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代表委员口中你不知道的军改故事

每年的两会期间,在云集北京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有许多身穿军装的身影。

今年与往年有些不太一样。因为在军队改革的大背景下,这些两会上军队代表委员们的言语,能使我们多了解一些军改的信息。军改进行到什么程度?期间有哪些小故事?军改有哪些显著的效果?这些问题,相信不只政知局很关心,各位也一样非常关注。

官方媒体报道,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成立后,以“跑步状态”开展工作,迅速形成研究战争、准备打仗的浓厚氛围,现代化的作战指挥机构第一时间在各个战略方向常态化运转。

政知局就带大家来看看,军队代表委员们所经历的军改,“跑步”到了何种程度?

第27集团军仅用20多天将营区腾空

全军第一个因改革而移防的军级单位是哪家?答案是陆军第27集团军,他们接到的命令是要从河北移防到山西。全国人大代表、第27集团军军长薛爱国介绍称,驻防河北46年,很多干部在此安家,但广大官兵执行命令坚决迅速、毫不迟疑。

让我们看看第27集团军执行命令到底有“坚决迅速”?接到从河北移防山西的命令后,仅仅用了20多天,他们就将营区腾空移交给陆军某部。

政知局带大家再来看看海南省军区的情况。海南省军区政委刘新代表透露,省军区原所辖某旅转隶陆军。大家猜猜交接工作用了多长时间办好?“从接到命令到办好交接,只用了两天,遗留问题全部‘清零’。”

当然,很多改革才刚刚开始。据官媒报道,“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体制虽然已经建立,但运行过程中一些配套机制还需在后续改革中建立健全和完善。全国人大代表、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披露,中部战区已经组建一个多月,广大干部正在联合作战值班、能力分析、指挥训练、战备设施建设、需求论证、作风建设等10个方面高效推进各项工作。

同样来自中部战区的人大代表李凤彪副司令兼参谋长也表示,今年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例如联合训练指挥和规则、方法,例如选拔培养联合指挥人才等,每一项都是新挑战。

成都军区善后办30余名师职干部被分配做临时工作

“善后办不是新生事物。”军队人大代表、成都军区善后工作办公室主任周小周回忆起历次军改时这样说道。

他还记得,那天军区最后一声熄灯号吹响后,军区机关办公楼内仍然灯火通明,“大家依然坚守在岗位上,眼里却含着泪水。”他说,改革必然会涉及到利益的调整与变化,改革之痛不可避免,总得有人发扬风格,总得有人做出牺牲。

周小周所在的成都军区善后办,因受岗位编制所限,30余名师职干部被分配做临时工作,数十名部处领导干部从主官改为副职,还有上百名干部从重要岗位转为编余待分流。“可大家都毫无怨言。”人事调整是这次军队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国人大代表、南部战区驻澳门部队某基地政委崔永军表示,要认清战区机关首先是指挥机关,所有岗位和席位都是为打仗而设,所有干部都是指挥人员、参谋人员,所有工作都是谋打赢的工作,任何时候都不能偏离这个主题、荒废这个主业。

另据全国人大代表、武警部队政委孙思敬披露,“武警部队改革是今年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要内容,主要是优化武装警察部队力量结构和指挥管理体制。”

新型陆军迎来300余名新聘文职人员

2月底至3月初,陆军首次文职人员招聘面试在全国20个考点集中展开。经过审查、笔试、面试等一系列严格的招聘程序,300余名优秀考生脱颖而出,成为各用人单位的预选招聘对象。这些新聘文职人员将成为新型陆军的新生力量。

政知局注意到,此次入围面试的800余名考生中,45%具有硕士以上学历,32%来自“985工程”“211工程”重点高校,所学专业与岗位匹配率达100%。刚刚走出考场的一名考生透露,试题随机抽取、成绩现场公示、服务周到细致,此次招聘面试的每个环节都体现了正规、严格、公平。

这次军改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构建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全国政协委员、海军原副政委王兆海介绍,军委纪委向军委机关部门和战区分别派驻纪检组,军委审计署实行派驻审计,按区域设置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这些举措将从体制机制上加强军队纪检、巡视、审计、司法监督的独立性和权威性。

全国人大代表、陆军第1集团军某团排长罗尕机也感受到了变化。他所在的团专门在政工网上开设信箱,广泛收集官兵对端正训风演风考风、处理基层热点敏感问题等方面的好建议,经网上充分讨论投票后,再由党委研究,出台了贯彻落实的20条规定。

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目前搭起“四梁八柱”

崔永军直言,过去大军区体制下,作战指挥与建设管理职能合一、建用一体,作战指挥职能不突出、联合作战体制不健全,联不起来的问题很突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搞不好,联合训练、联合保障体制也难理顺,这是制约我军能打仗、打胜仗的体制性障碍。”

崔永军把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比作一座大厦,目前这座大厦还只是搭起了“四梁八柱”,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四梁八柱”的提法也出现在李凤彪的言语中,他表示,虽然“四梁八柱”搭起来了,但“脖子以上”的变革远没有结束,就开展联战联训来说,首当其冲的就是转变观念。

“我原来是军区参谋长,现在兼任战区参谋长,别看只有一字之差,但完全属于两种不同的体制。如果这两个‘参谋长’抓工作的思路都一样,那就是失败的。”他这样说道。他还举了个简单的例子。“战区是专司主营打仗的,心思就应该完全扑在研究打仗、谋划打仗、准备打仗上,不能老想着派个工作组去检查督导战区内的部队,因为那是军种的事,已经不在你的职责范围了。”

在全国人大代表、陆军参谋长刘振立眼中,目前联战联训“体制联”已经实现,“机制联”还需加强。以陆军为例,关键在于用法治手段在几个方面求突破。一是“理论法规联”。打造全新的信息化时代陆军作战理论,制定与联合作战法规相衔接的陆军战斗条令,编修新一代训练大纲和训练指导法;二是“信息系统联”。建立“军委搞统筹-战区提需求-军种抓建设-联合评绩效”的闭环工作机制,发展新一代战术互联网,全面引入三军通用数据链,使陆军真正融入联合大体系;三是“军事训练联”。建立“军委抓统筹-战区抓联合-军队抓基础”的组训机制,构设面向联合的训练内容体系,创设联战联训环境条件,抓紧构建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相一致的保障体系,整合共享军事资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