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法”并未禁止个人为“非亲非故”募捐

若法律不能对民间慈善提供一个稳定的调控机制,则很可能滋生不必要的经济纠纷与伦理纠葛。

当某报《帮非亲非故者网络募捐属非法》的新闻标题在网上迅速传播时,它也同时在舆论场上引起撕裂。

一部分人认为这种一刀切式的蛮横做法,“违背社会最基本的互助传统与常识”;也有人认为,“这张报纸对政策理解的水平太差,没看懂《慈善法》,也缺乏基本的道德判断。”

孰是孰非,或许只有求诸《慈善法》草稿才能寻得一个答案。

《慈善法》草案在一审稿中的确曾禁止个人募捐,明确提出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开展公开募捐。而二审时,这条禁止性规定被删除,将表述改为:“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募得款物由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管理”。

由“禁止”到“引导”的变化,口气委婉了许多,但看起来,这更像“禁止”的遁词,它依然没有对个人能否进行网络募捐进行明确表态。

我为此咨询公益专家,他表示,《慈善法》草案所谓的募捐,所针对主体只是组织,而非个人。也就是说,《慈善法》草案实质上并没有将个人募捐纳入讨论范畴,它规范的只是组织型慈善。

个人网络募捐江湖早已风生水起,而“一对一”或“多对一”式的慈善形态也很容易带来问题。在法律很难禁止这种慈善形态并且问题多发的情况下,进行必要的监管是毋庸置疑的。

比如,这两天被饱受质疑的一对夫妇,他们曾经通过某网络筹款平台筹集到将近14万元,但在女儿去世后,他们却在朋友圈晒出出国旅游、喝靓汤的照片,被网友质疑为滥用善款。虽然他们回应“没用网友的钱”,但仍难息非议:善款并没有一个公开透明的使用机制,自说自话显然难以取信于人。

而《慈善法》对个人网络募捐的规范,对善款使用的流程进行监督正是题中之义。如果,《慈善法》能对民间这种网络筹款形式进行及时监管,落实平台责任,或许不会出现这样的经济与伦理纠葛。

随着中产阶级的日益壮大,民间慈善的力量也水涨船高。正如中产支持下的专车力量不可阻遏,禁止民间慈善力量的发育亦是不可能。法律应该做的是顺应时代潮流,及时适应新兴的慈善形态,在厘清民间慈善主体权利义务关系的基础上,对其进行规范。不要禁止,也不能忽视。

在《慈善法》中明确表明对个人网络募捐的态度,并明示监管方式,是避免个人网络募捐荒蛮生长的必要手段,不可不重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ushidol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