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Magnus Wennman:如果照片太暴力,很多人会选择不看

对话Magnus Wennman:如果照片太暴力,很多人会选择不看

《法蒂玛的画》总长5分3秒。在黎巴嫩的难民营度过艰难的两年后,来自叙利亚的法蒂玛一家决定从利比亚偷渡进入欧洲。在过渡拥挤的偷渡船上,五岁的法蒂玛亲眼看到一个在太阳中暴晒了12个小时的孕妇产下一名死婴,后来婴儿被丢进海里。如今,法蒂玛一家已在瑞典定居,摄影师MagnusWennman通过法蒂玛的画纸还原了她的经历。(腾讯特约撰稿:明晔)

谷雨:你是怎么找到法蒂玛,并且决定拍她的个人故事的?

Magnus Wennman:法蒂玛是我《孩子们在哪里入睡》系列里拍摄过的一个小女孩。她是那群孩子里唯一一个在瑞典生活的,所以当我在瑞典摄影博物馆(Fotografiska)办展览时,就邀请了她和她的家人来参加了展览的开幕仪式。那次见面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非常令人动容的。我记得她给了我一封信和一幅她自己画的画。自那时起,我就有了通过法蒂玛的画纸来讲述她经历的想法。

谷雨:法蒂玛看了这个作品吗?她是什么反应?

Magnus Wennman:对,法蒂玛看了,而且很喜欢。她挺惊讶最后的视频这么短。我拜访了她很多次,做了很多采访,所以她觉得视频会比现有的作品长很多。

谷雨:制作这个短片用了多长时间?

Magnus Wennman:只要一有闲暇我就会去拍,一共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谷雨:听法蒂玛在视频中回忆那些可怕的经历特别让人心碎,比如说她的小伙伴,和偷渡船上被丢进大海的死婴。但同时,这也显示了她对你的信任。你是怎么使她向你开口说这些的?

Magnus Wennman:我去拜访了法蒂玛和她的家人很多次,每次都与他们坐下来交谈,倾听他们的故事。很长时间以后,法蒂玛终于可以自在的用瑞典语跟我交流了,每次见面她都放得更开一些。她是一个那么坚强的小姑娘,她的家人也向我敞开了家门,接纳了我。

谷雨:法蒂玛整个片子里都是说瑞典语吗?她在瑞典多久了?

Magnus Wennman:对。我第一次拜访法蒂玛和她的家人时,有一个阿拉伯语的翻译随同帮助我,第一次采访她说的是阿拉伯语。但是后来,有些时候她跟我交流觉得用瑞典语更舒服,所以最后视频是只有瑞典语的。她在瑞典只呆了一年,不过语言学得很快。

谷雨:《孩子们在哪里入睡》那组照片拍得很美,故事也尤其感人,在网上很火。为什么选择从儿童的角度报道难民危机?你觉得这个故事为什么会引起观众的共鸣?

Magnus Wennman:很多媒体都报道了叙利亚内战,但实际关心的人寥寥无几。一年前我们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目标就是让更多人关心这场战争,当时还没有见到大量的难民涌入欧洲。

拍摄孩子们睡觉的地点这个想法其实很简单,但我认为这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并能产生共鸣的。如果照片太过暴力,很多人可能会选择转头不看它们。世界上许多人被这组照片打动了,这让我很高兴。

谷雨:怎样去采访和拍摄这些孩子是很微妙的。他们还很天真,却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创伤。你是怎么接触他们的?

Magnus Wennman: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给予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足够的尊重。

谷雨:除了法蒂玛,你知道《孩子们在哪里入睡》里的其他儿童在哪里吗?

Magnus Wennman:这个我并不知道。

谷雨:在“法蒂玛的画”中,怎么想到跟动画特效师合作的?很多人会说这挑战了新闻摄影的标准做法,毕竟你不是简单纪录,而是在重建一些场景。你觉得这有关系吗?

Magnus Wennman:Jenny Svenberg Bunnel是一位很好的动画特效师,所以在这个项目的很早期我就跟她探讨了将法蒂玛的画制成动画的可能。我想通过法蒂玛的角度、她对逃离叙利亚的一些想法和回忆来讲述这个故事。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影像呈现她的记忆。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个过程中我们不能改变法蒂玛画画的方式,只是把它们从静止变成动态的。

谷雨:你17岁就当摄影记者了,是怎么从拍摄静态图片转为拍摄视频的呢?你觉得这两者所能达到的效果由什么不同?

Magnus Wennman:照片和视频我都尝试着拍。对我来说关键在于用什么方式讲一个故事才是最好的,有时候用视频效果更好,有时候是静态照片,我觉得作为一个摄影记者你得找到最合适你的方式。

谷雨:你在瑞典和国际上都得过很多奖。你觉得对摄影师来说,投比赛有多重要,它能给摄影师带来什么?

Magnus Wennman:对我来说,奖项和荣誉是一种让我的故事得到更广泛关注的方式。我希望我的故事被看到、被传播,能引起改变。

对话Magnus Wennman:如果照片太暴力,很多人会选择不看

Magnus Wennman

Magnus Wennman,瑞典摄影师,供职于Aftonbladet报社

瑞典摄影师Magnus Wennman生于1979年,17岁就在当地一家报社做起了摄影记者。2011年,Wennman成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大日报社Aftonbladet的全职摄影师。Wennman还是名正言顺的得奖专业户,在20年的职业生涯中共揽获两枚荷赛奖,14枚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奖(POYi),11枚美国摄影记者协会奖(NPPA),39枚瑞典年度图片大赛奖,并四次斩获瑞典年度摄影师头衔。今年二月,摄影师Daniel Ochoade Olza获荷赛人物组三等奖的《巴黎袭击受害者》由其供职的美联社撤回后,Wennman的《孩子们在哪里入睡》又顺利摘得空缺出的三等奖。

Instagram:@magnuswennman

关于作者

明晔,图片编辑,影像评论人,为腾讯谷雨故事、时代周刊视觉网站TIMELightBox等多家媒体撰稿,远近摄影手记微信公号创始人之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