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委书记省长回答了哪些“沉重问题”?

3月6日下午,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在驻地召开,继续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会议向境内外媒体开放,“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也是其中一员。在现场,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和省长李小鹏回答了媒体提出的多个“沉重问题”。

3月6日下午,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在驻地召开,继续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会议向境内外媒体开放,“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也是其中一员。

因众所周知的“塌方式腐败”以及在经济上遇到的下行压力,山西团备受媒体关注,今天现场,有近百家媒体到场报道。

山西省委书记省长回答了哪些“沉重问题”?

会议共分为两个环节,先由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长李小鹏主持代表发言环节,第二阶段由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胡苏平主持媒体提问部分。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吴政隆和全国人大代表、大寨集团董事长郭凤莲等人先后发言。

郭凤莲在发言时称,过去一年,山西不仅遇到了经济风险,在政治上也遇到了塌方式腐败,给山西领导和广大人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对省委书记王儒林和省长李小鹏的“考验”在提问环节,按王儒林的原话讲“问题都比较沉重”。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记者提问大多与反腐有关,其中前三个问题全部点名王儒林回答。而省长李小鹏被点名回答的则是另外一个沉重的话题--山西经济困境。

王儒林引用从未公开报道的案例谈“反腐问题”

山西省委书记省长回答了哪些“沉重问题”?

“政事儿”注意到,王儒林在回应记者有关反腐问题时,用了很多数据和案例,以此描述山西的腐败状况和反腐成绩单。

王儒林回应的第一个问题中同时包含了两个“沉重话题”:山西经济下行与反腐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王儒林先讲述了腐败对经济的腐蚀作用,称腐败是严重破坏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并用三个案例来说明。

第一个案例的主人公是一个省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在给企业贷款的时候,他要求企业额外出2%的顾问费,支付给他控股的公司。他还以银行的名义发起成立了基金会,挪用资金,让自己的公司使用,非法获利。他还组织了12家企业,各出资3420万元,花了3亿9000万,从国外购买公务机,方便自己使用。他生活奢靡,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

王儒林在点评这个案例的时候讲,这样的腐败越多,腐败成本就越高。我们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要去企业成本,更要去腐败的成本。

第二个案例的主人公是一位被查处的厅长:有一个素不相识的老板找他办事,他不同意,老板就从他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写上给你3000万,干不干?厅长看完之后,老板马上把它塞到嘴里、吞到肚里去了,厅长一看:此人可靠。事办了,3000万也如数收到了。

在点评这个案例时,王儒林表示,这样的腐败严重影响了市场对资源的配置的决定性的作用。这样下去,不是最优秀的企业能拿到资源,而是最能送钱的企业拿到资源。

第三个案例的主人公是一位落马的副市长:在北京看中了一套一千多万的别墅,让老板专程到北京来给他送钱,买下了这套别墅,这位落马的副市长目前被查实的贪腐金额是6.44亿,这个数额超出了山西九个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王儒林称,这种人不仅严重破坏经济发展,而且直接败坏干群关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儒林讲到的上述三个案例细节,此前没有在媒体上公开报道过。

在谈到反腐败对山西经济有没有影响时,王儒林表示,山西的实践证明,反腐败净化政治生态,驱逐劣币找到良币,有利于广大干部干事工作的积极性。

王儒林称治理塌方式腐败问题,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交给的新一届山西省委班子的重大政治任务。他还用从2014年9月到今年1月的反腐成绩单,来证明山西的反腐决心: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28668起,处分31164人。这其中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查处的厅局级干部129人,移送司法机关34人。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查处的县处级干部1565人,移送司法机关157人。

在回答“反腐存在哪些难题”的问题时,王儒林称“减存量”难度更大,更棘手,任务更艰巨。为了减少腐败存量,在全省开展了问题线索大清理,力求把山西发生系统性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的底子清出来,不定指标,上不封顶。

谈到用人问题时,王儒林也用数据来比对说明:去年这个时候,由于多种原因,我们省管干部空缺300多个,但省委没有急于选人用人,而是从清理两支队伍着手,整顿用人腐败和用人不正之风问题。这两支队伍一个是组织,一个是纪检干部队伍。先要解决打铁先要自己硬的问题,去年全省组织系统处理问题干部305人,纪检系统排查处理问题干部是534人。到现在,省委一共讨论任免干部828人次,其中提拔266人,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说情、打招呼、跑官、要官、拉票、贿选、买官、卖官的情况,初步实现了选人用人的风清气正。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当有记者第一次向王儒林问到非反腐的山西文化问题时,王儒林笑言:刚才记者朋友问了我这么多问题,基本上都是比较沉重的话题,您这个问题就不一样了,终于说到了我们山西的文化问题,所以我感到很高兴。

李小鹏在会议结束后被记者层层包围加问题

与省委书记王儒林不同的是,省长李小鹏被点名回答的大多是山西“经济困境”的问题。

李小鹏在回答第一个“山西经济很困难,如何确保民生保障民生?”问题时,先坦诚面对过去一年山西的经济困境:2015年,山西的经济处在最困难时期,这体现在财税方面,财政收入下降很明显,全省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了9.8%。

分析原因时,李小鹏称主要是煤炭产业的下降造成的:煤炭的价格已经连续55个月下降,2015年底,煤炭全省的平均综合售价是263块,比上一年下降了23.3%,比历史最高点2011年的5月,减少了393块。可以想象,如果60%的煤炭价格都跌走了,对于煤炭行业的打击有多大,对整个经济的打击有多大。

如何扭转经济下行的局面?李小鹏表示要做好两篇文章:一篇是做好煤的大文章,清洁高效的利用煤炭;另一篇是做好非煤的大文章,结构调整、动力转换、方式转变、做强做优做大。

如何破除“煤炭难题”?李小鹏称要推动煤炭的消费革命、供给革命、管理革命和科技革命,还要扩大煤炭的开放合作,打赢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战。

非煤方面,李小鹏表示要可持续发展,逐渐做大。无论是实体经济、文化、旅游、还是金融;无论是生产型的服务业,还是生活型的服务业,非煤产业也都要加快发展。特别是要做大做强文化旅游、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食品医药、现代服务业七个大的方面,在这方面我们也制定了低炭行动计划,制定了新兴产业三年发展的滚动规划,下一步我们要根据“十三五”规划编制加强产业布局的调整,加大政策支持的力度。

展望未来时,李小鹏给山西这样打气: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什么样的下行压力都压不垮我们,什么样的困难问题我们都能够克服。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散会后,几乎所有记者同时冲向王儒林和李小鹏就坐的主桌旁去采访,但王儒林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迅速退场,而李小鹏则被记者层层包围,追加问题。

山西省委书记省长回答了哪些“沉重问题”?

追加的第一个问题有关于他个人,记者让李小鹏评价“有人曾在超市偶遇并拍到他”的新闻。李小鹏回应称,这是常态,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在回答完追加的几个问题后,李小鹏双手合十向媒体说抱歉,表示以后还会有采访的机会。说完,与省政府秘书长廉毅敏等人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离开会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马俊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