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质疑:日本人真的很有礼貌吗?

日媒质疑:日本人真的很有礼貌吗?

参考消息客户端1月27日报道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1月27日发表题为《日本人真的很有礼貌吗?》的文章,作者为特约撰稿人刘黎儿。全文如下:

最近日本媒体或个人博客等,不断介绍访日外国人称赞日本人很有礼貌,日本人多少也借此鼓舞自己,但日本人真的很有礼貌吗?

我在日本居住卅几年,也去过几个国家,相较而言,日本人的确算是满有礼貌的,尤其现在许多日本人意识到2020年要办奥运,比过去更注意礼貌,也积极想接待外国人;不过日本人也有百百种,没礼貌的日本人也不少,像日本国内旅游团也很喧嚣,或有的日本人对欧美人很客气,但对华人等黄种人就未必,或许多老一代的日本人对男人客气,但对女人则很没礼貌。

日本的确如许多外国人所说的,有许多美好习惯,会让人觉得日本人很有礼貌,如不随地吐痰、丢垃圾等,上下车或进出建筑物都会优先让要下车或想出门的人先出去,然后要上车、进门的人是排好队才依序进去,这样上下车或进出较有效率,不会互相妨碍,也不会不舒服,才不会只是搭个车或买个东西都像搞暴动般,即使人潮再拥挤,也井然有序,许多外国人感叹“日本搭车景观真美!”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日本也跟许多国家一样,有许多非常不守秩序的霸道的中高年妇女,1980年代的“大婶军团”虽然成为死语,但大婶精神未死,依然群聚在一起抢位置等,也很自我中心,看不出有所谓日本人的礼貌,

我常去的一处东京都内的温泉综合设施,为了大婶们盘占超有人气的强按摩泡沫浴位置,馆方做了许多“每处仅限5分钟”招牌,还在周边摆置了好几个防水时钟,即使这样,也还是有些大婶们互相把关占位,不把别人放在眼裡。

以前许多人都说这类大婶军团大多是关西人,但似乎东京也一样有,尤其是在男人看不到的女汤部分,许多日本大婶不再装模作样,毫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什么丑陋百态都会出现,例如浪费公用的纸巾等物质或水电等。

我问家人男汤部分是否也有类似现象,原来没有,而且泡沫浴周边也没“只限5分钟”的招牌,看来大叔大伯们比较守秩序些。

但若因此对日本男人掉以轻心,认为他们很有礼貌,也常常会很失望,因为有些中高年日本男人很瞧不起女人,像是同样要去柜台付帐,有些欧吉桑(大叔)看到是女人会抢先插队付钱,甚至觉得女人应该主动让他们。

或有些欧吉桑对店裡的女服务生颐指气使,像明明是自己打翻茶水,还怪人收拾不够俐落,把女性都当作自己的部下耍威风使唤;也有些欧吉桑搭电车裡看到孕妇还跟她抢位置,让人觉得难怪日本人会少子化,对孕妇或带孩子的女人态度蛮横的人不少。

许多外国人觉得日本人很有礼貌,像随时都会低头道谢,处处都说“请”而礼让一番,稍微碰到等也都会道歉;或非常亲切,只是问路,因为回答不清楚,还常常带路带到目的地;或约会很淮时,穿著整洁,让在一起的人觉得受到尊重等等。

这都没错,大部份的日本人的确很谦虚,彬彬有礼,而且充满善意,不过有时有些日本人的这些礼貌或亲切,是只对日本人或欧美人,对于华人或东南亚人则未必那么客气。

像我跟家人陪台湾媒体高层朋友夫妻去青森旅行,投宿一家高级旅馆,晚餐在美仑美奂的餐厅享用,因为对方夫妻那天正好结婚30周年,我们开酒庆祝,除了乾杯道贺那一声之外,其实一直都小声说话,只是说的不是日文,居然旁边有位欧吉桑去跟馆方抗议为什么接中国客人,说这样会降低旅馆品位等等。

虽然他的妻子阻止他,但也无效,而事实上从一开始,他用教训人的口气对妻子或旅馆人员咬喝声音更大,让其他客人都不愉快;这人看从穿戴看来,显然是有相当收入及地位的人,在日本社会算是成功的人,我想如果我们是欧美人,或我们用日语聊天,或许他的态度会截然不同。

像是我常在餐厅或旅馆,看到日本人非常有耐心地教欧美人用筷子或穿浴衣等,内心会觉得欧美人来日本,得到特别的优惠待遇,当然他们会觉得日本人每个人都很有礼貌,华人或东南亚人等,或许就比较容易遭遇到不礼貌的日本人。

当然类似的种族歧视问题,每个国家都存在,许多华人在欧美社会也遭遇过,日本社会算是还比较好的,许多日本人对有色人种格外亲切,我至今也几乎没有遭遇什么不愉快的事。

不过日本人比较优秀的神话,随著最近政治风气右倾,比以前更受强调,或许强化了许多日本人的傲慢,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神气是有理的,也因此丧失了对别的国度的人或文化理解与好奇的欲望、能力,这是天下最没礼貌的事了。

不过日本人还是很有自觉的,许多日本人不断反省,提醒日本人的礼貌至少在2020奥运前不要劣化等,但许多提醒都限于很枝节的事,如不要在禁烟区抽烟、哪些英文说法或动作是很不礼貌等等,比起这些芝麻蒜皮,平等理解万国人的心与文化,才是最佳的礼貌吧!

(参考消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gie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