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

谈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的时候,总不免得说到它的评奖标准。这个已经举办了59届的世界级摄影大赛,早已成为了新闻摄影(pressphoto,newsphoto,或photojournalism)的行业风向标。在去年的评论文章中,我对荷赛予以了期望,因为人们能够看见,这一“新闻摄影的年会”,纠杂着各方权力与道德角斗的竞技场,正每年都发生着改变。

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

荷赛2014年年度图片——《Jon与Alex》Mads Nissen,丹麦,Scanpix/Panos图片社

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

意大利摄影师Giovanni Troilo的作品《欧洲黑暗之心》因摆拍和不实图说被摘去了2015年当代问题组图一等奖头衔。

这两年,业内关注的大致上包括了新闻摄影图像后期处理的尺度问题和冲突画面选取的伦理问题。在这两个问题上,荷赛组委会的反应均值得肯定。去年,荷赛官方发布了《影像诚信:新闻与纪实摄影中静态影像与操纵相关的现行实践和可接受标准》。这一报告虽然没有提出影像操纵的具体解决方案,但它可被视为主办方对于影像操纵(manipulation)的一种表态。而同在2015年因摆拍和不实图说而被取消得奖资格的作品《欧洲黑暗之心》(TheDarkHeartofEurope),则直接明晰了组委会的底线。获得大奖的作品,也少了直接的暴力冲突场面,更多的是在画面与背后的故事中寻找平衡。

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

荷赛2015年年度图片——《Hope for a New Life》Warren Richardson,澳大利亚

基于组委会的强硬立场,今年荷赛的获奖作品整体而言更加“新闻摄影”了。除了战乱地区、天灾人祸的可怖影像,全球化族群冲突及迁徙的题材成为了这次荷赛的最大赢家。年度图片大奖获得者沃伦·理查德森(WarrenRichardson)的作品《渴望新生》(Hope for a New Life),反映的就是中亚难民为躲避战乱与奴役,往西欧国家,特别是德国长途迁徙的故事。在这张照片里,一道铁丝网横亘在匈牙利与塞尔维亚的交界处——勒斯凯村(Röszke)。根据摄影师的自述,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中有人曾是工程师,于是他们便破坏铁丝网,造出让人得以通过的洞口。一名男子遂将一个婴儿从洞口处送出,抵达匈牙利。另外一组获得“当代热点”二等奖的组照《同舟共济》(In the Same Boat),意大利摄影师弗朗西斯科·西佐拉(Francesco Zizola)同样把镜头对准了来自利比亚的难民。另外,类似的获奖作品还包括了保罗·汉森(Paul Hansen)的单张《在黑夜的掩护下》(Under the Cover of Darkness)、谢尔盖·波诺马列夫(Sergey Ponomarev)的组照《欧洲难民危机报道》(Reporting Europe's Refugee Crisis)。

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

《In the Same Boat》当地时间2015年8月26日,一艘载有500多名利比亚难民的渔船开往意大利,他们在地中海受到了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救援。Francesco Zizola,意大利

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

《The Forgotten Mountains of Sudan》当地时间2015年2月27日,苏丹达尔富尔中部Burgu,7岁的亚当·阿伯德尔在自家附近被政府军飞机丢下的炸弹严重烧伤。Adriane Ohanesian,美国

在“难民题材”的另一头,是难民们的故土影像。阿德里安娜·奥黑纳西亚(Adriane Ohanesia)拍摄了遭受严重烧伤的7岁幼童亚当·阿卜杜勒(Adam Abdel)在苏丹老家的贫困生活。巴西摄影师莫里西奥·利马(Mauricio Lima)则带来了震撼人心的单张《伊斯兰国士兵在库尔德医院接受治疗》(IS Fighter Treatedat Kurdish Hospital)。在阿卜杜勒·都曼尼(Abd Doumany)的《杜马的孩子》(Douma’s Children)中,一名叙利亚男子在战火中抱着一具生死不明的孩童身体,他的脸因极度紧张的情绪而涨得通红……这大概便是今年荷赛的奇观所在。一方面,它展示了逃离故乡的人们。而同时,它还直接解释了他们为何只能选择逃离。或许是评委的刻意为之,又或许是我们的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政治意义上的国境线已然不得不被跨越,荷赛仿佛在讲述一个关于“文明冲突”愈演愈烈的星球传奇。在全球政治的版图上,一些人从何而来,要去往何处,在一次比赛中竟可全然被看到,这便是我这回感觉最有趣的事情。(阅读更多:第59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获奖作品

然而,我的脑海中此时又响起了罗兰·巴特的话语。作为一名观看者,巴特在阐述了著名观点“刺点”(Punctum)的同时,也提出了“研究”(Studium)的概念。对于巴特而言,这两者皆能够引发他对照片的兴趣,而前者引发的是一种对某张照片的热爱之情,后者则更多的是让他对许多照片有所感知,可以从文化、教育的途径入手,明白摄影师拍摄照片的意图,进而与摄影师达成交流。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这次荷赛尽管在整体上没有让人失望,却也没有让人惊喜。无论是获奖的单张还是组图,似乎都只能在Studium的层面引起我的关注。而前文与“文明冲突”有关的论述,也都是一种对照片的“语境”(context)的理解。这种感觉,即便是在观看大奖获得作品《渴望新生》时也不例外。在看过摄影师这一系列的其他作品以后,这种“平庸之感”竟愈发强烈了起来。

或许,在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新的问题便会涌现。组委会在去年的表态,是否也同时让荷赛的评奖陷入了一种保守主义的境地?今年的图像难以让我内心震颤,又是不是社交网络对传统新闻报道日益冲击的结果?这些悬而未决的疑问,怕是只能等来年再谈了。

关于作者

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

杨云鬯,伦敦大学学院(UCL)人类学博士在读,研究兴趣包括摄影、媒介与艺术理论。图像的拍摄者、写作者及消费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