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狱中最难熬的不是失去自由而是含冤

2月1日下午,结束了23年的牢狱生活,刚刚走出监狱不久的陈满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按照四川人的习惯,他出狱后的第一顿午饭是火锅。接受采访时,他一根根抽着烟,说他不敢再想当年的遭遇,只能尽量淡忘。

陈满说,二十多年的牢狱生活,最难熬的不是失去自由,而是在狱中含冤。他向媒体展示他身上的伤疤,并称是公安审讯他时打的,但又说追责是法律应该做的事情,自己不想去纠缠,希望看到未来光明的一面。

陈满在监狱里喜欢看商界人士的书,希望学习他们的成功经验。他说他希望调整好自己后去创业,而且在监狱里就已经有了一个创业想法,但“暂时保密”。

谈平反:宣判前夜一直念叨“一定会胜利”

澎湃新闻:今天(2月1日)上午到宣判前是怎么准备的?

陈满:从昨天晚上开始,总是念叨:“我一定会胜利的”。早上7点起床,早饭平时吃面条、稀饭、咸鱼,今天吃的八宝粥。

经历的时间这么长了,易延友律师来一年多了,高检抗诉也差不多一年了。这段时间也不算漫长,因为一直在申诉,等待的时候,也不会想那么多。

澎湃新闻:最高检抗诉后,你是什么心情?

陈满:当时觉得终于有希望了,有盼头了,看到曙光了。

再审开庭后法院择日宣判,需要合议庭合议,这是合理的,但我自己还是有点焦急。我坚信最终一定能够平反,所以我在监狱把很多东西已经清理完了,把书捐给监区,让大家也可以一块学习,得到提高。书很多,要用麻袋装。

澎湃新闻:当年一审被判刑后是怎么想的?

陈满:一审二审时,请律师辩护、调查,还是判有罪,感觉很委屈,二审宣判时也是这样的心情。律师说案件本身有问题,我自己非常清楚案发那天做了什么,没有去过现场,时间上也完全可以证明我无罪,最后法院没有采纳,所以就是不服。

我没有错,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所以一直坚持申诉。

谈追责:不敢去想,不想纠缠

澎湃新闻:被公安审讯的时候有怎么样的遭遇?

陈满:……他问这个以前是怎么摆的,我实实在在说,他说你不对啊,不是这样的,我说就是这样的。你不说,他就打你,不按他们说的就打,刑讯逼供就是这样,不得不按他们写的签字。

澎湃新闻:你身上还有刑讯逼供的痕迹吗?

陈满:有,我的关节、背上都有伤疤。(展示脚腕上的伤疤)用铁棍打的,脚腕、踝关节、髌骨上有模糊的伤疤印迹。

澎湃新闻:会提出追责吗?

陈满: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有些事情是社会的原因、历史的原因,制度方面的问题。我既然走过了,不再去追究和纠缠。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已经耽误了几十年了,再继续陷在这里面,对自己、对家人都不好。应该看到以后光明的东西,我也想调整一下自己,适应社会以后创业。

温家宝讲过一句话叫海纳百川,就是说要有一个宽广的胸怀。我觉得人要有胸怀,有一个宽容的心。

说实在,你们可能不知道这种心情,我不敢去想,一想我的脑子就发胀,承受不了,尽量去淡忘它。

澎湃新闻:会梦见这些事情吗?

陈满:也有。

澎湃新闻:当年公安的办案人员向你道歉你接受吗?

陈满:道歉说明他有点儿真诚,还是可以接受的。过去的毕竟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到23年前。始终沉溺在里面自己也出不来。

澎湃新闻:您对呼格案的追责结果怎么看?

陈满:这个案子我不了解。这里有历史和社会的原因,包括制度的因素在里面,不是说一时造成的。我不想去纠缠,这是法律应该制裁的,是法律的问题,不是我个人的问题。

谈监狱生活:看书学习商界人士的成功经验

澎湃新闻:监狱里的生产和生活是怎样的?

陈满:最早是做彩灯、针织,现在是手机充电器的组装。

我在监狱里订过报纸,喜欢看体育类的杂志。我喜欢各种体育项目,中学的时候打过篮球。美兰监狱条件也很好,有一个标准的足球场,塑胶跑道。监区就有篮球场、乒乓球桌、还有排球网,每到节日还可以组织活动,各种比赛,环境还是可以的。监狱也组织学习,学习《弟子规》、《了凡四训》等。

澎湃新闻:在监狱里看什么书?

陈满:看小说,也喜欢看青年文摘。看过一些商界人士的传记,包括李嘉诚、马云、史玉柱等。马云和史玉柱一个比我大一岁,一个比我小一岁,他们都是六几年的。我以前也经商,想吸收些他们成功的经验。

澎湃新闻:监狱里生活条件怎么样?

陈满:宿舍基本跟集体宿舍一样,住十几个人,里面有卫生间,可以在自己房间里洗漱。

劳动有厂房,我们监区的厂房条件算很好了,还有空调。以前厂房简易一点,现在是楼房了,规范、宽敞。现在管理也是很规范的,不断完善管理制度,让大家都能安安心心地劳动。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二十多年的监狱生活?

陈满:有句话,当你不能改变环境的时候,只能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

澎湃新闻:在监狱里减了几次刑?

陈满:监狱按个人表现来衡量,达到某个标准可以减刑。包括从死缓到无期,再减到有期,大概有六次减刑。

澎湃新闻:监狱里最难熬的事情是什么?

陈满:对别人可能是失去自由,对我来说是含冤坐牢。心里总是有这个结,解不了,最痛苦的就是这个。

澎湃新闻:有没有想过放弃申诉?

陈满:不可能放弃,到我死也会申诉,只要不成功我就会一直申诉。

谈未来:有一个暂时保密的创业计划

澎湃新闻:怎么规划以后的生活?

陈满:先调整,适应社会,然后创业。

澎湃新闻:想往哪方面发展?

陈满:有可能是网络,还有别的,想得很多,看得也多,一般来说,要发现新东西,容易做起来。

我有一个设想,暂时保密,互联网方面的。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念头?

陈满:几年以前,想得很多。想过继续做装修或者别的,后来产生这个想法。有空就想,想怎样去完善,怎样去操作。

澎湃新闻:有没有想过个人问题?

陈满:随缘。婚姻是人生大事,能找就找,有缘分就行。要找贤惠的,尊敬父母的,善良的人。

澎湃新闻:会和这个案子的受害人家联系吗?

陈满:说实在,受害人对我也有很大的帮助,出事前对我很好,我一定会去报答他,一定会去看他的家人,尽自己的力量帮他们。

澎湃新闻:有没有特别想感谢的人?

陈满:第一个肯定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英明领导,党的好政策。包括最高检、最高法,浙江省高院、省检察院,还有为我长期奔波的律师。还有关心帮助我的同学、朋友,认识和不认识的这些人。也感谢媒体,不辞辛苦。人应该感恩。

更多精彩新闻请点击>>>澎湃新闻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ic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