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僵尸企业如何界定?去产能难点何在?

GDP增长区间管理的价值何在?维持在6.5%以上有何条件?

厉以宁、林毅夫、李毅中、李稻葵、梅兴宝、袁伟霞如是说

厉以宁: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学者

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与其“养”亏损企业不如“养”职工

针对“去产能过程中,职工下岗怎么办”的问题,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学者厉以宁6日表示,与其养亏损的企业,不如养职工。因为职工生活有着落,经过培训可以重新到工作岗位。

根据相关安排,这次中央财政将拿出1000亿元资金,重点用于“去产能”企业的职工安置。企业破产后变卖资产,钱首先可用来安置职工,涉及转岗、培训、再就业等。

李稻葵: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货币宽松时银行不能“掩盖错误”

“一定要给银行明确明确的信号,要求它们不要再去搞以新换旧的贷款”,李稻葵6日告诉记者,去产能过程中可能形成不良贷款,银行该破产、该重组的债务就要行动。他还表示,今年货币环境稍微宽松一些,其实就是给银行一个信号,“你可以搞贷款,但是千万不要掩盖错误,历史上出现的错误贷款就得退出、重组,承认你犯错误了“,不要用新贷款去掩盖。

GDP增速区间,为地方提供宽松环境

李稻葵6日向记者表示,2016年的GDP发展目标设定为区间,一是考虑到中国经济进入到一个比较复杂的调整阶段,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越来越多,给一个区间而不是某一个点,可以更有弹性,为经济按规律发展留出空间;二是增长区间也可以给地方政府一个更加宽松的政策环境,使各地不用必须按某一个增速去执行,更可以发挥因地制宜的作用。

林毅夫: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

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维持6.5%以上的增速完全有可能

林毅夫6日向记者表示,2016年GDP增速区间设置在6.5%~7%,这里6.5%仅是底线,从目前情况看,GDP增速高于6.5%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有很好的投资机会。即使有产能过剩的问题,但还可以产业升级,继续投资基础设施,改善环境,推进城市化。这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最大的差异,发达国家经济下行的时候没有好的投资机会。

与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有很多的投资资源。政府的负债率占GDP比重不到60%,在全世界属于最低的国家之一,民间储蓄率达50%,外汇储备3.3万亿美元,这是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差异,其他发展中国家有好的投资机会,但投资的资源经常不足。

有了合理的投资增速,就会创造需求和就业,收入和消费会继续增长,如此,中国维持6.5%以上的增长速度是完全有可能的。

李毅中: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信部原部长

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供给侧改革,也要重视技术改造

李毅中5日下午表示,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将全面提升经济基础指标,不仅拉动需求,而且提升供给侧的综合效应。

工信部2009年到2015年的技术改造数据显示,中央财政拿1个亿,可以带动20亿投资,这20亿用于技术改造,项目投产后可新增工业产值30亿,新增利润3.1亿。

“有个概念叫增量资本产出率,就是GDP每增长1元需要多少当年增量资本来支撑”,根据他的计算,GDP每增长1元只需2.4元技术改造投资,但却至少需要6元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技术改造项目的销售利润率大约是10%,而去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利润率是5.57%。

根据李毅中提供的数据,去年我国技术改造投资大约占工业投资比例42%,比上年增长14%;而美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技术改造投入占工业投资投入的69%,西欧那些国家占50%~60%。

李毅中建议国家加大技术改造力度,这不仅是结构调整的重要方面,也是发展工业的战略取向。

高技术产业占比太小,还要加快

李毅中5日下午在小组会上表示,新产业增长快,“但增长的这一块补不上传统产业掉下来这一块,所以我们处在下行压力。”

近两年,高技术产业的增加值增速始终比工业增加值的增速快5个百分点左右,高技术产品的产量大幅增长甚至是成倍增长。而且,高技术产业的投资增幅也比工业的7.7%高,高技术产业的投资增速都在15%左右。“但问题是它的比重很小”,高技术产业在制造业增加值中所占比例去年只有11.8%,战略性兴新产业在GDP中的比例规划是去年年底达到8%。

他建议“十三五”新旧动力转换期,新兴产业的发展要加快。

钢铁煤炭峰值已过,过剩不是周期性的

李毅中5日对记者表示,现在的钢铁、煤炭过剩是绝对过剩,不是周期性的。前十几年说产能过剩,但钢铁和煤炭的产量还在上升,供不应求;但最近两年,钢铁去年产量下降2.3%,消费下降5%,煤炭两年产量下降3%左右。钢铁和煤炭的峰值已经过去,今后肯定是往下走的。“现在不是周期性的,是结构性的产能过剩。”

对“僵尸企业”的界定要有标准

对僵尸企业的界定问题,各方都很关注。李毅中表示,这方面要有具体的标准,要可操作。要运用法律、技术、经济的办法,规定能耗指标、排污指标、质量指标、安检指标。

“这是国家的法令,你没有达到,限期你半年技术改造,半年以后还不行,那不客气了,你就得退出”。据李毅中介绍,工信部过去对钢铁有几个指标,400立方米以下的高炉、30吨以下的电炉和转炉要关,还有其他指标,但其他指标强调得不够,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在就是要加上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等指标,更多用这办法”。

国家政策予以支持,中央财政将拿出1000亿元资金,用于职工安置。部门要落实很多政策,但还是要落实责任、落实到产能过剩的省市、行业、企业,“既然中央提出来了,五年纲要关1亿-1.5亿吨产能,那今年关多少、明年关多少,得有个时间表。关谁?要落实计划。”

梅兴保: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

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去产能”是供给侧改革的难点

梅兴保5日对记者表示,供给侧改革中的五项任务里,“去产能”涉及地方、部门及企业各方利益,是重点和难点。对地方来说,“去产能”会影响税收和就业;对企业来说会降低效益;银行则会考虑企业欠银行的债怎么处理,牵涉到银行考核和利益问题。

银行业要与“去产能”企业共度难关

梅兴保5日向记者表示,去产能过程中银行业应与企业共度难关。他建议:一是核销一些呆坏账;二是对无法核销或关闭的部分,把债券转成股权,这一方式可以针对东北、山西等钢铁、煤炭为主的地方;三是金融机构应该贷款支持龙头企业对限产能、去产能的企业兼并重组。

袁伟霞: 全国政协委员、武钢科技创新部副部长

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钢铁业产能进入拐点期

在钢铁行业工作多年的袁伟霞曾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末钢铁去产能过程。6日她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告诉记者:此前钢铁去产能,但每年产量仍在增加,但这一轮和以往不一样。

去年钢铁生产量下降了2%左右,“这是在我们增长了二十多年后的第一次下降”,而从国际经验看,此前其它国家也经历类似过程,欧洲的钢铁产能,就经历了从2亿吨减到目前七八千万吨的过程。

钢铁行业与社会经济建设息息相关,高速公路、高铁、火车站的建设推动钢铁发展,但这些都是在一定的时间段里:“我们不可能永远以这个速度增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也由快速增长期到平缓期”。

所以在袁伟霞看来,中国的钢铁产业,也进入了这样一个拐点时期。

钢铁企业兼并重组面临难题

全国很多省市区都把钢铁作为支柱产业,企业为地方交税,如果它被其他地区企业兼并,“税收就交到别的地方去了”;大家觉得被兼并就有种失败感;在当前困难的情况下,一家企业选择兼并对象时,希望兼并对方的优质资源,对于被兼并方,优质资源被拿走,剩下的部分又该如何解决。

此外,目前部分钢铁企业的吨钢环保投入差距达数倍,影响到企业间的公平的市场竞争,在钢铁行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很可能最终对于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形成副作用,环保投入低的企业产品成本低,盈利能力强,让市场成为劣币驱良币的无序环境。

在兼并重组中,政府与市场都需要,政府要引导,但政府不能越俎代庖,不能强迫企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