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出访为何能“越级”见对方最高领导人

撰文|赵婧姝

4月上旬,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大洋彼岸忙个不停。

他先后出访古巴、哥伦比亚、阿根廷,并与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哥伦比亚总统和阿根廷总统会面。

大家应该看出来了,这与那些省委书记率地方代表团进行的地方间的交往不同。孙政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他带领的是中共代表团,见的都是对方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以及政党的高级领导,并向他们转达习近平主席的亲切问候。其规格之高可见一斑。政知局发现,这应该是一次党际交往活动。

顺着这样的思路,政知局注意到,十八大之后,具有政治局委员身份的地方一把手,以及至少4名身为中央委员的地方省委书记,都曾以中共高官的身份出访。

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的脚步已经遍及除南极洲外的各个大洲。

会面时转达习近平主席问候

先用表格来说话:

省委书记出访为何能“越级”见对方最高领导人

*上述高级官员均率“中共代表团”出访。此外,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书记张春贤率自治区党政代表团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访问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加粗国家表示这些国家已经至少两次以上迎来中共高官。

政知局发现,一般来说,如果是省委书记率地方代表团出访,邀请方大致为对方国家的部长、局长、州长,或者首相对华特使等,参与会见的基本以这一级别的相关官员为主。而如果地方一把手具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这样的身份,“党际交往”往往成为出访的主旨和重要内容,出访规格也更高。

省委书记出访为何能“越级”见对方最高领导人

4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左)会见阿根廷总统马克里。

当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出面进行党际交往时,邀请方以政府、政党层面居多,通常会与总统、总理、议长,以及执政党和在野党的领袖会见。

就拿孙政才这次去阿根廷来说,就是应阿根廷共和国方案党邀请,会见了总统马克里。而党际交往的陪同人员除了有本地的省(市)委常委或者副省(市)长外,还会有中联部副部长。会谈时,他们还多会转达习近平主席的问候。

在本届政治局委员中,十八大后曾任或现任省级党委一把手的有孙春兰、孙政才、张春贤、胡春华、郭金龙和韩正6人。如表格所示,其中5人都曾率中共代表团出国访问。值得注意的是,张春贤在2015年和2016年先后访问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时,所带领的虽然是自治区党政代表团,与“中共代表团”名称不同,但与一般的“省/市代表团”还是有相当区别。张春贤分别与塔吉克斯坦总统和巴基斯坦总理会面,规格很高,并都转达了习近平主席的问候。由此判断,张春贤率党政代表团出访,亦有党际交往的意味。

而在具有中央委员身份的地方一把手中,至少有4人在十八大后率中共代表团出访,包括青海省委书记骆惠宁、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政知局还想多说一句,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去年在中联部安排下访问了新加坡、印度、尼泊尔三国。在印度,他有一项重要任务——为莫迪总理访问中国做好准备。众所周知,当年莫迪到访中国的第一站就是陕西的西安。

介绍国内情况,落实领导人会面成果

十八大后,出国访问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外访范围已经遍及南极洲以外的各大洲,至少去了38个国家,其中欧洲的访问范围最广。

德国、瑞士、新加坡、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越南、巴基斯坦等国都已经三次迎来这些中共高官。

这些官员出访的任务是什么?政知局注意到,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传达介绍我国的新情况。

省委书记出访为何能“越级”见对方最高领导人

韩正访德期间,将胡乐平代表作品《紫玉兰》作为礼物赠送

这一主题在孙政才历次出访中体现得十分清晰。先看2013年,孙政才率十八大后访问非洲的首个党的高级代表团出访,宣传介绍十八大精神、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中国梦”战略构想。到了2014年,孙政才出访波兰、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宣传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等等,还谈了反腐的新情况。而去年,孙政才来到斯洛文尼亚、捷克、保加利亚,宣传了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等方面的最新情况。

政知局还注意到一点,这些出访还经常会带有落实领导人出访成果的性质。比如,2015年胡春华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就是为落实习近平2014年访问两国的成果。赵正永到访印度时,不仅仅是为莫迪访华做准备,还为了落实习近平访问印度时两国领导人所达成的共识。

省委书记出访为何能“越级”见对方最高领导人

赵正永在印度会见莫迪

推动主政省份与访问国的合作

前面已经提到,这些高官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地方一把手。

所以在他们出访时,往往还会有另一项重要内容,那就是进一步推动两国,特别是主政地与访问国之间的经贸、文化、安全领域的实质性合作,这时他们地方大员的身份无疑凸显出来。

举个例子,王三运去年出访巴基斯坦,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推动甘肃与巴基斯坦各方面务实合作。

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王三运、孙政才、张春贤主政的地区——甘肃、重庆和新疆是“一带一路”的重点地区。孙政才在2014年和2015年出访中东欧期间,都提到“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的开通为加强中欧合作创造了更加便利的条件,并希望进一步促进重庆与欧洲国家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张春贤在访问巴基斯坦时,专程到伊斯兰堡的费萨尔清真寺进行考察,深入了解巴基斯坦宗教事务管理方面的做法。在塔吉克斯坦,他表示新疆与塔吉克斯坦要进一步深化安全合作,继续共同严厉打击“三股势力”。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和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出访方向则更多面向大洋洲、东南亚和西欧的沿海国家。在胡春华访问越马新三国时,广东省签订各类项目168个,签约金额高达123.92亿美元。韩正访问德国期间出席了“上海-汉堡商务论坛”并致辞,还与大众公司、西门子公司、德意志银行等著名企业负责人交流。

除了商业合作,文化推广也是出访的重要内容之一。

省委书记出访为何能“越级”见对方最高领导人

郭金龙亲自上阵做“解说”

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访问津巴布韦和英国时,两国都举办了《北京之夜》文艺晚会和“魅力北京”图片展。在津巴布韦,郭金龙甚至还亲自上阵做“解说”。 在肯尼亚访问时,郭金龙还与肯尼亚副总统共同启动了首个北京电视剧展播季,当年展播的影片有《咱们结婚吧》、《北京青年》这些在中国很红的电视剧。

多知道点

如何进行政党外交?

外交学院政党外交研究专家余科杰告诉政知局,中国共产党的政党外交最早形式比较单一,主要是中联部的领导出访。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政党外交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逐渐有总书记、政治局常委,以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地方党委书记这样的党内高层参与。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党内高层出访,自然会受到对方国家的重视,经常会有总统和总理出面接见。此外,中组部、中宣部,以及党的智囊机构,比如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编译局,都会率代表团出访进行党际交往。

政党外交最初以务虚为主,即交流感情、介绍情况,90年代开始将经贸因素注入政党外交的过程中。目前中联部提出,政党外交要服从和服务于国家总体外交。余科杰表示,外交服务于内政,我国内政的主线是经济建设,所以政党外交也要为经济服务。所以我们看到,带着中央政治局委员头衔出访的地方大员,他们外访是既“务虚”也“务实”的。

资料| 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南方日报、甘肃日报、重庆日报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