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中央的年轻干部都调去哪儿了?

撰文|心音

自上海启动共青团组织改革试点后,团干部再度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他们的来历、去向、发展也都成了热门话题。

说到团干部,大家比较熟悉的多为团中央书记处的书记们,因为他们转岗后大多成了年轻的地方大员,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前不久介绍的孙金龙即是如此,当年他从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转任安徽省委常委,如今前往新疆工作,成为正部。

事实上,团中央的部长群体也是精英云集,他们是年轻的正局级干部,很多人三十五、六岁就走上局级领导岗位,由于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岗位有限,部长们也会在一定年龄转岗,这批优秀的年轻干部从政之路如何呢?

两会”期间,江西传来一则人事任免消息:李小豹任中共萍乡市委书记。李小豹是谁?这要从6年前的一次大规模人事变动说起。

2010年5月21日,《人民日报》刊文指出“领导干部要从基层来到基层去”。讲话提到,干部队伍中“三门”(出了家门进校门,出了校门进衙门)干部多、基层经验少的矛盾日益突出。之后中组部决定从各中央机关派出60名正局级干部到地方任职锻炼,李小豹正是其中之一,他由团中央学校部长调任南昌市委常委。

在团干部中,李小豹进步颇快,31岁正处,34岁副局,39岁正局。转岗到地方,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要机遇,他也很看重这次机会。在中组部的一次座谈会上,他坦言:“在团中央时,很多工作可以按部就班、等领导指示,但在地方,经常是遭遇战、突击战,需要当机立断的勇气和实时应变的智慧”。

2013年,李小豹就任萍乡市长。作为曾经的资源大市,萍乡面临资源枯竭、产业转型的难题,一度还受到官场腐败问题的困扰。李小豹上任后亲自率队到北京学习首钢搬迁成功经验,以求加快萍安钢铁公司转型发展,他的务实作风得到了当地官员们的点赞。

李小豹的从政之路在团中央部长中颇有代表性,与他同时期、同年龄段的团中央正局级干部转岗后,鲜有到中央机关工作的,大多数前往了中西部地区的地市任职,当起了“父母官”。比如同李小豹一批到地方锻炼的团中央组织部长万超岐,当时转任藏北高原的阿里地委书记,在那一批干部中,他年龄最小,去的地方最艰苦。万超岐主政阿里的几年时间里,国道219线油路全线贯通,省道301线开始铺油,昆莎机场顺利通航,狮泉河水电站建成,并网光伏电站投入使用,当地基础设施面貌为之一新。在作出突出政绩的同时,他个人的综合能力也得到了充分的提升,如今已出任自治区政法委副书记。

除了李小豹和万超岐外,类似的干部还有安桂武,从团中央统战部长转任吉林省吉林市委副书记,如今已出任吉林省发改委主任;陈光浩,从团中央学校部长转任四川南充市委副书记;阳向东,从团中央组织部长转任贵州安顺市委副书记,现任铜仁市委副书记,关海祥,从团中央城市青年工作部长转任重庆江津区委副书记,现为重庆市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说过,团中央书记处的书记多来自各行各业,有一定的基层工作经验。相比于这些书记,团中央部长们的经历则有所不同,他们大多一直在团系统工作,经历高校团委、团中央处级、局级岗位,虽然进步快,但鲜有基层工作经历,这也成为他们从政之路上的一块“短板”。

不论从中央培养干部的角度,还是从团干部个人发展的角度而言,转岗当地市领导,显然比继续留在大机关更有锻炼价值,正如李小豹所言“经常是遭遇战、突击战”,这样的经历可视作职业发展中的一次补课。而中央在培养他们的过程中也注重稳健为上,而非“一步到位”:团中央的部长们原本就是正局级干部,但转到地方后先从党委副职干起,锻炼充分后再逐步走向重要领导岗位,充分说明了多岗位历练的重要性。

习总说,干部干部,干字当头,后备干部不要放在温室里培养。当前对团干部的培养正体现了这样的思路,虽然看上去他们的进步脚步放慢了,实际上是走得更稳了;转岗时看起来是“降职”了、台阶增加了,事实证明,经过逐步锻炼后一样能担起重任。

各个领域的干部成长环境不同,身上都有可取之处。基层干部在基层深耕多年,不要因为年龄大一点就忽视他们的潜力;团干部长期在机关工作,不要因为基层经历不足,就挂在一边而忽略他们干事创业的冲劲。简而言之,就是要把“能干事、想干事、干成事、不出事”的干部用好!

资料来源:四川共青团、新华网、人民网、西藏新闻网、南方都市报

(长安街知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