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市长贪腐6.44亿,王儒林怒斥的三个巨贪是谁?

他们的为官之路看似顺风顺水,实则危机四伏。从偏离正常轨道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后来的结果。

3月6日下午,在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山西省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回答山西经济下行和反腐败关系时,举了三个例子,分别提到了三个人:一个是去年被查处的省某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此人曾让企业花3.9亿为其购买公务机;一个是某厅长,一老板向其行贿三千万,并吞掉行贿字条,此公赞其“可靠”;最惊人的是某落马副市长,贪腐6.4个亿,“超九个贫困县财政收入。” 这三个人可谓个个能贪腐,人人有奇招。但他们是谁,他们还有哪些出格之举,王儒林并没有提及更多。沸腾不妨根据已有线索按图索骥,对他们的身份做一点考证。

贪腐6.4个亿:吕梁落马副市长张中生?

王儒林对贪腐6.4个亿的官员的表述中有一个关键词:副市长。查证可知,十八大以来,山西落马的副市长除了张中生外,还有晋城常务副市长王树新,大同原副市长靳瑞林。后两者现在除了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外,并没有更多的信息被披露。

一个副市长贪腐6.44亿,超过九个贫困县财政收入。这个神秘副市长一经提出,就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和猜测。沸腾梳理资料认为,这一副市长所指应当为原吕梁副市长,“吕梁教父”张中生。据此前《财经》等媒体的报道称,“据知情人士,其涉嫌受贿额超过6亿元,涉案额目前已超25亿元,已知有11位煤炭富豪向其大额行贿。”人送外号“吕梁教父”。

“涉嫌受贿额超过6亿元”与王儒林所说的“查实副市长贪腐金额6.44亿元”非常相似。

副市长贪腐6.44亿,王儒林怒斥的三个巨贪是谁?

张中生1952年出生于山西主焦煤产地吕梁柳林县,中央党校函授本科学历。1969年,张中生担任中阳县粮食局的保管员,此后一直深耕于中阳县34年,2004年7月升任吕梁市副市长。

张中生是非常典型的煤矿贪腐官员。无论是在中阳县,还是吕梁市,他都一手主导煤矿企业审批权,充当煤矿保护伞。

张中生担任吕梁市副市长的10年间,恰逢“煤炭黄金十年”,其在吕梁一度“一句话就能决定煤矿开闭或兼并”,因此被称为多名矿老板的“教父”。

2008年至2010年,吕梁完成了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但这种行政力量主导的资源配置导致了寻租。部分民营企业家对拥有审批决定权的官员大肆输送利益,张中生从中疯狂渔利。

据悉,一些吕梁的民营企业家给张中生行贿时,竟然使用大额承兑汇票。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张中生在吕梁离石、太原、北京、上海、珠海等地均有房产,包养情妇数人,甚至有人称他积累财富或达百亿。

山西省纪委通报张中生的问题时,采用了6个“严重”、两个“特别”。有媒体报道,一位吕梁的处级干部称,吕梁市委常委会已经内部通报了张中生的案情,受贿额超过6亿元;另一位接近山西省检察院的消息人士则称,张中生涉案金额超过25亿元。在本地论坛上,长期流传着,“张中生作为副市长架空一把手”的说法。因此,有人为其总结说:“级别是苍蝇,但问题比老虎还大。”

3.9亿购买专机:原山西国投董事长上官永清?

查看上官永清履历,她从2009年2月担任晋商银行董事长,2014年7月又被任命为山西国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这正好符合王儒林口中的“省金融机构董事长”的身份。而据此前《中国经营报》的报道,上官永清是山西“飞行俱乐部”的重要成员,这一点,也正好对应王儒林“成立飞行俱乐部”的说法。 至于“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也比较符合其女性身份的特征。 王儒林提到此人的落马时间是去年,考察相关信息,上官永清正是去年7月23日晚被中央纪检部门带走。时间上吻合。 综上可以确定,王儒林提到的落马金融机构董事长正是上官永清。

副市长贪腐6.44亿,王儒林怒斥的三个巨贪是谁?

据其履历,上官永清出生于1963年,1982年毕业于山西财经大学,也就是说她十五岁就考上了大学。更厉害的是,她从一毕业,就以十九岁之身担任了临汾地区工商银行副行长,简直官场神童。不过,也有人曾举报其履历造假,指其实际出生于1959年。 公开报道显示,她自小随在临汾当干部的父亲在临汾长大,是“官二代”。在多年的宦海生涯中,上官永清与地方高官、商人牵连颇多, 还是山西“飞行俱乐部”及山西“汾酒会”两个圈子的重要成员,被称为山西政商链接中“关键一环”。 在被查处后,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抄出70箱纪念币,有面额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币、面额100元的龙币等。

赞行贿老板“可靠”:原山西国土厅长刘向东?

“一位被查处的厅长,有一个素不相识的老板找他办事,他不同意,老板就从他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写上给你3000万,干不干?厅长看完之后,老板马上把它塞到嘴里、吞到肚里去了,厅长一看:此人可靠。事办了,3000万也如数收到了”王儒林在讲话中透露的一个重要信息是,“一企业老板向其行贿三千万”,可以推测,此落马厅长受贿金额至少在三千万左右,而且依此胃口看,其身家甚巨。 查阅资料可知,十八大以来,山西落马的厅长有:原国土厅长李建功,环保厅长刘向东,连续两任的山西省交通厅原厅长王晓林、段建国,还有煤炭厅长吴永平。 这几名厅长中,与王儒林口中的落马厅长特点最相符的就是原山西国土厅长刘向东。

副市长贪腐6.44亿,王儒林怒斥的三个巨贪是谁?

从公开报道可以找到他们之间的联系。 有媒体曾以“身家近亿举报缠身”为标题报道刘向东被查。王儒林此前一段讲话视频也提到,山西一位厅长被双规时,“从他身上、车上、办公室、住所、租赁的房屋等多处起获了巨额人民币,和各类外币、银行卡、存折、黄金等等,光这些真金白银就有1.5个亿,还有大量字画、玉器、古董和多套房产。这些涉案金额不下两个亿。” 而据数名山西官场人士确认,这名疯狂敛财的“亿元巨贪”,正是山西省环保厅原厅长刘向东。王儒林再次提到此人,并非偶然。何况,一次性受贿三千万的“壮举”,与其亿万身家的身份也庶几符合外界想象。 刘向东也是一名官二代。其父曾担任山西省厅级干部。或许也正是因为出身于官宦世家,他的仕途才走的风生水起。公开报道显示,刘向东从山西大学毕业后,当过几年记者,之后便进入仕途。28岁成为太原市第一商业局副局长,36岁跻身厅级干部行列。 从商业局副局长到山西省贸易厅副厅长,再到山西省环保厅厅长,出任省委巡视组一组组长,刘向东的从政之路看似走的顺风顺水,但实际上他的仕途早已暗流涌动,偏离了轨道。 在环保厅长任上时,他曾用环评权力为富商郎凤娥抢夺订单,并从中收取大量贿赂。也正因为官商勾结,在短短几年内,他才积累起亿万身家。 成为坊间谈资的还有他的私生活。据知情人士透露,刘与妻子长期分居,数年来两人仅在儿子婚礼上有过一次共同露面。而私下与刘同居的,则是一位东北女子。为出入方便,刘向东从不用环保厅配备的公车,而是开着自己的普通轿车出入两人居住的小区中。王儒林为何选择这三个案例?

王儒林提到的这三个贪腐大蠹,其为官之路看似顺风顺水,实则危机四伏。从偏离正常轨道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后来的结果。他为何要专门提出这三个案例?从数额上看,这三个都是过去落马官员中最触目惊心的,贪腐事实惊人。而从类别上看,三个又各有所指:张中生仅仅是个副市长,仅仅依靠煤炭审批权就能疯狂敛财6.44亿。这一案例证明,在市场体系中,不受限制的行政权力将造就绝对疯狂的腐败。上官永清则是通过权力,强迫企业为其买单,这样的主动寻租行为,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发展,侵犯市场主体的基本权利,增加企业的成本,这才是山西经济沉沦的主要原因。而刘向东,则是以贪腐彻底颠覆了市场经济的规律,优胜劣汰的基本规律失效,变成了“塞钱多者得天下”。这三个案例,从制度、企业成本和竞争规律三个角度,阐述了不受限制的权力对经济发展的严重破坏。2015年,山西GDP排名全国倒数第二。明面上,经济,成了山西的最大问题。但王儒林的讲话指明,所谓经济问题的背后,仍然是权力问题。腐败,才是导致山西沉沦的罪魁祸首。王儒林是在论述山西经济与贪腐的关系时讲到他们的,也可知,没有一个正常干净的政商环境,经济是发展不起来的,没有正常的政商环境,任何一个区域都有可能重蹈山西覆辙。

政治与商业,做不到泾渭分明,就只能一起滑入深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vwshua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