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从温家宝到李克强 为何都在提道德经济

在3月16日上午的总理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了一个让人不知如何评价的问题:

两会前最后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有一个议题是部署加强文物保护工作,中国这么大,要解决的问题这么多,政府的工作又那么忙,这个问题有这么紧迫吗?

但是李克强的回答很精彩。他说:保护文物实际上也是在推动文化事业的发展,来滋润道德的力量,传承我们的传统优秀文化,来推动经济和社会协调发展。现在经济领域有不少大家诟病的问题,像坑蒙拐骗、假冒伪劣、诚信缺失,这些也可以从文化方面去找原因、开药方。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应该是道德经济,发展文化可以培育道德的力量。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应该是道德经济”,李克强这句话让人眼前一亮,也让人感觉似曾相识。没错,前总理温家宝也有一句关于道德与经济关系的名言:“企业家的身上要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两任总理不约而同谈到道德对市场经济的重要性,这是巧合吗?更巧的是,温家宝是2009年2月在英国剑桥大学发表关于应对金融危机的演讲中提出的“道德血液”说,当时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仍在持续。温家宝说:

“有效应对目前的金融危机,还必须高度重视道德的作用……真正的经济学理论,决不会同最高的伦理道德准则产生冲突。经济学说应该代表公正和诚信,平等地促进所有人,包括最弱势人群的福祉……道德缺失是导致这次金融危机的一个深层次原因。”

而目前中国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下行压力,李克强在这次记者会上还提到“不能容忍金融市场的道德风险。”每逢经济出现困难,总理都要重申道德对经济的作用,再用“巧合”来解释,就未免牵强了。

其实道德与市场经济的关系,在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那里就得到了充分的讨论和重视。众所周知,温家宝曾多次推荐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一书。在剑桥大学那次演讲中,温家宝就引用了《道德情操论》中的一段话:

“如果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注定要威胁社会稳定。”

亚当斯密作为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他的《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值得在市场经济中生活的人们阅读,这本无须总理的推荐。比如亚当斯密还有一句语录很有力量,他说:“如果一个人不会用尽所有的方法来为他的同胞促进整个社会的福利,那么他显然就不是一个好的公民。”

借着这个机会,我们有必要探讨一下道德在亚当斯密设想的市场经济体系中的地位。

人们常常以为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是有冲突的,《道德情操论》强调的是心灵的安宁和追求智慧,《国富论》讲的则是追求财富来满足人的欲望。可是据经济思想史学者Terry Peach研究,其实冲突并不存在。

Terry Peach认为,在《道德情操论》中亚当斯密认为大多数人追求的并不是智慧和美德,他认为大多数人追求的只是权力和财富。这一观点在《国富论》中并没有改变,亚当斯密认为世界虽然应该追求财富和美德,但是社会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是这样做的。亚当斯密并没想过要改变大多数人,只是想利用他们的贪婪在改善穷人境地。亚当斯密写作《国富论》,是想促进人们对于天赋自由这种体系的理解,促进大多数人的福利。

“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是不是有道德前提?Terry Peach说,亚当斯密是希望经济发展能够帮助更多人,但是他也不抱希望说人们会在市场中有什么道德上的标准,这只是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市场的运营。

亚当斯密很重视道德,也很重视市场,但他只是认为市场的自然结果有助于改善穷人的处境。这对我们今天理解市场与道德的关系仍然有启发。

自亚当斯密之后,其实还有不少经济学家论述过市场与道德的关系,远的不说,张维迎有段话就很精辟。他说:

“市场经济需要道德基础,但这一道德只能在市场中实现和找到,也可以反过来说,道德需要建立在市场的基础上。我们需要一个制度,使你要满足自己的利益,必须首先满足别人的利益。从世界范围看,哪个地方市场经济比较发达,比较健全,哪个地方人的道德水平就更高,更诚实守信。相反,哪个地区的市场经济不发达,受到政府的干预多,哪个地方坑蒙拐骗就多。”

我们今天谈论“道德经济”,不能再停留在修身养性的说教层次,而要在市场经济的逻辑下和法治社会的框架下理解道德。举个最近的例子,3·15曝光“饿了么”惊现黑心作坊,我们不该期望“饿了么”良心发现,而要问一问我们的市场能不能给予不良企业足够的惩罚,维护市场秩序的执法者能否及时发现欺诈行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dyxq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