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不能笑着回答的问题”为何那么多

两会新闻大战的背后,是公众对热点问题关切的眼神,是社会对高层表态的饥渴。

两会期间,很多早前大家关注过的热点问题,再次受到不同程度的关注。不过,与热点事件发生之时不同,这次我们可以从主管部门领导的口中听到他们的看法和态度。这些表态,层级更高,也权威性也更强。

比如,卫计委主任李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回应号贩子问题时,表示“我要感谢那位姑娘,一声吼,推动了老大难问题的解决。”

在黑龙件省代表团开放日上,针对哈尔滨“天价鱼”事件,省长陆昊表示,“天价鱼”事情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它说明黑龙江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基层干部和一部分市场主体,在树立接受监督,特别是社会监督、舆论监督方面的意识上有一定差距。陆昊:“这恰恰也给了我们一次改进工作的机会。”

我们看到,不管是李斌,还是陆昊,对自己管辖领域内出现的问题都有清醒的认识,坦诚面对而不回避,并且都把这些极端事件当作解决问题的契机。

我还注意到记者向陆昊提问时一个有意思的细节。记者发现陆昊一直没有笑,于是对陆昊说,“我希望您能笑一下,因为我要问的问题都是黑龙江比较难的问题,我怕您不能笑着回答。”

前两天,傅莹在人大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关于环境的提问时,也提到“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都很少笑的,我认为他‘压力山大’。”

这些不能笑着回答问题,大多也是一些“老大难”的问题,不仅民众身受其苦,主管部门也头疼得很,主管领导更是压力山大。它们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因为某个事件而爆发一次。

如果医疗资源过度集中的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再多的号贩子整治措施,恐怕都只能治标。而不管是青岛的“天价虾”,还是哈尔滨的“天价鱼”,背后都是旅游市场的失范,监管部门的失职。

主管部门在平时治理过程中肯定也做了不少功课,但是极端事件的发生,很容易刺激公众的情绪,使之前的成绩被忽略不计,酿成一场又一场舆论风波甚至舆论危机,严重损害地区和部门的形象。

对于这些领导干部“不能笑着回答”的问题,我们也深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问题的解决并不会那么快。其实,很多公众的要求病不高,可能只是想要知道主管部门、领导干部怎么说,将要怎么做。

领导干部们回应社会关切的过程,其实也是与民众沟通、互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民众的误解被消除,谣言不攻自破,极端情绪得到释放,政府和民众的关系得到改善。

两会期间,记者们得以在这样一个相对固定的时间段内,比较集中的场合,见到很多平日里想采访而不得的官员,追问他们一些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听听他们的看法和意见。这样的机会,尤其难得,所以年年两会,新闻大战都非常激烈,记者一个比一个拼。两会新闻大战的背后,是公众对热点问题关切的眼神,是社会对高层表态的饥渴。

记者云集、民众瞩目的两会,是一个很好的新闻发布场所和传播平台。所以,也有不少官员,利用两会平台,以代表团开放日等方式,主动对一些问题阐明立场。但尽管如此,遭遇记者的“围追堵截”,被追问一些敏感、尖锐的“不能笑着回答的”问题时,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如果热点事件发生之时,主管部门便能够及时、全面地回应民众的关切,满足民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如果领导干部们能够更频繁地与媒体、民众沟通,交流,及时地表明态度和立场,而不是等到像两会这样一个避无可避的场合才来发声,那些“不能笑着回答的问题”恐怕早就被消化掉了大半,官员也不着在两会期间承受如此大的压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vwshua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