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入狱23年后无罪:不再怨恨 那是命运捉弄人

陈满入狱23年后无罪:不再怨恨 那是命运捉弄人

  2月1日,海南省海口市,刚刚走出监狱的陈满在宾馆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

陈满入狱23年后无罪:不再怨恨 那是命运捉弄人

  2月1日上午,陈满(左)走出监狱大门,大哥立马冲上去拉住他的手。

陈满入狱23年后无罪:不再怨恨 那是命运捉弄人

  去海南之前,陈满对未来充满憧憬。

  见证中国司法进步

  陈满无罪释放追踪报道

  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波海南海口摄影报道

  2月1日上午,海口美兰区,雨。雨住了。上午10点40分,监区大门缓缓打开。

  陈满慢慢走出来,一袭黑衣,背有些驼,却步伐轻盈,左手拿着法律文书。旁边,陪同着一位狱警。陈满咧嘴笑了,露出四颗牙齿,眼角的皱纹挤成一堆。大哥陈忆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前来,伸出右手,牵起弟弟的右手。“出来了?”“出来了。”

  陈忆转过身,没放开手,与弟弟并排往监狱大门走。

  23年,在年过半百的时候,陈满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书看多了,很多东西也想通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一个人生命是有限的,已耽误了几十年,你一直活在里面的话,对自己的身心,对家人的生活也不好。所以,应该看到以后光明的东西。”——陈满

  24小时回家路

  1日

  10时30分宣判无罪,海南高院副院长鞠躬道歉

  10时40分走出监区,见到大哥,给母亲打电话

  11时18分海口机场派出所办理临时身份证

  12时30分回到宾馆,换上一身新衣服

  13时30分和哥嫂、朋友、同学去附近吃火锅

  21时30分海南海口美兰机场顺利登机

  2日

  0时飞机抵达成都,去德阳住一晚,白天回家拜见双亲

  出狱

  “人应该忘记这些不好的,忘记过去。”

  此前一小时,在美兰监狱,陈满案再审宣判。

  早在前天,他就知道昨日要宣判。当晚,他在心里一直默念:“我一定会胜利的,我一定会胜利……”念着念着,却失眠了,很晚才睡着。昨早,他很早就醒了,7点钟,吃了八宝粥,然后就一直等待。见头发有点乱,还特意梳理了一下。

  上午9点半,在狱警的带领下,他走进了设在监狱的法庭。宣判后,海南省高院副院长代表海南省高院向陈满鞠躬道歉,并给他送上了5000元的慰问金。陈满领取了法律文书,接受了道歉。随即,走出法庭。

  宣判无罪,陈满在去年12月29日开庭时就感觉到了。那天,陈满案再审在琼山区法院开庭。这是陈满23年后,又一次站在被告席上,他觉得看到了曙光。庭审当天没有当庭宣判,陈满很焦急,但坚信会被判无罪。于是,回到监狱他就开始清理东西,最多的就是书,很多是人物传记,如马云、王石 (微博)等人物。他每个月都有新书,有的是他自己订的,有的是家人给寄来的。他把书捐给了监区。所以,昨日宣判后,他很快就走出了监区。

  与大嫂打过招呼,又跟两位同学说着话。陈满拨通了母亲的电话。电话里,他不断和母亲说,“你不要激动,我很快回家过年了。”陈满一行朝监狱大门走去。监狱大门外,成群的记者已经守候在此,陈满举起右手挥了挥,笑着打招呼。

  从监区大门到监狱大门,三百米左右,几步就走完了。看到陈满走出来,等候已久的记者们,一下就围了上去。各种问题抛向了他。采访完毕,有记者要他拍照,他不愿在监狱门口多留影,“人应该忘记这些不好的,忘记过去。”

  “我想过哭,可我不会哭。”陈满说,微笑着面对,朝前走,因为家里还有妈妈和爸爸。

  告别了记者们,陈满坐上大哥提前联系的车,坐在大哥大嫂中间。先去机场办临时身份证?还是先回宾馆?大哥和大嫂争执不下,陈满赶紧阻止大哥:“哥,不要急,遇事一定不要急。慢慢说……”

  路上,陈满一直朝着车窗外,城市更大了,1992年,他刚来海口,龙昆南路、北路都没有房子,现在已经延伸到后面来了,房子看起来也更华丽了……

  在机场办理临时身份证,中午12点30分左右,陈满回到宾馆,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大哥大嫂从绵竹带来的淡粉红色新衬衣,穿上新裤子、新皮带、新鞋子和新袜子。穿上新衬衣,看起来年轻多了,陈满眯起眼睛笑起来。

  新裤子腰小了,穿上去,拉链拉不上。大哥陈忆有点过意不去,赶紧招呼老婆李宇琪,去街上重买一条。陈满却没有在意。把新夹克穿上,拉上拉链,“这不,遮住了……”陈满笑着说。

  换上新装,早过了午饭时间。大哥大嫂和同学朋友招呼,去附近吃火锅。无罪之后,第一顿饭是火锅。席间,律师易延友、王万琼和曹铮都来了,还有陈满同学。

  开席前,他们举了一次杯。陈满吃得很少,吃得也很小心。左撇子的陈满,想用筷子去夹鲜鸡血,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大哥见状,赶紧用勺子帮忙。“我喜欢少吃多餐,火锅好吃,但怕肠胃受不了,所以吃得少。”

  回忆

  “通过刑讯逼供,硬是让我承认自己是凶手”

  这是重获无罪之身之后,陈满首次在媒体面前,一身轻松的回忆闯海南经历。

  1988年,陈满25岁,在绵竹工商局企业登记科上班。这是一份“铁饭碗”工作,令很多人羡慕。不过,喜欢听民乐和摄影的他,心有不甘。“没考上大学,就工作了,心里有点空。”陈满说。

  这时,正值百万人闯海南,陈满坐不住了。于是,他向单位递交辞职书,告别父母、大哥和二哥。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坐着火车,来到海南。

  “当时来海南,就是想干一番事业。”说闯海南,说到装修公司,陈满很动情。手中的烟,快燃到了烟蒂,他才意识到,在烟灰缸里将其掐灭。“公司取名冬雨,是取义我的名字。陈字有‘冬’,满字有‘雨’。”

  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陈满似乎不懂得拒绝。

  有记者追问陈满,希望他回忆1992年12月25日下午,他在干什么时,陈满将左手高高扬了起来,迅即,又放了下来。“要说就说吧……”

  “6点左右,我一直在宁屯大厦。这是我工作的地方,距离案发地点约10分钟路程。当时,我和工友们一起吃饭,看电视,还给几个打麻将的朋友端茶倒水。到晚上8点以后,我才出去打了一个呼机。当时,有同为静海公司业务员的杨锡春、刘德生、章惠胜证明。同时,证明我晚6点多到9点还在的,还有陈华达、罗俊毅。我记得当时煮饭的张大姐说,外面消防车在叫,是不是哪里着火了?我们都没看到,就说不知道了……”

  律师易延友在“陈满案再审申诉书”指出,经全面、细致查阅全案证据,早年判决书提到的证据不仅不能证明陈满实施了犯罪,而且完全可以证明陈满无罪。

  “这么多人证明我没干过,他们在12月27日,也就是我和朋友打麻将时,还是把我带走了,这一点,至今我都不能理解……”陈满说,如果当天没有下雨,他可能会去更远一点的一位朋友那里,和他去看电影,那么,钟作宽被杀的事情就更扯不上他了。“但这是如果,他们还是找上了我。而且通过刑讯逼供,硬是让我承认自己是凶手。我觉得这是命运在捉弄人。”

  未来

  “回家调整一下,适应社会,自己再创业”

  和23年前相比,陈满的头上有了白发。他说,这是岁月不饶人,没法。

  从面容看,陈满不怎么像年过半百的人。特别是他穿上大嫂买的浅粉红色衬衣,笑起来时,显得更年轻了一些。

  对于监狱生活,陈满没有太多怨言。还记得人生第一次站在被告席上那一天,陈满说,他当时情绪非常激动,一个劲地喊自己是冤枉的。当听到一审判决为死缓时,他非常失落,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回到看守所,陈满开始写了第一封申诉状。“之前被羁押时,我写过,但没有用。我想,我得继续写。因为,那事不是我干的,我是清白的。”

  二审很快到来,法院判决结果是,陈满有罪。被收监后,陈满没有放弃,“我的信念就是我没有做,我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良心。我就一直坚持申诉。”

  一个月一封申诉状。后来,律师来了,陈满的信心更足了。特别是之前的77封家书,再到后来每个月与妈妈通一次电话,当知道家里人都在为自己奔走,还有很多律师也在为他接力申诉。

  在高墙里,书看多了,很多东西也想通了。陈满说,其实,他最不想回忆过去。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一个人生命是有限的,已耽误了几十年,那如果你一直活在怨恨里面的话,对自己的身心,对家人的生活也不好。所以,应该看到以后光明的东西。”

  陈满说,回家了,他想调整一下,了解一下,适应社会后,自己再创业。“创业不是要赚多少钱,钱都是身外之物。我创业的最大目的,是想回报社会,回报帮助关心我的人。”

  将从事什么行业?陈满卖起了关子:“可能是网络。但现在不好说。”

  面对面

  无罪之身,走出高墙,重获自由。陈满已年过半百。从背后看过去,他的背,有点驼。不过,步伐轻盈,陈满嘴角始终挂着微笑。

  2月1日,从火锅店又回到酒店房间,已快下午3点了。坐在房间椅子上,面对记者,陈满打开话匣。

  “还相信法律,冤案是少数”

  关于出狱 /

  “空气是自由的、新鲜的”

  华西都市报:明天就回家了,想吃什么?

  陈满:那肯定是四川正宗的回锅肉。还有腊肠,四川冬天最好的东西。在海南也吃啦,但海南天气热,吃辣的火旺。

  华西都市报:你是否后悔下海“闯海南”?

  陈满:不后悔。那是命运捉弄人。华西都市报:还想过还回海南吗?陈满:有一点心理障碍。暂时不会来。

  华西都市报:走出大门的时候,外边和里边的空气有什么不一样?

  陈满:那空气肯定是自由的、新鲜的。华西都市报:个人问题怎么考虑?陈满:随缘吧。也有打算。人生婚姻是大事,尽量能找就找,有缘分就解决了。想找个贤惠的,善良的人,尊敬我的父母。

  关于怨恨 /

  “始终沉浸在里面,你出不来”

  华西都市报:你恨那些年的那些办案人吗?

  陈满:恨不起来。我刚才讲了,这是历史和社会的原因,包括制度的一些疏漏吧。这是很大的东西,也不是某时某刻就造成的。我不想去纠缠这些。

  华西都市报:从你身上好像看不到很多怨恨,为什么?

  陈满:因为对身体不好,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以前读了很多书,很多人为什么能成大业,就是因为他们有宽阔的胸怀。一个人怨恨在身,斤斤计较,做不成什么事。人生很短暂,应该去做一些美好的事情,不枉这一生。

  华西都市报:你是否希望追责?陈满:追责是司法机关的事,该怎么制裁和处理,由法律和国家来决定。

  华西都市报:如果当初来审讯你的警察和法官来向你道歉,您愿意接受吗?

  陈满:他能来道歉,那说明他还有点真诚,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我始终说人要有宽容之心,要有胸怀,过去的毕竟过去了。

  华西都市报:您母亲鼓励你,出去后少一些怨恨,平和心态。你怎么看?

  陈满: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已经耽误了几十年,那如果你再沉浸在怨恨里面的话,对自己的身心,对家人的生活也不好,应该看到以后光明的东西。所以我出来创业,最大的目的,还是回报社会,感谢党给我们带来的好的机会,回报帮助关心我的人。现在讲正能量。

  华西都市报:您在被审讯时,受到过什么样的刑罚?

  陈满:这个不能谈,刚才我也讲过,不纠缠这个事情。海纳百川,要有一个宽广的胸怀,我能走到今天,也有很多东西对我有帮助。我不敢回想,一想脑子发胀,承受不了。尽量淡忘。

  华西都市报:“呼格案”涉及27个人,法院、检察院的人,这个你怎么看?

  陈满:这是他的事情,我也不太了解。我不想去纠缠这些,该怎么制裁和处理,该由法律和国家来决定。

  关于感恩 /

  “特别感谢党的好政策”

  华西都市报:有没有特别感谢的?陈满:首先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英明领导,感谢党的好政策,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启动本案的检察官和法官,浙江省高院、浙江省检察院。还有就是长期为我奔波的律师,还有关心支持帮助我的同学朋友,有些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感谢媒体,你们不辞辛劳,所以应该感谢你们。所以我说人还是要有感恩之心,包括监狱里面,某些方面给予我的关心,我觉得都应该感谢。因为很多东西跟他们没有直接关系。

  华西都市报:您还相信法律吗?陈满:肯定相信啊,冤案毕竟是少数。人和大自然相比,毕竟很多东西看不清。学过物理的知道,波长了波短了,都看不到。天文望远镜能看到几十亿光年,还是有看不到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