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世界上应该没有真的懒到骨子里的人吧。那些看上去不愿意行动的人,大概是被内心的冲突绊住了脚步。

一个多月没有更新,也是因为心里开始对自己拍的照片多了疑惑,少了兴趣。

曾经总结过自己的风格:戏剧化瞬间至上。

这个小圈圈,被我自己用各种手段保护得很好,比如只用定焦头,比如只拍十米之内的人和事——只要看到有意思的瞬间生发,就举起相机,拍到了万岁,拍不到拉倒。一半靠观察,一半靠运气。

这是管用的,我认为自己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观看方式,并为能释放观察力而沾沾自喜。

但当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拍到类似场景,表达相同趣味时,一定是到了该改变的时候。

3月底,我去上海参加了Leica J摄影大师班的学习。跟从的导师是马格南摄影师Chris Steele-Perkins(关于他的履历和作品,网上很容易搜到,我最喜欢他拍摄的东京《tokyo love hello》和富士山《Fuji》)甚至觉得自己和他很像——喜欢人,表达某种幽默,不强求构图。

可是,三天半时间的课程中,“构图”,是他提到最多的词。

把我们拉到外滩,Chris布置的第一个任务,是找到一面墙,以墙为背景,拍一个路人,拍两个路人,拍三个路人,拍一群路人,拍朝同一个方向走的路人,拍朝不同方向走的路人。

多么枯燥的任务,而外滩那么热闹鲜活,我花了半小时完成任务,就穿街走巷寻找那些“奇迹瞬间”去了。

DAY 1.作业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秉承了我的一贯作风。

晚上,Chris带领大家讲评当天作业。在看片评片的过程中,我对自己的照片有了新的评价:

1,哪里是“只拍十米内发生的瞬间”,根本就是只能看到十米之内的某一个人的瞬间;也就是说,如果十米之内有两个或者三个人同时在面前,我只会选择那个最有意思的人。

2,没有对出现在画面里的所有元素进行布局。

3,由于我的无视,失去了观看画面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机会。

第二天街拍前,我向Chris讨教突破的方法。Chris说:“别急着四处乱窜。先找到一个你觉得有意思的空间,或许是街角,或许是一个走廊拐角,不要太热闹,也不要太冷清。你停下来,等待,看看会有什么样的人经过。注意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注意他们之间的联系。”

DAY 2.作业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摄于复兴公园

Chris点评: 这是我们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况。相似的场景,每一张照片又有各自优于其它照片的小细节。我们当然希望所有好的细节能集中于一张里,但面对现实吧,这三张布局都不能算很好。如果非要选,我可能还是会选择比较简单的最后一张。不过,你总算体会了一件事情——画面里每多一个人,布局的难度就呈指数级增长。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摄于瑞金洲际酒店

白兔:这不是我往常熟悉的拍摄方式。所以,开始尝试这么做的时候,其实心里是害怕的,怕拍出来的东西没有意思了。

Chris:不要害怕。我不是要你丢掉自己的特色,只是让你对自己的方式有一个认识。特色同时也是限制,有优点也有缺点。你现在尝试的,只是去看清楚自己的边界在哪里,对自己的模式有一个自知,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加入新的观察方式。

DAY3.作业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摄于利民小区

Chris:我很惊讶你能拍到这个巧合的瞬间。如果面对我们的女孩穿的不是红色,那么画面会逊色很多。幸运的是,她正好穿着红色,而且没有和近处的女孩重叠在一起。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摄于Farine

Chris:这张照片有一种幽默感。能说说当时拍摄的经历吗?

白兔:我其实一直在等右边穿红色衣服的哥们儿转过身来,背对我,这样他就和那个屁股冲着我的哥们儿是一样的姿势了。

Chris:是啊。不过依我的经验,大多数时候,人们往往不会按你期待的那样做。这是运气,有时候我们运气好一点,有时候我们运气差一点,都没有关系。另外,你注意到了吗?两个监工,两个干活的,一个阳伞下的保安,一共5个人,正好呼应了画面中的那个“5”。这是你有意识的吗?

白兔:真没有注意到。

Chris:下次别人如果这么问你,你就一口咬定是有意为之好了。我很高兴,你突破了一些自己的边界。这是一张挺不错的照片。

Chris语录

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困惑,Chris会根据作业一一解答。然而他再三强调的,都是一些共性的东西。

关于构图

Chris:构图是一种语法,干净的语法帮助表达;而不干净的语法只会制造噪音。什么样的语法是干净的呢?就是画面中的元素都互相呼应和支撑,否则语法不对。

关于技术

Chris:我不跟你们讨论技术,不是说技术不重要,但它应该称为你们内置的东西,是不需要动脑筋的。你当然可以尝试各种不同的风格,但无论什么风格,你在拍摄时必须时有组织有架构。

一位同学在公园里拍摄了很多人物的照片。

Chris:可以试着花一些时间多看看空间,多看看人们在空间里的表现,人们之间的互动。而不是只拍单个的人。

一位同学拍摄了一个造型特别的轮胎,询问是不是值得拍?

Chris:一尊精美的雕塑,一道完整的彩虹,每天社交网络上有成千上万这样的照片产生。它们的美是显而易见,但如果你拍这个,未免太直白了。别人的创意可以出现在你的画面里,但你要用自己的眼光超越别人的创意。这才是你的艺术。

总之,我学到了很重要的两点。

一是更新了构图的观念;这种观念会拓宽观察的范围。

二是除了观察和运气,我还需要耐心的守候。

这些够我好好努力一阵子了。

和我同班的同学们,有画家,设计师,商人,旅行者,还有准备报考国外摄影专业的小妹妹。同学们彼此交谈并不多,但通过作品和观点互相认识。下次我会聊聊这些让我惊讶的同学和他们的作品。

在上海街头,我学会了另一种观看方式

扫码,关注“白兔硬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