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卷入石油业腐败,他说自己很自豪

曾有媒体总结,石油业第三代的领军人物,除傅成玉外几乎全部落马。

傅成玉长得大高个,黑脸浓眉。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答记者问时,他表示,周永康不仅对党和国家事业造成很大损失,对石油行业干部风气、企业风气更造成了严重伤害。中国石油工业需要进行体制机制调整,在企业内部也需要体制机制的深化改革。

接受政知局采访的傅成玉直言,自己很自豪,因为没有倒在腐败的路上。

傅成玉不仅是“幸存者”,更是“改革者”。“再不改就成恐龙了。”傅成玉此前曾以此形容中石化面临的危机。他是中石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操刀者。而更早的中海油时期,他将一家传统央企发展成现代企业,2005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人物之一。

政知局注意到,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傅成玉多次发表对国企改革、去产能等热点话题的看法,言辞直白。此时距其卸任中石化董事长已近一年。据他估计,按世界同等公司规模,中石化106万职工中,真正需要的可能只有10万人。

“是不是唯一的我不知道,但我还活着”

政知局:曾有媒体总结,石油业第三代领军人物中,除你外几乎全部落马。

傅成玉:是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不知道,但是我还活着。(笑)

未被卷入石油业腐败,他说自己很自豪

政知局:中石化曾在现有机制基础上,还配备过28名专职纪委书记。你怎么看石油系统的腐败问题?

傅成玉:总书记说过,久久为功。反腐要坚持不懈,需要在一个较长时期形成内在认识,否则很多坏习惯慢慢又会退回去。必须有反腐的利剑高悬,同时要有一个规范的制度体系。现在中央的方针是让(党政干部)先不敢腐,然后不能腐败,最后是不想腐败。

我认为,最重要的约束是心灵、道德层面的,即不想腐。但毕竟我们经历过困难阶段,让很多人不想腐也不太现实,而且市场经济中诱惑太多。但是做到不能腐,这就彰显制度的约束力。我们要从管理制度上着力,从基本法到操作办法到执行程序,让想腐的人越不出去,就像总书记说的,把笼子织密。

在制度建设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政知局:从1982年进入中海油,您在石油系统工作30余年并主导多次改革,退休时有没有遗憾,是否有未及施展的抱负?

傅成玉:也不算遗憾吧,我们在期间也有做得不成功的,当然改革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旅程,所以不可能一蹴而就或一任就把所有都搞完。这个不算遗憾。但我们都不是圣人、更不是神仙,所以一生中,我也做过很多错误的决策或者判断,但好在我不搞腐败。

政知局:你对未被卷入石油系统腐败这一点挺自豪的?

傅成玉:对。特别自豪。

政知局:靠什么全身而退?靠个人的理想追求?

傅成玉:对。没有追求,就不可能顶得住那么多诱惑或者压力。像我们搞改革的,你以为大家都支持呀?不光内部有阻力,外部各种压力也都有。

“改革者”面对国企改革的阻力

政知局:有报道称,在推动中石化销售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因为涉及到内部既有利益,你曾遇到不小的阻力。

傅成玉:当群众都看到是好事的时候,改革没有压力。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时候,你就要讲明白。涉及利益分割(受到阻力)是无法避免,但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这些都要去克服。

未被卷入石油业腐败,他说自己很自豪

政知局: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听说很多国企改革不敢主动往前走,怕被质疑国有资产流失?国企改革正面临哪些问题?

傅成玉:总体来说,要解决“不想改、不愿干、不敢改、不会改”的问题。

政知局:国企改革需不需要强化职业经理人制度?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有种说法是,民营企业对央企的领导任命制感到顾虑重重?

傅成玉:对。中央明确了这个方向,但是(改革)很难。很多人包括有学者、领导干部以为,职业经理人就是指一个人,他市场来、市场走。实际上,职业经理人不是说从市场上聘任,然后给他一个高待遇就叫作经理人了。人家来了,要有一个能为他的工作提供支持的内部机制,能让他创造效益、做贡献。如果没有这个机制,职业经理人是干不长、待不住的。国企尤其银行,你看引入多少职业经理人?给的待遇不低,最后不都走了?强化职业经理人制度,就要从内部机制要改革。不改就不能实现。

“我认为不会有失业潮”

政知局:“去产能”有可能和“走出去”结合起来吗?

傅成玉:分两种情况。部分技术先进又节能环保的过剩产能,可以和“一带一路”结合,但是水平低、高耗能、不环保的那一部分技术,就不能拿出去。中央提到“国际产能合作”,我们走出去,一定是给人家的未来带来好处,不能把我们的麻烦转移给人家。把我们的长处转移出去,既对我们有利,又对沿线国家长远发展有利。

政知局:有分析认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加之去产能改革,今年有可能会出现“下岗潮、失业潮”。你怎么看当下的就业形势?

傅成玉:我认为不会有失业潮。这是由我们的国家制度决定的,不像西方的纯市场行为,(西方)政府不干预。目前,服务业尤其生产领域服务业都很缺人,产业潜力还未充分挖掘。

去产能改革中会有工厂倒闭,人要转移。要相信在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企业三方共同努力下,能把人的出路找到。我们过去有过教训,前一轮下岗职工“买断”(工龄)是个大教训,不会再让一批老百姓过不下去了,等回头再来找。

政知局:你说过,不要把人当包袱。

傅成玉:人是最大的资源,中国如果要把人当包袱,以后一定没前途。13多亿人口是我们未来在世界上的最大竞争力,即人力资源。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提高人力素质。有人说,现在人口红利没有了,我说这是狭隘的人口红利,这是从劳动力数量说的,其实人口红利更要提人口质量、素质。现在有人说,农民工收入高了,造成企业成本升高。我认为以后工资还要高,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是党和国家的宗旨。收入高的同时,要提高产出,提高劳动者素质。这块红利远远没释放。

我们缺乏工匠精神。你到德国去看看,一个工匠毕生从事一个领域,他始终追求精益求精。我们更多是粗制滥造,因为在过去那个阶段,经济水平在那里,消费者需要那些粗制滥造的商品。而现今阶段,消费者的需求提高了,但我们的供给侧没能跟着提高,所以要调结构。

政知局:对于保证就业这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吗?有人担心人员能不能都顺利分流。

傅成玉:这个不用担心。起码我们有完整、成套的经验甚至完整的理论。在中海油、中石化改革中,我裁过人吗?中海油60%员工没有在上市公司,只留了8%的资产,但最后60%劳动力都盘活了,发展到最后,内部流行一种玩笑:你不好好干,我调你到(中海油)上市公司去。我在中石化推进改革时,106万职工最后留下91.7万人,剩下的都要给他找到出路。(被裁的)谁喊了?没有。

多知道点

傅成玉的国货情结

3月11日,傅成玉出现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上,答记者问。当天出现一条花絮,傅成玉为华为手机代言。

未被卷入石油业腐败,他说自己很自豪

傅成玉解释称,当时发布会结束,他拿出手机想拍一下会场气氛。“结果我刚照了第三张,就被记者发现了,然后对着我拍。”

会后有记者追问傅成玉所用手机品牌,他亮了出来。这一细节被放大成傅成玉为国产华为手机代言。“我得找华为要代言费。不过幸亏是国产,要不还不知道舆论怎么批评我哪。”傅成玉说,早期长年在国外工作,他所用都是外国产品牌。

自接管中海油以后,国外制造的痕迹在他手上一点点被剔除掉。傅成玉说,海洋石油合作是中国对外合作极为成功的典范,因为他们同时扶植民族工业,带动不同行业发展。海上采油设备,国内不会制造的,中海油牵线让国内公司同国外公司合作,石油产业链的机械、电气、原材料、通讯等领域均是如此扶植起来的。“要相信国产设备。今天不行的,明天也一定要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ushidol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