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区人大代表谈旺角暴乱:暴乱让香港社会的撕裂更进一步

撰文 | 桂田田 摄影 | 郝羿 编辑 | 杨凡

2月的香港,因为一场暴力袭警的闹剧,人们把目光聚焦到旺角街头。

从去年3月的“反水客”事件到今年2月的“旺角暴乱”,香港社会的不平静给了人们更多追问的理由,而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立法会前主席的范徐丽泰 (微博)也无疑成为那个常常被追问的人——比如,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期间的香港团开放日当天,代表相继离场之后,她被媒体“牢牢”围堵在会场的一角。

港区人大代表谈旺角暴乱:暴乱让香港社会的撕裂更进一步

图为全国两会香港开放日上的范徐丽泰

“范太,对于这起暴乱事件你怎么看?”面对这个近来经常抛给她的问题,范徐丽泰在接受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专访时也给出了答案:“暴乱让香港社会的撕裂更进一步,对整件事‘我很痛心很遗憾’。”

对旺角暴乱“我很痛心很遗憾”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这次全国“两会”召开之前,发生在香港旺角的暴乱事件也引发不小关注。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起暴乱事件的影响?

范徐丽泰:对于这个事件,我立刻想到的就是它破坏了香港法治社会的国际形象。这个对香港是很不好的,因为我们需要的是文明、包容的大都会形象。

世界上各地的企业都考虑来港成立公司,因为他们觉得香港法治好,专业人才够,政府清廉,效率高。如果他们要想走进大陆的话,香港是一个好的起点。可是现在发生了暴乱,居然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产生了这么暴力的行为,无可避免地影响外来投资者的观感,影响游客的选择。我们内地游客的数目一路在下降,他们选择到临近的日本、韩国去等等。和之前的“占中”等行为相比,这次的暴乱事件演变到了另外一个层次,是完全的暴力。

在国家发展的关键时刻,香港发生暴乱,让社会的撕裂更进一步,所以对整件事情我是很痛心很遗憾。

港区人大代表谈旺角暴乱:暴乱让香港社会的撕裂更进一步

范徐丽泰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事件的参与者都是什么人?我们也注意到,一些所谓“本土派”人士到现场滋事,还有不少年轻人走上街头。

范徐丽泰:在旺角暴乱的过程里面,现场忽然之间就出现了不少自制的盾牌,尖的竹竿等,新闻里也有报道,有货车运这些东西到旺角的街头去。试想,如果没有组织,这些货车怎么会运物资过去?谁在后面组织?

其中一个煽动这次暴乱的年轻人,他事后就躲起来了,结果警察在一个公屋单位内找到他,还在这单位内发现港币53万的现金。住公屋的居民,一般是收入少的,这个单位内为什么会存放着这么多现金?要来干嘛?这些都是问题。所以令人很自然的就想到,是不是后面有人在支持他们?甚至在煽动、组织他们?

这一次的暴乱,看到在互联网上有不断公开呼吁下,很多人都去了旺角,成了暴乱的参与者。网上反政府、港独的言论很多,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整天看着网上新闻的年轻人,就有一种想法,以为这个才是正路,要改变就这样做。其实我们看到警察抓到的一些人,除了一些是年轻的大学生之外,其他大部分抓到的青年人都是没有职业的,无业的。一个年轻人在香港,一个就业率这么高的地方,他竟没有职业,他的不满情绪你是可以想象的。所以很容易被人家煽动,被利用。

年轻人求改变 却走错了路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事件背后反映的深层次问题是什么?

范徐丽泰:有的年轻人觉得没有前途,在香港升迁的机会有限,内地的市场他又不熟悉,不知道怎么进入内地市场,薪水收入也不能在几年内买到房子。

以前的青年人觉得有很多机会,只要努力就可以上去,就可以安居乐业。现在的年轻人就觉得机会很少,所以就不满现实。可是他们基本知识有限,又涉世未深,所以就以为类似“占中”“暴乱”的行为是一条路。其实他们要求的是改变,改变现状,可是改成什么样子,却很模糊,只有“口号”,欠缺实质。这个就是背后的问题。

我觉得他们也是给人家误导的。回归以来,香港青年人对历史或国家现状的了解都非常缺乏。

港区人大代表谈旺角暴乱:暴乱让香港社会的撕裂更进一步

范徐丽泰在香港团开放日上与港区人大代表谭惠珠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您一直呼吁加强香港特区学生的“国民教育”,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范徐丽泰:不知道你们了不了解我们在教育模块上的设置,我们的高中有中,英,数和“通识教育”是必修课。“通识教育”有六个单元,其中一个是“现代中国”,可是这门课是没有课本的。

没有课本,那么教师如何教学呢?通常的做法就是从网上下载报纸的社论,很多是选择一些对我们国家持批判意见的社论,再加上考试题目也倾向这一类,这样“现代中国”的教学,就给一些倾向“泛民”的教师一个空间去灌输负面的国家观给我们的学生。这样情况形成香港青年人的国家观很薄弱。另外,由于特区的教育改革,越来越少学生选读中国历史,青年人的历史观也日益薄弱。

有的青年人的中国历史感、国家观念很微薄,所以才会叫出那些“港独”的口号。如果客观地去看,这些诉求第一是不可能,第二就是害自己。所以我希望做点事,让年轻人可以多了解一点关于国家的实际情况,这样想出来的东西不会太脱离现实。

店铺是“反水客”事件最大受害者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去年的这个时候,香港社会似乎也不平静。多次发生的“反水客”行为加剧了两地之间的隔阂,对“水客”的矛头也指向了不少普通到港游客。什么原因导致港人这种激烈反应?

范徐丽泰:为什么香港的居民这么反感“水客”?在香港拥挤,繁忙的地区,尤其在新界地区,他们摊放在地上的货物占据了公共通道。比如一个新界居民,赶港铁上班,没办法走过去,他们(水客)阻塞了道路,居民迟到的话,老板不会原谅的。所以居民心里面就很反感,这个是很自然的,换了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这样。可是问题是,为什么港铁没有去管理这条信道?是不是应该保证普通居民上下班道路畅通?所以这也是管理上不到位。

针对“水货客”,香港政府是有统计数字的,六成是香港人。一般市民没有这个概念的,自然地以为他们都是大陆人,“一签多行”,内地人拿了货回去,来回多次,运水货就赚钱。

这之后,“自由行”政策做出调整(向深圳市居民签发赴香港“一签多行”签注,改为签发“一周一行”),但是水客里面原本有六成是香港人,按照基本法规定香港人有出入境的自由,所以“水客”里面香港人的比例反而上升了。

从“反水客”开始,所谓的“本土主义”就开始名扬了。为什么我说他们是所谓的“本土主义”?因为“本土主义”原本是指保存自己的文化,语言及特色。现在的这种则是排外的,不想外人来,觉得外来人抢了我的资源,抢了我的机会。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如果从经济层面考虑,带来的负面影响有哪些?

范徐丽泰:实际上长期被损害利益的就是那些店铺,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旺角店铺的收入会受到影响。另外,游客是有选择范围的,不来香港,到日本、到韩国去,造成做游客生意人的生计困难。其实最受害的是我们住在香港的人,激烈的“反水客”行为等等造成了社会上的不安宁,香港整体经济发展被影响。

这些不理性、毫无分析能力导致的愚昧行为实际上就害了香港。他们中有的人就说,“为了要改变,大家都要牺牲”。牺牲的是别人的利益,影响的是普通香港人安居乐业的权利。

(政知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