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牧:大河湿地保护

一个人的进化是漫长的

“一个人的进化是漫长的”,参加完“大湿地·自然观”彼岸灵光摄影工作坊的紧张集训后,在展览开幕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半句话来。面对自己的10张片子从想法到脉络,从脉络到拍摄,从整理到打印变成物品挂到墙上,正如孙京涛老师说的一样:照片是用来凝视的,我凝视这些片子,感觉是时候捋捋工作坊这几天的想法和收获了。

以前自己从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工作坊,有老师给上课,讲座,一堆同学们在一起创作,这对以前的我来讲绝对是尽量避免的,哥们朋友在一起喝酒神侃可以,但到真正的干活或者拍摄中(不敢谈什么创作),我总觉得摄影就该是一个人的事,扎推干不成也干不好。但是这次工作坊几乎让我颠覆了自己以往的惯性思维和刻板印象。

首先,当我在摄影报上看到这个工作坊的招募通知的时候,我就被张照堂,刘树勇,孙京涛,郭立昕,袁东平这几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所吸引,吸引我的到不是他们之中的某一位的名头,而是觉得他们这几位组合在一起可能会出现非常神奇的化学反应,而我对冲突、突变和各种化学反应颇为受用,这也是我来这个工作坊的初衷之一吧。紧接着就上交作品吧,这也是个颇为头疼的过程,我就想这得用比较高级的选片标准来上报作品,果不其然幸亏是用到了高级的标准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是和这几位老师以及同学们共聚一堂。

参加工作坊的这几天,我经历了有生以来都最为密集的关于摄影的信息轰炸、各种理论和观点的谈论、辩证,当然也有像张照堂老师那般在灵动的配乐中慢慢慢慢慢呈现作品的无声胜有声,。此处且先不复述老师们的名言金句。,单说这几天的喧嚣、辩论、倾听、神侃、思考和原来拍摄(还是不敢谈创作二字)时的孤独形成了很好的对比和互补,让我知道了所有来自老师的指点都是潜移默化和润物细无声的,真到拍摄的时候还是要脚踏实地的走起。

按照各位老师的要求和标准,要在三个上午的拍摄时候后交上10张作品还真是蛮难的,尤其想到这一帮都是拍纪实的摄影师来到了这么一个除了工作人员和游客外空无一人的无人区的时候,每个人都颇感头疼。于是第一天大家第一个想法就是找人吧,我们小组三位摄影师直接来到保护区外围的河边。虾池、渔港等地搜寻影像,得来的虽是可看,但拼在一起却成不了个什么,这第一天惯性思维算是白搭了。第二天,大家都老实了,再天马行空的想法也要接地气才行,于是我又回到了老本行的路子,开始拍起了图片故事,不过这次拍摄感觉不太一样,我几乎在拍摄中按照电影分镜头的感觉,设计和寻找到了画面,结果这几个画面结合在一起虽谈不上什么摄影语言的运用,但是也算是虎头蛇尾地讲了个图片故事。最受益匪浅的是每天晚上,孙京涛老师一定要给同学们每个人分一块木板,把白天拍摄的图片打印出小样钉在板子上看,我才知道原来这一片湿地保护区放在诸位同学的手上能够这样百花齐放,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每个人都在用不同的视角和观点表现和解读这片湿地,另外,我也头一次感觉到片子只有并列地呈现在一起才能看出好坏、取舍、关系和逻辑来。

后来的两天,先后听了刘树勇老师的《摄影的可能性》和张照堂大师的《岁月》讲座和放映,让我对两个问题展开了思索,一是摄影还能怎么玩得有趣,另外就是物象即心像的问题,摄影拍摄的最终呈现,到底仅仅是是记录还是内心的风景。于是第二天我在完成“行活”的规定动作之余又试图展开一组自选动作的创作,我在黄河北岸发现了很多画面很有意思,几乎一座废弃的瞭望塔都值得我们去研究和拍摄,不能说这些探索就一定比脚踏实地的记录要好多少,但是老师们这几天的当头棒喝和醍醐灌顶的只言片语已经是让我对摄影的可能性展开了更多思考,正如张照堂大师在随后展览的前言中写到:“摄影不是用来发现,而是用来想象。”这是多么耐人寻味的一句话呀!

一个人的进化是漫长的,即使你能够接受不同的摄影风格,倾听对同一个问题的不同理解,落实到自己手上的时候你还是会选择自己熟悉和擅长的手段来完成,但是,这样的一个工作坊给了我们一个几乎是基因突变性质的可能和方向,虽然我们的路还很漫长。

到了这黄河的入海口,我想起7年前在黄河源头拍摄的那些日子,突然间感慨良多,一条摄影的大河把我们串起,任凭一些涓滴信念让我们这些摄影人坚持到现在。嘴边就一直哼唱着李宗盛《山丘》的几句颇为应景的歌词: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评王牧《大河湿地保护》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图片故事在中国经过了一个巅峰状态的发展,沉淀至今,已经形成非常经典的摄影语言体系。诚然,越经典越难突破,使用经典语言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叙事则是难上加难,这需要极其深厚的影像驾驭功底。惊喜的是,在工作坊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王牧用精准的图片故事语言和完美的影像控制力,用心、用情完成了对于大河湿地保护这个选题的拍摄,没有刻意的节奏起伏,没有夸张的视觉表现,只用内敛克制的叙事,打动人心的细节,带动我们的人文情感涓涓流淌。“一草一木总关情”,无论是巡护湿地的背影、鸟类百科书籍还是观鸟所用的望远镜,在不着痕迹的影像里,这些细节都直指我们心底,柔软且温情无限。

黄利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