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实:房地产问题已暴露大量风险,并引起相关部门警惕

3月1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工银国际研究部联席主管程实第一时间做了相关解读。

周小川:房地产仍面临较大去库存压力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总量政策需要针对各地具体情况平均执行。

中国房价出现很大的分化,从全国总量看,房地产仍面临较大去库存压力。

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比较猛,引发很大关注;要更好发挥城市一级的政策指导。

商业银行要增强住房信贷风险评估能力,了解金融风险。

一些P2P平台是否具备收复贷款资质存在疑问,必须符合相关规章制度,必须明晰资金来源。

【程实点评】开门见山第一个问题即聚焦房地产问题,表明此问题已暴露大量风险,并引起行业主管部门和金融监管部门的警惕。对小川行长言论的理解:1、中国货币政策稳健灵活的大方向不会由于房市问题而改变,目前的房市问题是结构性问题和监管缺位问题;2、对房地产金融会加大监管力度,行业整顿势在必然,中国房市政策有保有压将体现在三个维度,分区域有保有压,分细分行业有保有压,房产实体有保房产金融有压。

周小川:在没有重大变故的情况下中国没有必要采用过度刺激

央行行长周小川:GDP增长的年度目标与中期目标都是预测性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储蓄率有关系。中国已经决定更多依靠内需,不会过度依靠出口实现GDP增长。在没有重大变故的情况下,中国会采用比较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必要采用过度刺激来实现目标。货币政策要保持灵活性。

总体来说,依靠稳健的货币政策和配合其他宏观调控支持效率的提高、内需的提高、创新的提高,就可以实现这样的目标,不必采取额外的措施。

【程实点评】个人解读,这段言论进一步明确了中国政策搭配“有进有退”的风格:在内部均衡上有进,在外部均衡上有退;不强求外需,但深挖内需;在内部开放商更加积极,在金融对外开放上更加审慎有序(这与昨天和今天疯传的保险刷卡相关问题可以联系起来思考);货币政策具有稳健和灵活的双重属性,今年1月和2月信贷增长实际上已经表明,中国宽信用将是一个“全年加油门,阶段点刹车”的节奏,灵活偏松大方向是明确的,局部和阶段性阀门过松时还是会有监管约束。

周小川:没有必要急着买入美元。不能预测未来市场动荡是否结束。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市场回归正常回归理性回归基本面的趋势会继续下去。

【程实点评】个人解读,这段言论暗示了央行对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信心。而且,小川提到三个回归“回归正常、回归理性、回归基本面”,这实际上表明,也是我们一直在报告和路演中和投资者强调的:春节前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看法明显是非理性的,春节是剔除中国因素的压力测试,结果表明,对中国经济和人民币的担忧存在超调。而春节后的人民币走势,恰是超调回补的表现。尽管人民币贬值预期从未真正消除,尽管人民币有效汇率还存在一定高估压力,但人民币今年运行的深度和模式不会和国际大行预测的一样。

易纲:人民币国际化与离岸市场发展都是市场驱动的过程。人民币离岸在岸利差原先较大,目前差不多套平了。随着预期平稳,离岸人民币业务会继续向前发展。

【程实点评】个人认为,“随着预期平稳,离岸人民币业务会继续向前发展”这句话非常有意思。实际上小川行长春节期间和之后的讲话也都多次暗示,人民币国际化是大势所趋,但并不意味着每时每刻大力推进都是审慎有序的,有的时候,世界这么乱,退一步再进两步反而更加稳健、有效,退一步海阔天空。所以,离岸人民币业务的短期缓步或停步是既成事实,继续前进是必然方向,选时顺势则是调控艺术了。

周小川:金融体制改革,总的来讲,从全球来看,不满意比较多,发现缺陷比较多。对于理想的金融监管体制还在探索之中,就我个人谈不上有什么明确的理想目标,在听取各个方面听取的意见。

【程实点评】个人认为,全球金融治理是一个很热也很难操作的事情,没有任何公理可循,大国博弈,中国如果不去传播自己的理念,不去争取先机,就不要指望任何于我有利的国际秩序变革。就像对AI和李大师棋局的一个评论所言:“任何游戏,归根结底的对手,都是国与国”。当然,从个体层面为改善全球金融治理做出贡献还是有可能的,最直接的一种做法,就是加强自身的金融监管协调性和稳定性,中国自2016年以来的市场动荡表明,单一政策,即便再英明、再有效、再正确,如果受到监管协调不足和政策搭配失序的掣肘,那么,也可能会带来不好的结果。因此,中国金融监管协调是解决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复杂问题的破题关键,近期的破局也是令人期待。

周小川:不一定要用汇率调整中国竞争力

周小川:进出口增速下降甚至是负增长,不要只考虑个别月份,也一定要考虑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有的商品进口的更多了,但因为价格大幅下跌,所以“省钱”了。

原材料价格下降也会导致出口货值下降,附加价值并不一定真降了,对于出口企业影响并不一定太大,对于GDP的增长影响也并不一定太大。

中国出口产品在全球的份额略微有些提高,不一定要用汇率来调整中国的竞争力,不一定急于对出口采取特别的刺激政策。

【程实点评】再度提出“中国出口产品在全球的份额略微有些提高,不一定要用汇率来调整中国的竞争力,不一定急于对出口采取特别的刺激政策。”个人认为,很多人在用出口问题绑架汇率问题,这是值得商榷的。用汇率来促出口,存在两个问题:1是会不会有用?出口汇率弹性不容乐观,所以,未必有多大用;2是会不会有代价?当然有代价,且局势越是动荡,贬值瞬时预期越强,代价就越大。因此,用汇率来刺激出口,对于中国而言,可能是个得不偿失的事情。不必纠缠经济学的传统理论和过去经验,现实经济世界总是年轻、鲜活的,一味活在书本或活在过去,永远看不见明天的朝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uze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