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一名县委书记的忏悔登上了3月29日的《检察日报》。

与许多落马官员的忏悔相似,里面既提到老板,也提及情妇。这名情妇是一个老板的独居妹妹,当她表示买房资金不足,需要河北省沽源县原县委书记刘富成帮忙时,刘富成找到受他“恩惠”的开发商,“拿”了300万元给她。

直到案子进入审判阶段,刘富成才后知后觉地得知,情妇并没有用这些钱买房,而是花200万元买了理财产品,剩下100万元放贷,截至案发已获利50万元。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发现,如今的落马官员通报中,“通奸”早已换成“不正当性关系”、“权色交易”等表述,而情妇在官员违纪违法行为中扮演的角色一直极为特殊。在官员被判的同时,情妇也往往逃不脱法律的惩罚。

近些年来,随着媒体报道、忏悔曝光,许多幕后事情逐渐浮出水面。下面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说几个老虎与情妇的故事,大家看看到底是谁害了谁?

不寻常的理发店

事情要从一家酒店的理发厅讲起。

贵州省原省委书记刘方仁每次都会到一家固定的美发厅理发,这一美发厅位于贵州省政府参股的四星级酒店——贵州饭店。

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贵州饭店

两名理发师一男一女,女理发师的真实姓名少有人知,很多贵阳人叫她郑四妹。与刘方仁相识时,郑四妹已经三十七八岁了,但姿色仍在。1993年刘方仁调到贵州后不久,第一次来这里理发,那次他是和妻子一起去的,给他理发的就是郑四妹。此后随着二人关系渐渐密切,省委书记刘方仁开始独自去理发。两人终于发展成情人关系。1998年,刘方仁将郑四妹其调到了贵阳市商业银行。

在认识刘方仁前,郑四妹其实已经结婚,甚至还有一个情夫陈林。

作为商人的陈林利用这种关系,频频帮助刘和郑安排幽会场所,并向刘行贿。

为了通过刘方仁来揽工程,陈林用拜年等方式送给刘方仁12万人民币和1万多美金,而他送给郑四妹的钱却达到100多万元。为什么会这样?原来,一环套一环,重金之下,郑四妹对陈林有求必应,刘方仁又对郑四妹有求必应,所以陈林给郑四妹这么多钱也并不奇怪。

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刘方仁

2004年,刘方仁被北京二中院判处无期徒刑,而贵阳市北京路上的贵州饭店故事也为人所知。

高官和走私团伙之间的女人

将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拉下水的,除了走私集团,还有情妇李莎娜。

在“悔罪书”中他写道,“我在1990年下放广州公安局带职锻炼其间,与女干警李莎娜接触很多,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由于我思想不坚定堕入情网。我是有妇之夫,这本身就不道德。后来又因为她而滥用职权,干预下面办案,最后造成梁耀华的‘新英豪公司’走私得逞,而我犯下了严重的渎职之罪”。

曾在广州市公安局工作过的李沙娜容貌不是很出众,但显得很能干。正是由于李莎娜和李纪周的特殊关系,梁耀华将她安排在新英豪公司工作,给她房子、车子、股份和薪水。李莎娜也成为梁耀华用来打通关节的关键人物,当走私货物被查后,梁耀华便指使李莎娜联系李纪周,后由李纪周联系执法部门予以疏通、施压。

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李纪周与情妇李莎娜

梁耀华走私集团共计偷逃税额5132万元,而作为“特殊人物”的李莎娜,共从梁处获得现金人民币200万元、港币100万元,李莎娜到香港定居后,梁给了她300万元港币买房。而被李莎娜拉下水的李纪周,于2011年被判处死缓。

“我找他的事,好像他没有不办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还要说一件曾引起轰动的大案,就是成克杰案。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原主席成克杰被判处死刑的同时,他的情妇李平因曾积极主动退赃,并揭发成克杰单独受贿的事实,构成自首和立功,最后免于一死,被判处无期徒刑。

李平出生在广西南宁城北一普通家庭,有八分之一日本血统,但家族早已衰落,其父母均是南宁市普通市民。李平虽自小吃苦,但天资聪慧,姿色过人。李平最初嫁给了广西某领导之子,该领导也是成克杰的老领导。由于她供职饭店是广西政府外办的下属单位,成克杰经常到这家饭店宴请宾客,和李平接触较多,后来李平成为成克杰情妇。

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李平

1993年底,成克杰与李平准备各自离婚后结婚,商议趁成克杰在位,利用其职权,为婚后生活共同准备钱财。这中间也还有一段故事。

由于双方关系被成克杰妻子发觉,二人感到惊慌,一天在成克杰秘书驾驶的车内紧急商量对策。

据李平回忆,成克杰对她说“你放心”。而成克杰秘书则表示,这样太冲动了,这样不行的,你们现在结婚也没有什么经济基础,结了婚,躲在烂茅棚里面也谈不出什么感情了。成克杰秘书建议李平利用成克杰的关系先赚钱,后结婚。而成克杰也表示同意帮李平做生意。

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成克杰

之后的事情,读者不难想象。李平曾对媒体表示,“我找他的事,好像他没有不办过”,“因为当时大家都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先赚钱,后结婚”。

被情妇举报的贪官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注意到,有的官员情妇经历了身份的转换,由情人“变为”举报人,她们的举报最终促成了官员的落马。

比如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案就是如此,情妇徐某成为最初举报者,二人相识于刘铁男担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经济参赞期间,之后双方因利益关系反目,徐某还曾多次收到死亡威胁,最终选择举报揭发。

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刘铁男

无独有偶,2006年被免职的海军原副司令员王守业也是栽在了情妇身上。

军方纪委人士称,王守业所涉经济问题源于内部举报。这个“内部举报”,除了之前大量的信件举报外,主要是他的情妇蒋某等人的直接上访举报。

王守业有多名情妇,蒋某是相对固定、时间最长的一个。她曾经是某大军区的文工团演员,王守业将她调至北京,包养起来,成了“地下夫妻”,蒋某还生下一个儿子。2001年,王守业晋升为海军中将副司令员,蒋提出结婚要求,王守业没有答应。蒋便提出分手,另找他人,理由是再拖下去就成了黄脸婆,耽误青春,悔恨一生。王守业同意分手,但提出要将儿子交给他来抚养。

贪官与情妇 到底谁害谁?

王守业

蒋某表示,可以让出儿子监护权,但索要500万元的青春损失费。王守业没有同意,经过数年讨价还价,都未能达成一致。蒋某表示要向中央军委领导举报王守业的丑行,王守业把她的话当作威胁,并没有想到曾经的情人真的付诸了行动。

王守业案发后,蒋某也受到严密调查,资产上缴,那些王守业曾经为她置办的房产、汽车等等都都化为乌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enxinp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