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代表团前往看守所“探望”电信诈骗嫌疑人

台湾代表团前往看守所“探望”电信诈骗嫌疑人

昨天,在海淀看守所,台湾代表团通过监控了解台湾犯罪嫌疑人情况。张铮摄

台湾代表团前往看守所“探望”电信诈骗嫌疑人

海淀看守所医疗中心。京华时报记者袁国礼摄

台湾代表团前往看守所“探望”电信诈骗嫌疑人

海淀看守所所长向台湾代表团介绍情况。

张铮摄

昨天,来大陆协商两岸合作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事宜的台湾10人代表团,前往海淀看守所通过监控了解了45名被遣返的台湾电信诈骗嫌疑人的羁押情况。随后,两岸代表针对具体案件和电信诈骗进行了座谈。公安部相关负责人强调,将按照大陆法律的规定,对45名台湾嫌疑人进行侦查、起诉和审判,并要求台方配合追赃工作。台湾代表团团长陈文琪女士表示,针对电信诈骗犯罪,今后两岸将继续合作,强力打击。

□现场

台方通过监控了解羁押情况

昨天上午9点15分左右,台湾代表团一行抵达海淀看守所。台湾代表团首先参观了看守所的外部环境,后又在看守所总监控室观看了在押45名嫌疑人的活动情况。此后,台湾代表团又前往提讯指挥室,通过实时视频观看了刘泰廷(媒体报道的台湾刘妈妈之子)等嫌疑人被提讯的情况及其他嫌疑人的讯问录像。

在办案审查区,台湾代表团问起对45名嫌疑人的讯问情况。看守所相关负责人向台湾代表团介绍称,目前45名嫌疑人都已经都进行了提讯。

在参观律师会见室内,看守所负责人向台湾代表团介绍了律师会见的相关规定。台湾代表团询问嫌疑人是否可以每天会见律师、会见时会不会有警察在场等。海淀看守所所长王建新告诉对方,律师只要通过审查,基本上每天都可以会见,会见时警察只会进行巡视,不会监听监视。

此外,台湾代表团还参观了看守所的医疗中心,医疗中心的医生向台湾代表团介绍了45名嫌疑人的身体情况。据介绍,这45名嫌疑人中除了少数人出现感冒、心动过速小疾病外,其他人的身体状况都比较稳定,心理状况也很好。代表团还问起45人的关押情况,几个人住一间,作息安排如何等,看守所相关负责人一一进行了介绍。

“关于肯尼亚案,(公安部)刑侦局对我们做了详细的案情说明,这些信息我们会带回去交给检警机关”,台湾代表团团长陈文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不违反大陆相关规定的情况下,看守所方面对台湾代表团提出的要求做了相关的安排。陈文琪称,台湾代表团此次前往看守所了解到了台湾嫌疑人在看守所内的羁押情况,“他们目前生活状况和身体状况都还好。”

谈到看守所的情况,陈文琪表示,对于大陆看守所的基本设施,以及给台湾嫌疑人权利保障都表示满意。

两岸代表就诈骗案关门会谈

昨天上午10点多,台湾代表团与大陆方面就肯尼亚诈骗案进行了关门会谈,公安部专案组负责人向台湾代表团通报了肯尼亚案件的案情。

据公安部刑侦局局长杨东介绍,根据相关证据,初步确认此次从肯尼亚押解回国的77名嫌犯(包括45名台湾人)分属两个不同的电信诈骗团伙,于2014年10月、11月和今年3月,对中国大陆群众实施电信诈骗。

其中,以张智维(刘泰廷等人所提到的诈骗集团老板“胖财”)为首的团伙,包括23名台湾人和13名大陆人。该团伙虚构医保机构、北京警方等特殊身份,以受害人身份证被盗用、被人冒用身份证办理银行卡涉嫌洗钱为由,让受害人提供姓名、身份证等关键信息,伪造“逮捕令”、“冻结管制令”等骗取信任,要求受害人将财产转入其提供的账户,以此骗取钱财。

另一个团伙以林金德为首,包括22名台湾人和19名大陆人,该团伙假借快递公司称有护照寄给当事人等名义,以对方个人信息泄漏为由,要求其报警,同时将电话转接到上线成员继续行骗。

据介绍,目前,45名台湾犯罪嫌疑人都已供述自己的涉嫌犯罪行为。

□表态

◎公安部

将依照大陆法律处理此案

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士渠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大陆刑事诉讼法关于探视有明确规定,公安部门作为执法机关,严格执行刑诉法的有关规定,因此此次未安排台湾代表团与嫌疑人见面。陈士渠还表示,司法机关对两岸犯罪嫌疑人会一视同仁,依法协助安排家属探视等。

陈士渠表示,此次押解回来的嫌疑人,实际上是在肯尼亚设点、诈骗大陆的群众。受害人在大陆,而且部分嫌疑人也是大陆人。因此,将按照大陆法律的有关规定,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侦查、起诉和审判。

陈士渠介绍称,在昨天上午的会议上,大陆向台方通报了肯尼亚的有关案情,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团伙的组织结构以及目前的侦查情况等。台湾电信诈骗集团主要是冒充公检法机关,一旦受害人上当受骗,往往把所有的积蓄席卷一空,而且有的嫌疑人还逼着受害人卖房、卖车、借钱,损失非常大。

陈士渠表示,台湾犯罪诈骗集团实施的诈骗危害非常大,大陆公安机关将会不遗余力地打击,也希望台湾方面严厉打击,在追赃上给予大陆支持,“因为这些钱被卷到台湾,拿回来的太少,没法向当事人、受害人交待。”

统计显示,2015年有113亿人民币被卷入台湾。陈士渠说,到目前为止,这个势头还没有遏制住,“每天都有很多受害人被骗,钱被源源不断地卷向台湾”。

◎台方

将协助大陆追回被骗赃款

昨天下午,台湾代表团与大陆公安机关就两岸合作打击跨境电信诈骗犯罪有关事宜进行协商。

陈文琪对大陆公安机关的周到安排表示感谢。她说,台湾方面珍视《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签署以来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希望与大陆方面充分协商,妥善解决肯尼亚、马来西亚等地涉台电信诈骗案件后续问题,并寻找新的方式,进一步深化双方合作,共同打击侵害两岸民众利益的各类犯罪活动。

双方认为,要在珍惜和维护《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基础上,针对跨境电信诈骗犯罪新情况,进一步探讨深化打击的具体合作方式。双方同意协助对方核查嫌疑人身份和相关信息、抓捕逃犯及追缴涉案赃款等,并就后续协助侦办等事宜保持积极沟通。

□进展

已羁押被释放的18名嫌疑人

针对在马来西亚涉嫌电信诈骗的20名台湾嫌犯返回台湾后被释放一事,(4月15日晚,在马来西亚涉诈骗的20名台湾嫌犯被驱逐出境,乘机返回台北。16日凌晨,台警方以犯罪事证不完整且无拘票为由,将20人陆续释放。此事随后引发岛内舆论一片哗然,各界纷纷呼吁勿容不法分子逍遥法外)陈文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4月20日,“台中地方检察署”对20人进行了传唤,随后就其中18人向法院申请羁押。台中地方法院于昨天凌晨作出裁定,将20名台湾嫌疑人中的18人羁押禁见,对其余2人限制出境。

□探访

台湾嫌疑人穿蓝色号服分开关押

海淀看守所曾经是亚洲最大的看守所,近日因为首次关押台湾电信诈骗嫌疑人而受到关注。经过有关部门批准,记者近日来到海淀看守所,探访45名台湾嫌疑人的生活状态。

看守所的大门分为A、B两重门,在A门打开后,全部人员进入到两重门之间的区域,在A门关闭后,B门才会打开,这样才能进入关押区域。海淀看守所所长王建新告诉记者,看守所墙上还有感应器,如果有人靠近,就会发出警报。

看守所的每个监室都配有卫生间、物品保管柜、电视等,并有16平方米的放风空间。据介绍,每个监室最多可以关押16人,但一般每个监室关押人数在10人左右。监室内墙壁上张贴的“看守所告知在押人员权利和义务的规定”明确规定,在押人员享有“入所时获得健康体检,患病时获得及时治疗”“随身携带的合法财物不受侵占”“吃足规定的伙食实物量标准,享有足够的饮用水,每日睡眠不少于8小时”等12项权利。检务公开专栏显示,如果一旦出现合法权利遭侵犯的状况,在押犯罪嫌疑人可立即向驻所检察室反映。

“对于每个来到这里的犯罪嫌疑人,我们都会依照法律规定同等对待”,王建新介绍,犯罪嫌疑人入所首先要接受全面体检,包括询问、抽血、B超、尿检等多个项目,确认其健康状况合格、适合关押后,才会送入收押区。

为了避免嫌疑人之间串供,45名台湾嫌疑人分开关押在45个监室内。与其他在押人员一样,他们的每日作息十分规律:每天6点半起床,7点半吃早饭,8点半至10点进行学习教育、医生巡诊,10点到11点,有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11点开始吃午饭,12点开始有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下午也会安排一个小时的放风,晚饭后可收看新闻联播和电视剧,晚上10点睡觉。据介绍,嫌疑人看的电视剧基本都是热播剧,此前曾看过《甄嬛传》等。

王建新告诉记者,看守所有24小时热水供应,吃饭有面食、米饭、鸡蛋、肉、蔬菜等,另外,还专门准备了清真餐、病号饭等。在押人员吃饭、看病,甚至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也都是免费的。

看守所的医疗中心也有比较齐备的诊疗科室,储备有多种医疗设备及各类药品。据医疗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每一个接受诊疗的在押人员都建有独立档案,一般病症都能够在这里得到有效医治。如果出现重大疾病,医疗中心与市里各大医院建有专享通道,安排专家进行诊疗。据介绍,目前,45名台湾人大部分身体状况都比较稳定。

王建新表示,看守所对每一名在押人员都是一视同仁,同时对45名台湾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实施重点关注,以保证他们不出现异常情况。比如区别于一般的橙色号服,台湾嫌疑人穿的都是蓝色号服,便于巡视民警第一时间发现。目前,这45名台湾嫌疑人中已经有部分人会见了律师。

□声音

受害人来京要求台方严惩诈骗分子

在得知台湾派出代表团来京后,十余名受害者从天津、山东、河北、辽宁等地赶到北京,要求台湾方面将心比心,严惩电信诈骗分子。

刘先生是山东一家建材公司的老板,去年6、7月份该公司的960余万元被骗走。事发后,很多合同被迫中断,一些合作伙伴得到消息后也不再与他们合作,公司目前举步维艰。

来自河北张家口的马先生已经61岁,他的老伴有癫痫,被电信诈骗分子骗走33万余元,钱后来被转到台湾。他老伴受此打击后一直瘫痪在床。马先生哭着说,他和老伴都是下岗职工,这笔钱是他们毕生的积蓄。

程先生是天津河东区人,2015年12月,已退休三年的他被台湾电信诈骗分子骗走91万余元,而这笔钱是他和老伴辛苦工作四十余年攒下的养老钱。后来,他通过银行流水查询到,这笔钱在台湾通过ATM机被取走60多万,还有30万元已被冻结,他还在等后续处理结果。

“被骗之后,我一听到电话铃声就感觉恐惧,现在也是苟延残喘地生活。”程先生哭着告诉记者,他一想到台湾释放电信诈骗分子,心情就特别悲愤。“这有悖人之常情,有悖社会伦理道德,这是一种放纵犯罪的行为。”

单身母亲左女士是辽宁大连沙口区人,2013年,她准备给儿子买房的200万元被台湾电信诈骗分子骗走,至今她未敢告诉儿子。“台湾方面必须给电信诈骗犯罪分子应有的惩罚,总不能就这样轻易释放他们。”左女士认为,台湾必须严惩电信诈骗分子,补偿大陆受害者的损失,给受害者一个满意的交代。

□讲述

被骗697万远赴台湾讨钱无果

李先生是天津和平区人,被骗以前是融资做股票的,总共被骗了697万元。

据李先生描述,2013年9月10日到12日之间,他接到了“深圳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给他打来电话,声称他在深圳欠了网费,并因为涉嫌洗钱被通缉了。对方还让他打开一个伪造的最高检网站,上面有他的通缉令。对方要求他把账户上的钱转到指定账户接受审查。

“我自认为没有犯罪,即使查也不怕,结果就上了当。”李先生说,他当时还认为应该协助政府破案。

李先生发现受骗后立即报了警。当地警方发现李先生的钱先是被转到70多个账户里,后又被转到130多个账户,在台湾被陆续取走。

“想死的心都有”,李先生说,这些钱是他一辈子的努力所得。事发后,李先生天天睡不着觉,也不敢对任何人说,“无脸面见人,难以启齿”。李先生为此病倒后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痛苦地熬着每一天,度日如年,整日难眠”。

李先生说,这些钱本来是想给儿子买房子结婚,现在没有钱买不了房,儿子30多了也没有结婚。而他也要靠借款度日,到现在已经借了50多万元。

与其他受害者苦苦等待不同,李先生为了讨回自己的血汗钱,还亲赴台湾讨要说法。2014年5月份,李先生得到消息,取钱的8个台湾车手(专门替电信诈骗团伙取钱的人)被抓。当年11月份,李先生收到台湾检方寄来的一份函,上面有取款的过程、取款的数额和取款人的情况,每一笔都很清楚。

李先生仿佛看到了希望,他给“台湾台中地方检察署”的检察官写了一封信,求助指点他怎么讨回自己的财产。但等了两三个月,寄出的信如同石沉大海。李先生不甘心,又给“台地检署”的检察长写了一封信。2015年9月,李先生终于盼到了回信,对方告诉他,如果想要求偿,必须按照台湾的法律来争取他的权利。

李先生来到台湾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台地检署”的专案组。但对方称找他们没有用,要求偿就只能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等李先生找人写了起诉书,却发现这8个人已经都不在押。李先生特别生气:“为什么要放呢,怎么可能呢?”李先生说,当受害人还在苦苦地煎熬着,不但一分钱没见,还要借钱去台湾争取自己的权益时,“这些罪犯早已经逍遥法外了”。李先生找到办案人,想见见检察官了解案情,可对方的答复是见不了。

“我是受害者,我有知情权”,李先生说起此事十分无奈,但他表示,除了按照台湾的程序做,也没有其他办法。而且有人告诉他,想要这个钱很难,即使法院判给他,还要有钱来申请强制执行。

李先生在台湾待了10余天,花了两万多元,没有任何结果。

李先生说,这个案子拖了两年半,他不断打电话询问,可台湾方面从来没有跟他通报过任何情况。就在今年4月12日,该案的刑事部分刚刚审完,李先生还不知道结果。“民事部分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李先生说,他现在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京华时报记者袁国礼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avidqi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