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撒探会》对话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谭玲 家事审判改革广东先行

《小撒探会》对话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谭玲  家事审判改革广东先行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谭玲

“家事审判改革是必然选择”

《小撒探会》:现在家事案件的审判改革呼声是比较高的,有探索也有经验的积累,您认为家事审判为什么需要做一些改革?

谭玲:我深切地感觉到是一种现实的要求和为了破解我们审判难题的一个必然选择。我想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就是我们家事案件长期以来不断增长的趋势,逼得我们没有办法了。第二个就是家事案件和传统的民事案件相比,审理方式出现了一些新特点,这就要求我们审理家事案件的法官应该具备更强的素质。第三个就是,我们感觉到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大家可能觉得刑事犯罪案件,暴力犯罪案件会引起矛盾冲突的几率很大,其实不是这样的。很多恶性案子,都不是这几类案件,往往就是婚姻家庭案件。所以在这里我们就考虑婚姻家庭案件更多的是一种对人们心理,还有人文的一种关怀,可能在这个婚姻当中,他受到的伤害并不像我们外人看到的那样,所以他可能处理不好就会引发一些极端式的案件。这样逼得我们想去探索一条更加符合婚姻家庭这种特点的一种审理方式和方法,更好地修复大家的关系。

“家事案件中法院依职权取证”

《小撒探会》:广东省法院系统在家事审判中有哪些创新的措施?

谭玲:比方说我们在举证责任方面就更多地采用了法院依职权取证的方式,按照现行《民诉法》的规定,谁提出主张谁举证,举证责任都分给了双方当事人。但是在我们家事案件当中,特别是在涉及到一些家庭暴力案件,当事人她取证的能力,和她对法律的证明的规则,她认识上可能没有那么专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法院依职权去调取证据,降低了受害人的证明标准。

在其他方面我们还探索了,比方说一个案件离婚以后,离婚判决涉及到当事人的隐私,当事人不可能要出国,要留学,拿着一个判决书到处走,万一丢失了怎么办?我们就给他来了一个离婚证明,就一个很简单的证明,你在哪个案件当中的案号是多少,在法院已经离婚了,证明这么一个事实,他在有关部门去办一些手续他就比较方便,但是不影响他的隐私,也比较安全。

“人身保护令”禁止再次伤害

谭玲:还有就是涉及到未成年人的,如果在婚姻案件当中有未成年的,那么这些未成年人将来离婚以后判给谁,以后的回访制度,当事人要亲自到庭来说明问题的制度等等。那么这些探索呢,我们感觉到,特别是在家庭暴力案件当中,人身保护裁定,非常成功!后来在2012年《民诉法》修改的时候将人身保护裁定、人身保护令吸收进去叫做“行为保全”,以前我们在《民诉法》里面只有一个财产保全,然后它就来了个“行为保全”,因为我们是人身保护裁定是禁止你再伤害对方,还有一些其他的配套的一些措施。

《小撒探会》:好像全国第一份人身保护令就是香洲区法院发出的?

谭玲:对,我们珠海的香洲区法院。

《小撒探会》:也是一个试点?

谭玲:对,是一个试点,那么香洲区法院,一个法院发出的人身保护裁定都有100多份了,应该比全国各个法院加起来的总数还要多一些。这方面的尝试还是比较成功的,各种人身保护裁定它都做过。

珠三角地区的试点经验

《小撒探会》:家事审判改革在广东省内选了多少试点,是基于什么考虑来选择这几个法院做试点的?

谭玲:我们最早是在2010年的时候,选了6家基层法院加一个中级法院,那么这6家基层法院,比方说是我们广州的黄埔区法院,珠海的香洲区法院,东莞第二法院,中山第一法院等6家法院,然后加上一个中山市中级法院。

要进行这样一种改革的话,首先要有能够改革起到作用的基数,案件的基数,和家事案件的各种类型都要有。你要有基数,这样试点出来以后大家才能从中总结经验,进行推广。所以大家看一下基本上还是珠三角的法院比较多,因为我们家事案件集中的还是珠三角的法院比较多一点。

第二个考虑就是,既然是改革试点,试点的过程当中,我们是摸索着前行,因为工作在一步步地完善,你在试点的过程当中,可能方向是没有错的,但是方式可能需要调整,因此我们想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把我们试点的成本降到最低。

那么第三个考虑就是,目前我们广东省的情况,基本上是珠三角的法官相对来说他经历的案件类型多、数量大,他的业务各方面的水平相对来说提高得快一点,那么这样他们总结出来以后,对其他欠发达地区有一个指引的作用。

“家事审判改革首先要改司法理念”

《小撒探会》:家事审判改革应该从哪里改起?

谭玲:我觉得首先改的是一个司法理念的问题,因为我们原来的理念,法官就是判断是非,谁是谁非,一刀两断。但是家事案件,他是基于财产、情感、孩子的家庭成员之间的重构一种关系,所以我们不能用一个简单的财产类型的案件,简单的一个赔偿类型的案件,去一刀两断地做出这么一个简单粗放的结论。所以我觉得司法理念要转变,转变到一种人文的关怀,对家庭成员每个人的人文的关爱,甚至对他们的一种安抚,对他们帮扶的这样一种司法理念上来。

因为有这样一个理念,我们要去重构一种家庭成员之间的和谐关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审判机制做出相应的调整,审判队伍要做出相应的调整,法官还要去补充什么样的经验,还要去补充什么样的知识。

《小撒探会》:我看很多法官都在学心理咨询师,考资格证。

谭玲:对,他们有些已经拿到了心理咨询师的一些资质,资格证,然后他们拿到了以后就便于他们更好去洞悉当事人的内心世界,比如说我们在家事案件当中,我们还涉及到学习一些香港啊、境外的这样一些先进做法,财产申报制度,为什么要现在申报财产呢,申报财产一个是考验双方当事人的一个诚信程度,第二个也是避免在婚姻的过程当中,一方万一转移财产,另外一方受损害怎么办呢?我们就先来做这项工作,所以这些呢,我觉得是从小理来说,是让这个家庭,就是发生问题的这个家庭妥善地处理他们家庭成员之间的纠纷,从大理来说,我们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和谐、安宁,甚至是为了引导大家诚信社会的构建和人与人之间的这样一种和谐关系的建立。

“动员全社会力量推行改革”

《小撒探会》:从开始的尝试到后来出成果,这5年来的家事审判改革,您觉得广东省取得的成效是什么?

谭玲:因为我是学这个专业的,从理论到实践,那么我自己的一个感觉就是术有专攻、学有所长,那么家事,我们改革试点到现在,我们在全省基本上构建了一批专业化的家事审判的团队,我觉得这是我感觉到比较欣慰的。因为我们从事家事的法官他们非常地辛苦,但是家事案件你知道我们为了把它处理好,可能有时候周期比较长,而且有时候还要需要去调解,需要去做细致的思想工作和心理辅导,所以他们非常地辛苦,没日没夜的,但是我们尽量想办法让他们去进行一些专业化的培训,心理学啊、伦理学啊各方面的知识的培训,对他们是一个很好的提升,所以这支队伍基本上开始建立了一个专业化的队伍,是我感觉到比较欣慰的。因为有了这样一支队伍的话,来处理这个专业的案件就更加得心应手,也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在这类案件的处理上的统一裁判制度,那么这样处理下来,大家熟了以后,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这样他们速度也就上去了,大家的反映也好了,整个社会也就稳定了。

我们在全省基本上构建了一批专业化的家事审判团队,我觉得这是我感觉到比较欣慰的。第一,这两三年我们基本上没有发现什么恶性的家事案件了,很极端的家事案件就没有发生了;第二个,我们因为开始要配套一些硬件还有一些软件,我们动员了全社会的力量,比方说妇联的同志可以作为我们的人民陪审员来介入我们家事案件的的审理。另外,我们在妇联相关的部门,做了一些调解室,家事案件大家一起来进行调解,然后我们还去引进了一些社会的志愿者和义工,来做我们的心理矫正、心理辅导,心理咨询。

还有,比方说我们在前期试点当中的人身保护裁定,申请下来以后,我们就要送一份执行通知书,去公安机关派出所,或者街道,那公安跟我们之间也是一个协调啊,如果当事人有家暴,他们再一报告的话,公安就出警了,这样的话就有效地遏制有暴力倾向的人对受害人的再次伤害。所以我觉得这几年我们这样子工作做下来以后,有了一支专业化的队伍,有了一个比较好的我们的一个审判的专业的机制和一个审判程序,有了一个社会的全联动,把社会都来联系起来来关注我们的家庭,来关注我们这个社会的细胞,所以这几点我就感觉到还是很欣慰的。

《小撒探会》:我们有一张心愿卡,请您写下自己在2016年的法治期待。

谭玲:法治2016,我期待——家事无小事,小家睦,大家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loex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