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谈扶贫难点:赌博和攀比 钱都花这上面了

厉以宁谈扶贫难点:赌博和攀比 钱都花这上面了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在经济界小组讨论会上就偏远地区脱贫、农民搬迁问题,向其他委员分享实地考察经验。中国青年网记者任润波摄

原标题:厉以宁谈农村赌博恶习:我不懂麻将不知道有多少张牌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13日电(记者 任润波)“这个我不知道。”当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杜鹰向厉以宁确定麻将有多少张牌时,厉以宁淡淡地回答。

3月12日上午,各界别委员就政协工作本身开展了内容丰富的小组讨论会。在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所在的经济界小组讨论会上,委员们均以生动的实例阐述各自在履职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并分享效果好的工作方法。

“麻将好像是108张吧?”“这个我不知道。”面对杜鹰投来的询问的眼神时,厉以宁浅笑着回答。而此时,杜鹰正在讲述一个老支书建设精神文明村的例子。

“这个村以前赌博成风,村里的老支书却把它建设成了精神文明村,这是为什么呢?据老支书介绍,过年前他在村里 开了个会说‘现在你们赌,我不管你,但过了正月十五谁要是还赌,被我抓住就得惩罚。’结果,过了正月十五,有人检举,说村里的小学校长赌博,实际上就是玩 麻将。老支书问他知错不知错,校长承认了,老支书说要罚他,校长也认了。老支书给出两条处罚措施,让校长自己选其一:一,穿着黄马褂扫大街;二,每天上班 前给我送一张麻将牌来。”

杜鹰说,该小学校长果断选择第二个,但由于受不了每天都有小孩在他后面起哄,就跑到老支书那儿承诺再也不赌博了。果然,之后不再赌了。“从这个实例可以看出,农村有自己治理精神文明的办法,跟城市是不一样的”。

厉以宁在村民喜好赌博这一问题上深有感触。“我在陕南安康调查,那里的脱贫难点在哪里?当地人的恶习不改!一 个个喜欢赌博,到外面打工挣的辛苦钱就拿来赌博了,这个是没办法帮助脱贫的。还有一个现象是,在农村,相互攀比的风气也很盛,房子个比个的高,盖了些没用 的建筑,钱都花这上面去了。”

对此,不少在座委员们认为,在接下来“精准扶贫”的政策方向上,要想真正帮助贫困地区、贫困人口脱贫,“稳定脱贫”也是非常关键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