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大会堂批了谁,“赚”了6次掌声?

3月11日,北京天气晴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顾不上享受这么好的阳光,大老远地跑到了人民大会堂,听全国政协会议的第二次大会发言。

您还别说,这一趟挺值,别的且不说,单单这位先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王兴东,短短几分钟的发言,就“赚”到了6次全场掌声。

他在大会堂批了谁,“赚”了6次掌声?

这就是王兴东,本文的主人公 摄影 新华社记者

王兴东是谁?

他是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一级电影编剧,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会长。他还是中国率先提出电影分级制度的人,在2001年的政协会上首次提出电影分级提案。

这位编剧有多牛?看看他的另外几个头衔:

电影《孔繁森》、《离开雷锋的日子》、《建国大业》等多部知名作品的编剧。

那么,这么牛的编剧,是因为啥赢得这么多次掌声?

看看他说了啥

当下文艺原创疲软主要是急功近利,心态浮躁。“改编的多了,原创的少了;模仿的多了,创新的少了;离银行近了,离生活远了;离网络近了,离群众远了”。

我国文艺市场的状态是“嚼别人嚼过的馍,踩别人的脚印走,拆别人的旧毛衣重织一遍,买外国的版权贴中国的标签”。

未经原作授权随意篡改剧本在国内已屡见不鲜,“导演改,演员改,雇佣枪手随意瞎改,改得面目全非”。目前大部分的电影都是模仿、抄袭、剽窃,包括购买外国的版权加工,把演员换成中国人就行。

现在看电影、电视剧都不知是谁编剧的,一长串总策划、总顾问、总监制、总统筹、总制片、总协调署名在前,编剧不知塞在哪个位置,“吃水不忘打井人,没有打井人就没有水。明星的角色是作家写的,没有作家怎么会有这个人物?”

影片成功重导演,崇明星,媒体热衷于炒作明星的外形,关注表皮,而无视根本,漠视原创。

目前美国、日本电影编剧可以在互联网手机分享收益,而我国编剧少有享受衍生产品的权益。一锤子买卖,短期效应,机械化生产,未经消化,急于推出,粗制滥造。只有保障原创的智慧成为永久的实惠,才会有十年磨一剑的精品问世。

虽然已经过去几个小时,3月11日下午,在驻地走廊接受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时,王兴东的话不时被过来打招呼、握手的委员打断,徐沛东、邰丽华、何水法等多名文艺界的委员对他上午的大会发言“点赞”。

王兴东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上千名委员都会写大会发言稿,自己这份1400字、用时7分钟的发言稿是去年12月份开始写作,经过反复修改又经过层层筛选才站在了发言席上,一方面是因为发言稿“创新是文艺的生命原创是竞争的力量”的主题十分契合中央精神的要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发言也是众多委员的诉求和心声,“文艺界的人每一个都是靠版权吃饭的。”

表达心声的时候,有些用词未免犀利了些。王兴东说,这是“大胆地表达自己”,是“心底无私天地宽”,并表示,还有不少原稿中还有不少尖锐的案例后来删除了,“比如,琼瑶诉于正侵权案我一开始就写进去了。”

2104年4月15日,琼瑶通过电视剧“花非花雾非雾”官方认证微博发表了致广电总局的一封公开信,信中称她的多部作品被于正抄袭盗窃还,在打了近一年半的官司后,这场著作权纠纷在去年底以琼瑶胜诉一锤定音,对于这一判决结果,不少编剧都评价为“原创的胜利”。

王兴东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琼瑶诉于正案是知识产权界一个标杆似的案件,在3月11日下午的小组会中,他已经向列席的广电总局相关负责人提出,希望广电总局领导能够给琼瑶一个回信,表明政府对打击抄袭剽窃的态度,“琼瑶开始写信,有关部门并没有理睬,现在判决下来了,政府是什么态度要表明,不然就等于是默认,不利于打击抄袭剽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dyxq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