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有了体验之后,专车还能飞多久 | 沸腾

面对专车的冲击,总算是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了,创新倒逼改革的戏码再一次上演。

文/ 杨三喜

今天在交通领域最大的新词,大概是“网约车”了。

网约车,事实上就是我们常说的网络专车。今天,交通部长杨传堂透露,“网约车我坐过,我也请我的工作人员、司机都去坐过,有些中央领导同志也坐过,也体验过。”

从黑车、专车到网约车,名称的变化值得咀嚼。

在今天的人大新闻发布会现场,杨传堂对黑车和网约车进行了区分:

“黑车”是指没有取得有关营运资质而从事经营性运输服务的车辆,而“网约车”是个新生事物,它的性质属于城市出租汽车的范畴。

专车管理问题去年贯穿全年,受公众瞩目。今天,杨传堂部长面对中外记者回应这一问题,至少有三层信息值得解读。

首先,一个重要的信息是,部长和中央领导都体验了专车,有了体验,政策制定者的观念就会发生变化。

涉及到社会变革的管理政策时,体验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政策制定者有了直接的体验,观念才能落地,才能真正理解新生事物。从黑车到网约车的叫法改变,与“体验”有着一定的联系。

而杨传堂部长表示,不能把管理传统巡游车的管理制度简单套在网约车上,要结合网约车的特点,量体裁衣,“给这种服务方式一个合法的出路”。显然,这已经可以看到,对于专车的政策口径有了很大的变化。

其次,关于专车,政策制定者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也就意味着,现在的各约车平台还可以继续按照现有模式运行,还可以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杨传堂部长提到,“从世界范围来看,各国对网约车如何实施监管, 一直争议不断,德国、法国、西班牙、日本等许多发达国家对网约车持完全禁止的态度,美国各个州也是有禁有放。”

引用国外的例子,将各国不同的做法都讲一讲,其实也反映了政策制定者仍然没有形成统一意见。

而杨传堂部长的另一个表述,“要充分考虑到地区的差异,给予地方充分的政策空间和自主权,落实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循序渐进,避免操之过急的休克式改革。”

这其实就意味着,专车政策有可能以地方先行试点的方式进行,全国性的政策可能暂时不会出台。

第三,有关政策制定部门,观念仍然有些保守,仍然不能以市场的眼光看待网约车和监管。

在记者会上,释放出了很多积极的信息。不过,最受争议的可能就是这句话,“网约车发展的过程中,有关企业实施的补贴是一种抢占市场份额的短期行为,一段时间内对传统出租车行业形成了不公平竞争,从长期看,不利于市场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毕竟资本是逐利的,企业不可能长时间、无底洞地补贴下去”。

事实上,专车的补贴是一种市场行为,尽管是抢占市场份额的短期行为,但并不至于动摇整个市场的格局。而对传统出租车行业所要面临的不公平竞争局面,也不是补贴所带来的,更应归咎于落后管理体制。

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更应该为传统出租车行业松绑,而不是用老黄历,来卡新事物。

目前专车政策“难产”,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如何监管。但是,上述信息仍然显示出来的保守态度,则不能不令大家担心,有关方面能否以符合市场规律的方式设计监管体系。未来,对市场创新的态度,也将可能成为未来政策博弈的难点。

改革考验着管理者的胸襟、胆识和眼光,究竟是拥抱创新,主动适应事物出现的变化,为新事物的发展调整旧政策旧制度,还是抱守残缺,让新事物新业态落入旧政策旧制度的窠臼。

但总体来说,面对专车的冲击,总算是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了,创新倒逼改革的戏码再一次上演。

沸腾:xjb-feiteng

(沸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