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全国人大代表“成长记”

中青看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越来越多年轻的面孔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们所思、所想、所表达,你是否了解?

80后全国人大代表“成长记”

3月4日,北京,全国政协委员、上交所理事长桂敏杰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经济界别小组讨论。本报记者 赵迪/摄

扎着头发,穿着黑色套装的常海霞,就像邻家女孩,特别爱笑,却不善表达。

2013年,第一次来到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时,裕固族人大代表常海霞会低着头一路小跑,躲着记者。“以前,接受采访时担心说不出话,我总会以最快速度冲过去,现在已经淡定了许多。”

1987年出生的她,是甘肃代表团中年龄最小的代表。当选时她还是村官,如今自己养羊创业。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一到开会她就纠结——到底要不要发言?说吧,担心说不到点子上,不说吧,又担心履行不好职责。

“记得我谈了劳动力技能培训的话题,举了身边的例子。”她说,“后来有代表就提醒我,认为我对情况的掌握并不全面。”

现在回头看,常海霞觉得自己只看到了当地情况。因此,她改变了调研方法。这几年,常海霞时常开着车,一头扎进牧区调研。

她连续提了几个关于环保的建议,她说:“其实牧民对环保问题是最关心的,生态环境被破坏导致畜牧饲养量下降,直接影响了牧民的收入。”

甘肃代表团还有一名80后代表马雪花,由于年龄差得不多,她与常海霞是好朋友。

当听说记者要采访她时,马雪花有些紧张:“面对摄像机我脑子会一片空白。”

她是保安族的一名中学教师,平时经常上讲台。一次人大分组审议时,正好有领导人在场,马雪花与其他代表讨论问题时,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

“说话声音都颤抖了,自己能听出来。”她笑着说。

现在,只要有集中调研或者培训活动,她都报名参加。有时候,就连接孩子,也会在校门口与家长们讨论教育问题。她觉得,以这样的方式可以听到最真实的声音。

1992年出生的铁飞燕,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找不到感觉,不知道从哪方面去关注问题。”2013年,她刚当选人大代表时压力有些大。当时,铁飞燕是收费站一名普通收费员。

80后全国人大代表“成长记”

那时,她听群众反映,农村低保发放存在问题,想了解一些情况,就让村里提供一份低保名单。可是,村里以名单正在整理为由搪塞她。

“我知道这样调研肯定了解不到真实情况。”铁飞燕说,经过这次教训之后,她改变了策略,比如她想提关于留守儿童的建议,就找到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支教团队,请他们到云南昭通山村支教,做调研,请他们给自己支招。铁飞燕说,还是要用有说服力的事实来支撑观点。

她认为:“别人越不愿意面对的问题,我们越是要关注,毕竟回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铁飞燕头上虽然顶着全国年龄最小人大代表的光环,但是她也曾遇到过质疑。以前调研的时候,有人觉得她在“走秀”,摆一摆人大代表身份而已。

“我并不觉得苦恼,这很正常,这并不是针对我个人,只要年轻人当选了都可能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能做的就是通过行动回应,我们是要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的。”铁飞燕表示。

1986年出生的陕西代表团人大代表叶瑜,是一名村官。当选人大代表时,她对如何履职也不了解。

“我参加履职培训,自己也学习法律,了解了如何提出建议。”她觉得这对履职能力的提升有很大帮助。

叶瑜说:“陕西团有五位村官,平时我们还会相互交流工作方法,对履职很有启发。”

她说,作为80后人大代表要履行好职责,要带着问题去调研,创新调研方式,多渠道沟通,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从而提出合理建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6年全国两会主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