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侄女:关注养老问题和青少年网络安全

2016年03月11日,北京,周秉建委员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

  2016年03月11日,北京,周秉建委员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 视觉中国 图

  周秉建,全国政协委员,周恩来总理的侄女。她坚持做普通人,过老百姓的生活;但却始终要求自己秉承伯父之志,从我做起,为社会尽一己之力。

  记者:人们谈到您,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周恩来总理侄女这个身份,您觉得这样一个身份给您带来了什么?

  周秉建:伯父对我恩重如山,但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周恩来总理的侄女而觉得特殊。他对我们的教育就是做普通人,过老百姓的生活,这方面是比较严格的。像我小时候,也是和北京市民的孩子一样,上的街道小学,凭考试的分数上中学,再后来就是跟老三届学生一样去下乡当知青。总之,伯父绝不会给我们养尊处优的条件和机会。

  有一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我1968年插队到了内蒙古牧区,两年多之后,在一次招兵中应征入伍,虽然是按照正常手续参军的,但伯父还是更愿意让我回到插队的地方去,继续住蒙古包,和牧民在一起。从此,我就结束了仅三个月的军队生涯,回到了牧区,一直在那里工作学习生活了26年。

  记者:作为周总理的亲属,您从他身上学到最多的是什么?

  周秉建:伯父作为总理,他属于人民,不是周家的总理。无论是作为他的侄女,还是作为大众中的一员,我对他都充满敬重与爱戴。大家耳熟能详的“为中华之崛起”,是伯父少年时就立下的宏伟志向;到青年时对同学所言“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直至老人家一辈子身体力行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觉得这是他所具有的一种大爱。自己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其实就是为社会尽到了责任,这也是我从他身上学到的。

  现在,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有了发声平台,就想尽一己之力,多为群众说些话、办些事,所以我经常会通过各种渠道去调研、了解,期待自己能够更好地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记者:这几年的两会,您的提案很多都是涉及民生领域的热点问题,您这次关注哪些问题?

  周秉建:这次也多涉及民生热点,比如生态环境保护,尤其是牧区的生态环境保护问题。再比如“一老一少”问题。“一老”就是社会热点——养老问题。现在,中国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2015年我国60岁以上老人已达2.2亿,不可能所有的老人都进入养老院,所以,要加强居家与社区养老服务,这就需要在政策上、制度上加大力度,如加强服务人才的培养,以及细化在生活需求、医疗救助、安全出行等方面的落实举措,等等。“一少”就是青少年网络安全问题。互联网的普及一方面可以帮助青少年开阔视野,另一方面也给他们带来不少问题,甚至是危害,我在调研中也听到不少这样的声音。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需要从家庭、学校、社会三方面着力,一方面建议家长、学校引导孩子用好网络,同时也建议国家层面能够有相关举措,防止青少年受到网络危害。(王珍/中国纪检监察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