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落马:检方从季建业眼神中找到突破时机

撰文 | 赵婧姝 编辑 | 桂田田

十八大以来最让老百姓拍手称快的是什么?

打虎。

如果要让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列个打虎榜,这单子得老长老长。三年来,打下来的许多老虎也相继有了“交代”——自去年开始,大批省部级高官的贪腐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去年有40名原省部级以上高官被立案侦查,他们均以“受贿罪”被立案。

据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去年走上法庭的省部级以上高官有18名。到目前为止,2014年6月以前落马的官员,还没有被提起公诉的仅剩金道铭一人。

侦查

季建业的辩解和“眼神”

季建业受审

季建业受审

大多数落马高官的判决书上,都有“认罪悔罪”、“坦白情节”、“积极退缴全部赃款赃物”等表述。不过有人一开始对于直面案情是“拒绝”的,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就是这样一位。

“虽然中央纪委双规期间,他(季建业)能供述一些问题,但是辩解的成分太多。用我们的话说,他的态度还不是太老实。”季建业案专案组成员、来自烟台市检察院的刘文清回忆第一次在秦城监狱见到季建业的情形时说,作为法学博士的季建业有问有答,甚至对一些问题侃侃而谈,回答的内容滴水不漏。

春节后,刘文清再次坐到季建业对面,决定对案情只字不提,他们聊反腐形势、聊家庭、聊生活,“因为在聊的过程当中,我们俩也是互动的,每一天我们也让他谈谈对这个事情的认识。也是从这些角度,我们来观察他。”

一开始,刘文清感到季建业表面上似乎在听,但没有真正听到心里去。“但是到了后期,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你,基本上是不离你的视线,确确实实感觉到他在认真听。”刘文清说,从季建业的眼神变化中找到了突破的时机。最终,虽然季建业偶有反复和辩解,但还是如实交代了涉案情节,并主动写下了万言悔过书。

“中央纪委一开始调查的时候,他当时还不理解,觉得这是不是有人陷害他。”刘文清说,后来季建业意识到“如果自身没有问题,谁告你也没有用”。

当年8月,季建业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从8月19日到28日,公诉团队兵分两路,奔赴北京、烟台、苏州三地,送达文书、提审季建业、复核了主要证据。公诉人张蕾后来回忆,每晚他们都要开会分析白天的问答,将所得事实归类分析,还要分析季建业的性格特点、顾及身体状况,避免讯问中刺激对方。

另一位公诉人傅延威则透露,为了准备庭审,公诉组的五个人全部都多次把五十多本案卷翻了好几遍,同时研究季建业的辩护律师——某高校法学院副院长的著作。“感觉这个辩护律师还是一个比较犀利的法学家。所以,我们当时也做了一定的应对,就是从法学理论这方面,就把相关的这种理论、司法解释、一些前沿的法律观点,我们都整理在一起,防止他当庭提出一些理论的观点……”

请律师

口碑较好官员 有望酌情考虑量刑

在检察机关进行侦查的同时,当事人已经可以请律师,要求与律师会见,获得法律咨询和法律帮助。

像季建业的辩护律师一样,不少高官的辩护律师都是学界专家、业界大拿。比如周永康的辩护人之一是中国政法大学刑诉法学研究院副院长顾永忠,另一位则是顾永忠的学生郝春莉,她曾为黄光裕、丁书苗辩护。曾为王素毅(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沈培平(云南省原副省长)辩护的律师许兰亭则有着为十余位省部级高官辩护的经验。

顾永忠(左上)、郝春莉(右上)、许兰亭

顾永忠(左上)、郝春莉(右上)、许兰亭

在许兰亭接触过的当事人当中,有些是官员的家人委托他进行辩护,有的则是由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辩护,“这两种情况大概一半一半”。当然,高官并非请不起律师,而是有一部分人认为自己认同指控,请律师意义不大,还有人对律师的作用表示怀疑,也有人存在认识误区,认为请律师就是态度不好,与组织对抗。

许兰亭说,在量刑可能比较重,比如可能判死刑、无期,或者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在无律师的情况下,法律援助中心应该会指定律师。比如,许兰亭律师在为王素毅辩护时,就是以提供法律援助的形式进行的,刘志军当时的辩护律师也是由法律援助中心指定的。据了解,法律援助的价格较低,大约为2000元。

许兰亭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与落马官员至少接触三到五次,“主要是谈起诉书,对起诉书有什么意见,里面提到的事儿有没有,比如有没有送钱,对性质有什么异议。”对于起诉书的内容,一部分人没有什么意见,也有人对某一笔或者几笔财物往来认为不构成犯罪。

许兰亭说,较少有人完全否认指控,所以一般情况下会对落马高官进行罪轻辩护,比如从是否有自首、立功、主动积极退赃、悔罪认罪,没有索贿情节,没有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严重损失和恶劣影响,都对量刑是有利的。还有一些人,在当地口碑良好、为当地发展做出贡献,也可酌情考虑量刑。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在对沈培平的辩护中,许兰亭与另一位辩护人韩德晶对沈培平收受茶叶、玉石的价格提出了异议,并且认为其收受茶叶的理由主要是为了进行研究推广。另外,辩护人指出,对于收受他人财物,沈培平也是为帮他人获取合法利益,而非谋取非法利益。沈培平任职期间,也为地方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

庭上

童名谦的自辩与陈柏槐的翻供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在目前披露的公开信息中,仅有一位落马官员——童名谦(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没有请律师,而是“自辩”。

2014年7月24日,童名谦案件开庭时,他认可检方指控罪名,没有为自己聘请辩护律师,法院提出为其指定辩护律师,童名谦也表示不需要。据媒体报道,童名谦的好口才给旁听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脱稿的情况下逐条讲明了自己认为应该获得轻判的理由,条理非常清楚。作为一名“非贪”官员,童名谦以犯玩忽职守罪被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他也成为自十八大后首个因“玩忽职守”获刑的省部级高官。

2014年7月24日,童名谦案件开庭时,他认可检方指控罪名,没有为自己聘请辩护律师,法院提出为其指定辩护律师,童名谦也表示不需要。据媒体报道,童名谦的好口才给旁听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脱稿的情况下逐条讲明了自己认为应该获得轻判的理由,条理非常清楚。作为一名“非贪”官员,童名谦以犯玩忽职守罪被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他也成为自十八大后首个因“玩忽职守”获刑的省部级高官。

在目前已经获刑的十八大后落马官员中,几乎全部人都认同检方指控,唯有陈柏槐(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一人当庭翻供。陈柏槐认为,起诉书指控其滥用职权没有证据证实,其审批都是依照程序进行,也未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其在侦查阶段关于受贿的有罪供述系特定情况下作出的虚假供述,从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过利益,认定其受贿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陈柏槐在去年4月一审被判17年,至于其是否上诉,目前无消息披露。

陈柏槐受审

陈柏槐受审

秦城

等郭永祥出狱 他已是86岁高龄

按照惯例,秦城监狱将会是落马高官的去处。谁会在这里待得更长久?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在去年获刑的14名官员中,9人的刑期在10~15年,4人刑期在16年~20年,除贪污罪外,廖少华和李春城犯有滥用职权罪,蒋洁敏和郭永祥则还犯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蒋洁敏还同时犯有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周永康则因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被判处无期徒刑。

除周永康外,郭永祥获刑时间最长,为20年。郭永祥出生于1949年,如果没有减刑,待出狱之时已是86岁高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lake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