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算命村:中国最“神秘”的吉卜赛人部落

甘肃算命村:中国最“神秘”的吉卜赛人部落

永登县成青龙山公园门口摆摊算命的老人说,薛家湾人算命不准。图 郭彦博

甘肃永登县城青龙山下,算命的摊位随处可见,一些摊主的身边竖着白底黑子的牌匾,上面写着“兰州市周易学会永登八卦研究所所长”、“永登县八卦研究中心主任”等,还有一位把“中国周易八卦研究院院长”写在小红布上,缝在上衣胸口的位置。

他们都知道薛家湾的存在,“那个住着蛮子的算命村”,说着嘴就立刻就撇了起来,头摇得像拨浪鼓:“他们算得不准!” 从永登县城打车向西南方向,沿乌鞘岭余脉起伏颠簸的水泥路行驶十分钟后,就到了薛家湾,车费十五元。 “你咋还信这个?”载着我去薛家湾的路上,一位出租司机颇有点不屑地问道,“他们是吉普赛人,能看面相手相,推测人的过去,但不能预测人的未来。”末了,他加了一句:“都是蒙人的。” 到达目的地,出租司机们绝不会轻易把车开进村里,“村子修得像个八卦阵,半天也转不出来,”乘客通常会被扔到村东北的土坡下,自行步行进村。 薛家湾村依坡势而建,地势西高东低,村里的路大都2米见宽,窄而弯,没有一条直线贯穿全村。村民的住房修建得也相当类似,在经人指引去过两次高作祯的家后,我终于在第三次相对快速地找到了他家的方位。 每日人物(ID:meirirenwu)郭彦博 发自甘肃

天机

临近晌午,张一智在高作祯家门口等得有点不耐烦。他和朋友靠手机导航开车五个小时从西宁赶来,因为朋友信命,“孩子不听话居然来看算命的。”张一智抱怨道。 今年65岁的高作祯是算命村最有名的“神算子”之一。他的祖父“高蛮子”曾是兰州一带有名的“算命高手”,精通占卜、禳灾、鸟占,会摆81种桃花阵法,据传民国时常被兰州高门大府的军政要员请去算卦禳灾,还凭一己之力免除了永登全县的兵役。 张一智的朋友已经在屋里待了许久。抽过一根烟之后,蹲在门口水泥台阶上的张一智终于站起来踩灭烟头,决定闯进屋子去看看究竟。他才掀开门帘探了个头,就被高作祯轰了出来。 外人不能看算命的过程,因为会“泄漏了天机”。

高作祯说,泄露天机最为算命先生们所忌讳,“祖辈相传都是这么说的,会遭天谴。” 为了看到算命的过程但又不让“天谴”发生,我提出让高作祯给我算一次,他同意了。 高作祯在桌子一侧坐好,我坐在他对面。他从皮包里拿出来一本用食品胶带层层包好的书放在桌上,透过胶带,可以隐隐地看到书名——《人生预测万年历》,“用了30多年了,是祖传的”。他拿出一本绿底的小学生作业本,握着一支圆珠笔让我报上生辰八字。

我报了出生日期、时间和地点,他一笔一划地写在纸上。他的字写得很慢,写完生辰八字后会翻一会儿书,再写下金木水火土等等命相,接着又从皮包里拿出第二本书,封皮同样被厚厚的胶带包着,但依然可以看到书封上画着一个观音像,上边写着“中国相术大全”几个字。他双手举着这本书,翻看了大概有一分钟,把书收起来放进抽屉,开始写批语。写了几句,他又从抽屉里拿出那本书翻了两分钟,合上书再次放回抽屉里,继续写批语。

“八字很好,能成大业,受人尊重,心地善良,孝敬父母,给别人帮忙,事业很好,遇贵人很多,一帆风顺,晚景荣华……”他缓慢地在本子上写着,时不常会出现一些错别字,比如“凭本事活人”写成了“平本事活人”,“温和敦厚”则写成了“稳和东厚”。

全部写完后,他把本子拿起来甩到我面前,低着嗓子嘿嘿地笑了几声。我一边看一边念,念完后他又拿过去给我念了一遍,抑扬顿挫一字一句地念,念一句看我一眼,念完后再次甩给我,问:“怎么样,准不准?”

我又报了家人的生辰让他再算一次,说“这是我哥哥”。他算出来说“哥哥”事业上不太顺利,因为会遇到小人,直到32岁才能走上正轨。“那该怎么破解?”当我问出这个问题时,气氛开始变得有点尴尬——高作祯一个劲儿地说自己今天看了好几个人,太累了,要休息了。他妻子也在一旁帮腔,说老头子今天太累了,破解不了了。

我突然想起村里人说在薛家湾算一次命的价格在100元左右,于是便拿出200元钱放在桌子上,请高作祯一定再给算算怎么才能破解。他再次拿出那本放在抽屉里的书,翻了几页后写下了破解的办法——不要参加朋友的婚礼。很快又补充了一句:“要买一枚顺治年间的铜钱,放到钥匙链上,一辈子不能离。” 因为方言的原因,我追问道:“哪个顺治?”他一脸无奈,提高嗓门说:“历史怎么学的呢?清朝顺治年间的,康熙顺治雍正乾隆,顺序都不能错,不然没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tony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