青年报 [微博] 王晓芳2016-04-27 21:46
0

杀童案嫌犯妻子:伤害的是恩人亲人 真的对不起

震惊全国的邳州“4.24”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已经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徐州市检察机关已经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在邳州公安最新通报的案情中,犯罪嫌疑人徐增志的杀人动机,正是因为怀疑其妻离家出走为邻居挑拨所致。

用器具将邻家儿童致2死4伤后,又窜至宿迁市其岳父母家中,用利器致岳父死亡,岳母受伤,侄儿重伤。今天,北青报记者经过多方辗转努力,联系上了犯罪嫌疑人口中的妻子,记者从卢女士其口中确认,她因长期无法忍受家暴,屡次提出离婚被拒绝,于过年前带儿子离家出走,企图逃离徐增志的魔掌。

其妻称其为“恶魔”,长期家暴且威胁弄死小儿子

“今年正月我实在觉得日子没法过,就带着孩子跑了出去,跑出去也害怕被他抓回去,没安稳日子过,提心吊胆的不敢露面。”

卢女士说,其经常被打,过得很痛苦。“在家时候我多次提出离婚,多次被他威胁,他说要弄死我们的小儿子,然后出去杀人,我也不知道他说的真假。”

卢女士说,自己有时候觉得根本摆脱不了,也曾想杀了他。“大不了我偿命,为社会除害。但是我身边人的朋友都说,你杀了他你也活不成,小孩怎么办。我真的过得很痛苦,在家时我多次提出离婚,多次被他威胁,他说要弄死小儿子,然后再出去杀人,我也不知说的是真是假。有时候我很绝望,我就对他说你谁都不要杀,大孩子已经长大,把小的找一好人家送人。

“你就杀我吧,我陪你死。”卢女士说,她曾对徐增志这么说过,但是这样都不行。自己也想过干脆杀了他,自己坐牢都可以,但是别人劝她,你进去了孩子怎么办。“我一想到孩子,就会忍下来。”这几天,卢女士说自己整夜未眠。而卢的大哥卢生政表示,妹妹很少回娘家说这些,两家人走动并不频繁,也很少关注到,目前事情发生后,妹妹压力很大。

被伤害的都是我的恩人、亲人,对不起

“我的故事是很悲惨,我以前想过为自己的苦难写本书,可是现在和那些无辜的邻居孩子,还有我一岁多的侄子,我死去的老父亲相比,我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卢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作为子女父亲躺在殡仪馆,身无布衣,母亲被打伤在医院,一岁半的侄儿在重症监护室,无钱医治。“侄儿的母亲一直瘫痪在床,都是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照顾,现在我娘家也没了,我那些邻居,孩子多么可爱,都是因为他。”

卢女士说到激动时表示很自责,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这事情的发生,让我觉得自己伤害了很多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解决,如果我能用我的生命换回所有人,我愿意。”当记者试图问更多卢女士是如何被伤害时,她表示自己现在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觉得一说一切都苍白无力,“再多的话都弥补不了失去的生命,恶魔被抓了,但是也付出了血的代价,现在死去的被伤害的都是我的恩人亲人,我觉得对不起他们,我是罪人,我没有办法赎罪,罪孽深重,我好难过。”卢女士对北青报记者一直重复这段话,当记者宽慰她也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时,她表示很想脱离过去,好好活下去。“以前没离开家时候,我好想找人诉说,也想找人帮我,后来我发现没有出路,现在再倾诉一切都回不来。”卢女士说,目前她状态很不好,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

专家呼吁:避免无辜受暴者面临二次伤害

长期关注家暴领域的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执委、心理咨询师田斌表示,受害人卢女士是一个同样也是一个无辜的受害人,要尽可能避免对起的批评指责,不能让她承受二次伤害,因为带有偏见的社会舆论对于受暴妇女来说也是一种精神暴力。

田斌分析,徐增志长期对妻子的暴力行为反映了两个人之间的支配与服从的关系,他用暴力使妻子臣服于他,给妻子造成了极度的恐惧和不安,妻子也会因为无法反抗暴力而心生自卑、自责,认为自己没能做一个好妻子。

“我们的社会往往要求女人一定要为家庭生活负责、承担家庭责任,但谁来为生活在家庭暴力中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的女人负责呢?”田斌表示,本该温馨和睦的家庭为什么会成为最危险最暴力的一个地方,因为当男人把女人成为自己的财物支配,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把她当成一件不知道疼痛的东西来对待的时候,暴力几乎就会在家庭内部永久存在,对女人造成身心的严重伤害。当女人一旦有反抗,男人就会出于强烈的占有与控制的欲望,重新施暴来报复女人,这个时候女人是无力逃脱家暴困境的。她呼吁,如何去帮助无辜的女人摆脱暴力控制是需要全社会来深思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lack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