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沥·创新——新民居

【作品阐述】

大沥镇地处广州和佛山两地之间,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南海八大镇之一。镇内工业发达,铝型材业、内衣业名扬海内外,获得了“中国铝材第一镇”“中国有色金属名镇”“中国再生金属物流加工基地”和“中国内衣名镇”等称号。

大沥镇正在由农村型向都市型转化,经历着当今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城镇化的进程带来了不可预期的效果,也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着惯有的乡村形态,以及承载其上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家族机构及民俗风情。发展中的大沥镇,在富裕的现代民居(新中式的建筑风格)的变化与各种观念、利益、文化的相互碰撞、冲突和磨合中,建立起幸福和谐的岭南水乡,她独特的社会生活习俗,展现了人和生存空间的密切关系。建筑与人之间的对照,呈现出更多值得深思的东西。

这些建筑的外观犹如人的相貌,各有不同形态特征;我想利用类型学的方式,来呈现建筑外观的特征以及人物、店面符号、广告标识和建筑风格之间的关系与都市命脉。并以建筑效果图的手法,来表现建筑肖像与观念之形,再以写实图形的方式传递建筑空间转换的变化(点、线、面),从而展现真实而直观、文明而时尚的和谐家园。

这组现代新民居的肖像,你可以从中看到人与建筑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时间的线索上不断往纵向发展,可以看出人们经济水平、审美观念、生活方式等等的时代变化;从空间的线索上不断横向推移,则构成了各种建筑风格与人们生活状态的延续和传承。每一幢小楼就是一个小社会,集店面、自住、出租为一体。这也是大沥新民居的特点。这种特点,也反映了大沥人精明务实、灵活变通的处世方式。

这些建筑的风格与当地深厚的文化背景直接相关。无论是日常生活场景、劳作、信仰、婚嫁、人物、田野、乃至汽车、商店、广告牌等,都是我整个思考空间的一个组成部分。

拍摄这些建筑,是一种严谨的影像。我以类型学的“统一感”来追寻建筑的内在本质,进而将“静”与“动”之间联系起来,探索变与不变之间的联系。这些建筑细节十分丰富,每一幢都融合了中西、城乡合并交融的特色,是大沥独具特色的建筑历史档案,也是大沥人25年来活生生的家园纪录。

【摄影师感言】

欧阳世忠:一次关于创新的挑战

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大沥·创新》还没有开始前,李楠老师来电告诉我,有个专题《新民居》想交给我拍摄。李楠老师说这个题目很有意思,完成了会是一组很有当代意味和独特性的作品,但是要拍好,也很有难度。我觉得有挑战才有乐趣才有进步,于是欣然从命。

其实,我非常喜欢赋予一个作品不同的含义。我喜欢秘密和密语,而观众都很乐于解码。作品能让人感到惊喜和有创意是非常必要的。有创新性的作品,它拥有更加复杂和敏感的结构,而不是转瞬即逝、过目即忘的效果。

这次工作坊,导师们要求一定要有所创新。因为创新,可以突破摄影固有的疆域,促使你以更高的立足点观察、判断、剖析题材、提炼主题。而摄影的主题,不论源于什么,都必须是对当下现实的深刻揭示与批判。因而必须上升到文化、历史、哲学、社会学等的高度,才能进入公共话语空间,确立其深刻性、准确性与传播性。因此,只有具备文化自觉,独立而深刻的思想者,他的作品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2月8日第一次到达大沥集中的当晚,导师们就要求大家破题。这一步很关键:如何有效地解构一个专题,并找到适合的摄影语言,是最难也是最令人纠结的。第二天,大家就分头踩点,寻找拍摄角度、确立构图方案等,并于当晚汇报破题进程。我原来在家里构思好的方案,到现场一看全改变了,几乎都有点后悔选择这个题目了。但想想,既然选择了,就应该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孙老师本来希望我用8×10的大画幅来拍摄,可现实条件却不允许。因为这里的民居大多是自家的宅基地建造的。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高楼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密度非常大。而且在这狭窄的空间内,又有电线、柱子、广告牌、树木等交叉遮挡。这样根本没有办法用大画幅来呈现了,原来的方案全部推翻了。

这个时期焦虑、失眠和反思,是我们每个学员都在经历的过程。每天晚上,我们都在三位导师的指导下看完全天的拍摄成果,然后一起讨论,调整思路、加以完善。好在与大家一起工作,一些问题和困惑是我们共有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优点和长处。大家互相交流,出谋划策、取长补短,共同工作让我们彼此都学到了很多。大家的意见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经过几次实地考察和工作坊的“头脑风暴”,我的思路才慢慢清晰起来。

我以前学过装潢设计,于是我想到用建筑效果图呈现的方式,把一幢幢民居抠出来,独立出来。最终,我决定用数码十七的移轴来完成拍摄。这个方案也得到了导师们的认可。

结合导师们的意见,我总结了这样的拍摄思路:1、高大上的类型学(统一)展现新中式建筑风格的变化,以及各种观念、利益、文化相互碰撞。2、以建筑肖像反映基层文化的多元化。3、表现传统文化的继承和高速经济的发展。4、画面要求背景、地平线、天空的统一性(静),突出生活方式的改变:城市化、店面、自住、出租为一体的小团体,不同人物之间的形体变化(动)。真正拍摄起来,比较费周折的一点是需要和房主深入沟通,征得他们的同意才能进行拍摄。在这方面,大沥文化站的韦站长和摄影义工滔哥给了我很大帮助。有他们相陪,沟通非常顺利。

我一共拍摄了大约80个村庄,李楠老师精选了30张。然后,我把这些素材进行了非常精细的后期调整:统一背景与房子之间的景深大小、主次关系,以及光线变化造成的视觉重量感。我尽量做到环境与建筑之间的真实性,通过真实直观的图像方式进行表达,而不是大张旗鼓地刻意塑造。

“摄影是需要时间来发酵的。”摄影师需要沉下心来拍摄思想上有深度、视觉上有新意、既耐看又耐读的摄影作品。

我相信,凡是参加过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的摄影师都会受益匪浅。在这里,特别锻炼摄影师思考的独立性。幸运的是,我有机会两次参与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

在大沥,我完成了一次关于创新的挑战。为此,我会永远对三位导师心存感激。

【导师评语】

李楠:欧阳体的类型学

我把欧阳世忠采用类型学方式拍摄的摄影作品,称为“欧阳体的类型学”。

这是因为,欧阳的类型学显然有他自己鲜明的个性特征,或者说,是经过了他消化吸收、反复揣摩,再创造之后的一种类型学影像。

欧阳迷恋造型与线条,亦深谙其中之奥妙。所以,他的“类型学”摄影,一定带有强烈的主观造型色彩,而不仅仅是冰冷客观的理性产物。但欧阳的主观赋予,却是极其小心翼翼和不露痕迹的。打个比方,就像是女性所化的“裸妆”。而最后的视觉效果,却是丝线入扣的细节点点滴滴地融汇贯通。摄影师的主观意图,总是在相差无几但又至关重要的一两度色差、几毫米位移和严谨整饬的布局中不言自明。这里面,有感情投射,也有价值判断。它不是以冷漠与疏离来表达一种冷眼旁观式的批判,而是以一种强烈、夸张、充盈、艳丽的影像语言,将熟视无睹的景观抽离现实,形成逼人眼睫的形象存在,和尖锐深刻的无声质疑。

这次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大沥季前期策划时,当我在现场看到那一幢幢形式各异、色彩纷呈、土洋结合、新旧混杂的民居小楼时,心想:这确实是一个好选题!其中蕴含的细节和意味太丰富。但真要把这种丰富拍出来,却不是简单的一楼一像所能达到的。我想,这是一个挑战。

欧阳喜欢挑战,如同他喜欢解谜。

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完整而端正地获得这些民居的肖像。其次,是赋予这些肖像怎样的语境与色彩。前者,基本是一个技术问题。这个难不倒欧阳。而后者,才是考验摄影师思想深度和感悟能力的难题。坦率地说,这些富裕起来的村民自建的小楼,一般人可能就觉得“土豪”。而一般的摄影师也就顺理成章地拍成一组“审丑”的建筑景观,顺便嘲讽一下有钱无品的浅陋。

问题是,不“审丑”,那么,“审美”可否?这似乎又是另一种想当然式的简单脸谱化。欧阳,可以使他的“类型学”强烈,同时,中性。我想,这是欧阳的本事。

在和欧阳的交流与讨论中,我们的共识是尽可能地保留这些民居原来的细节,就是它们在生活中本来的外观、功能和关系。房子不是死的,它们不会说话,但是它们会呼吸。这种呼吸,与人是同步的。所以,要把这种呼吸给拍出来。而这种呼吸的气息与味道,就是这些肖像最为自然与适宜的语境与色彩。

通过一些精细的电脑后期技术,欧阳的样片已经让大家称赞不已。而我没想到的是,大约两周后,欧阳把全部照片又重做了一遍。我看出,他又调整了图片的色彩。虽然只是很细微的调整,但整体的视觉效果,在精益求精的自我要求下,更加理想,更加“强烈而又中性”。

我知道,欧阳除了把这组新作贡献给大沥,也准备纳入到他的《新地带》系列中去。毫无疑问,这将是一部会引起强烈反响的佳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