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主官如何“赶考”全国两会?

地方主官如何“赶考”全国两会?

昨天,生猛的阿尔法狗再下一城,以两连胜的战绩把韩国国手李世石逼到了墙角。如果说首战之后还有很多高手不服,那么,昨晚估计是中日韩三国棋手们共同的不眠之夜。皇冠从他们的头上掉落,砸在人类的脚面上。段子手们的狂欢,完全无法掩盖人类的失落。人工智能所显示的不可思议的潜力,想来已经引起整个文明世界的关注。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的象征意义、它所预示的前景,在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昨天的推送中已经有过交代。今天,让我们抹抹伤感的小眼泪,说点别的事情。

每年的全国两会,都是媒体的演兵场。国内媒体都会派出自己的精兵强将,力图从两会上带回更多的独家消息。当然,这并不是容易的事。两会有着严格的安保措施和严密的采访程序,记者想要有所突破,就必须抓住一切机会。人民大会堂北大厅的“部长通道”,堪称兵家必争之地。一位女记者曾在一天之内,在通道上拦住了十位部长,因此被同行尊称为“拦部姐”。拦部长的做法虽然略有不雅,但效果真的还不错。部长就热点问题所发表的只言片语,有时就成了媒体两会报道的主菜。

地方团组的媒体开放日,也是两会新闻的富矿。平时难以谋面的书记和省市长,这时候一般都会接受记者的提问乃至“拷问”。比如,前几天在黑龙江团开放日的提问环节,有个记者就有点“蔫儿坏”,他在提问之前对省长陆昊提了一个“非分”要求:“我的问题有点难,希望你能保持笑容。”什么问题那么难,会让省长笑不出来呢?原来是哈尔滨天价鱼事件。当然,这丝毫没有难住陆昊,他的回答基本上可以得满分。他一再表示,天价鱼事件并不是“偶然现象”,甚至也不是坏事,因为“平时再多的教育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这种坦诚的、交底的回答,最自然地显示出对待热点事件的反思姿态。当此际,陆昊笑或者不笑,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近两年的全国两会上,最坦诚的莫过于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山西塌方式腐败发生之后,王儒林以救火队长的身份空降山西。一方面既要稳定政治大局,另一方面还要清理腐败的家底,担子确实相当重。今年两会上,王儒林讲了几个当地腐败的案例,把媒体乃至读者都吓了一跳。一个金融机构的董事长,让十多家企业共同出资将近4亿,从国外购买公务机以方便其使用。这位董事长生活奢靡,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这位董事长是谁呢?原来是小团伙“汾酒会”的重要成员上官永清。还有一位副市长,已经查实的贪腐金额高达6.44亿,超过当地9个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媒体稍加挖掘,就发现这位巨贪是有着“吕梁教父”之称的张中生。尽管我写过多篇关于山西政经生态的文章,但王儒林所说的例子还是把我惊着了。我又想起了那些可怜的点钞机,它们得累成什么样子,才能把成堆的赃款点清啊。

团组开放日,对地方党政主官来说是一个考验。心里有底的人,自然能够一笑而过。比如陕西省长娄勤俭,都快要把我的眼睛亮瞎了。他告诉记者,从今年秋季起,陕西将全面实施13年免费教育,“这点一定要办到”。陕西在那么多的省市中,经济社会发展并不是特别出众的,但在教育方面却如此舍得花钱,真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从历年两会看,如果某个地方在前一年度出现过焦点性事件,多半会被媒体“翻旧账”,地方主官也会提前备课。天津港特大爆炸是去年最为令人痛心的安全事故,天津市委代理书记黄兴国面对记者提问,也做了正面而细致的回答。在反思事故原因之后,他把爆炸事故比喻为“老师”,它敦促天津在危化行业监管方面织起更严密的网。我相信,他在两会上的表态,对天津人来说算得上一个心理抚慰。

直面问题需要政治勇气,也需要担当精神。在两会这样的万众瞩目场合,地方党政主官的赶考表现,会被无数人真真的看在眼里,进而形成一种公共评价。有的人面对刺耳的提问,宁愿绕着记者走,这其实并不是最好的办法。绕得过现场,绕不过舆论场。如果这些领导干部“旁听”过记者们在媒体群里的热烈议论,他们就会知道,最得体的赶考姿态只能是坦诚应对。在政治事务和公共治理越来越透明化的时代,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交底的呢?

(文/蔡方华)

(团结湖参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