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沥·创新——风水塘

【作品阐述】

正月里,广东省南海区大沥镇新政村曹氏大宗祠,彩旗招展,悬挂在废弃的电杆上和排在路两边2千多米的鞭炮响起,夹杂着人们不绝于耳的欢声笑语,现场一派热闹场面—一千余名村民及从外地特意赶来的上千名曹姓族人汇聚一起共同举行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活动上,村里特邀来的舞狮队进行了表演,村民们不但踊跃为维护宗祠需要和舞狮队捐钱,还把象征新年吉祥、财运滚滚的青菜和红鲤鱼放入太平风水塘。当晚,大家分别围坐在30多张桌子前聚餐。整个正月里,大沥所有的村子都会举办类似颇具地方特点的风俗活动。

大沥镇有大沥、盐步、黄岐3个办事处,26个村委会,18个社区居委会,总面积约95平方公里,户籍人口约26万,是珠江三角洲经济发达地区,是全国铝、藤、女士内衣重要的生产销售基地,建有全国鱼类、布匹、电器、摩托车等多个大型批发市场。中国第一台相机制造者邹伯奇就出生在大沥镇,政府已连续四年举行“伯奇杯”中国创意摄影展,还在泌冲村建了“伯奇公园”和“邹伯奇博物馆”。大沥镇在传承民俗文化、保护古村落、改造老水塘、改善民生、建设新农村等方面,都有较大的创新。

自古以来,太平风水塘与村民的生活唇齿相依,紧密相关。村民们对风水特讲究,故将水塘称为太平风水塘。大沥镇几乎每个村都有太平风水塘,面积均在2亩以上。

大沥镇非常重视古村的建设、治理,村民不仅支持政府的建设项目,也自觉出资保护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老屋。老建筑的历史多则有600多年,少则也有近2百年。例如,曾领导1841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三元里抗英的村民的老宅园,曾经是清末海军爱国将领、民族英雄邓世昌的家人祖传老宅院,以及具有当地建筑风格的“锅耳屋”等,都保持了原貌。古建筑的四周都有非常精美的传统砖雕,这些传统砖雕充分显示了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以及中国传统老艺人的智慧和精湛技艺。

无论村子大小,都有一个供村民聚会的文体楼。村民们既愿意在文体楼里打牌娱乐,搞文体活动,也喜欢在老宗祠里聊家常,举行各类传统节庆活动。村里为充分发挥宗祠文化的作用,对村民进行传统文化教育,并给自觉投资建设改造宗祠的个人立碑树名,以增强村民们的凝聚力。

由于经济实力雄厚,发展速度快等原因,大沥镇吸引了大量来自四川、广西、湖北等地的外来人口,流动人口数量很大,许多村民会将多余的房子向外出租,依靠房租挣来的钱,过着悠闲的生活。

【摄影师感言】

吴正中:水塘之间

作为摄影师,这是我第二次参加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的活动。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都受益匪浅。这次,我是拍摄《大沥·创新》摄影项目中的一项——风水塘。导师要求,片子要拍得有人情味、有温情,接地气。

起初,我把风水塘理解成一个村落的名字,后来才知道,为祈求吉祥如意,当地百姓将水塘称为太平风水塘。

我到过大沥镇的100多个村子,接触到许多我从未接触过的民俗文化,包括古建筑和村民的生活。我惊奇地发现,大沥镇几乎每个村都有水塘,只是多少不一,有些村有三个以上。村民们的生活与太平风水塘唇齿相依,密切相关。为反映出大沥镇太平风水塘村落的生态特点,我紧紧围绕以下几点进行思考和拍摄:1、水塘与村民生活之间的关系;2、水塘与建筑之间的关系;3、老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关系;4、本地人与外来人之间的关系;5、新建筑与老建筑之间的关系,等等。

我是北方人,与当地人的风俗习惯大不相同,因而时常交流不便,弄出不少笑话,甚至是麻烦。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作为摄影师的我,只能入乡随俗。例如,我按照自己的习惯称水塘为池塘,就让义工领我去,而义工很热情地带我去了多处祠堂。但自从我改口称池塘为水塘后,误会便迎刃而解。

由于青年人平日都在做工,村里只有老人和孩子。大多数老人讲普通话很吃力,而我需要“登堂入室”,与他们直接打交道,于是请来当地义工做翻译,这才比较顺利地完成拍摄。我的体会是,若要让被摄者配合拍摄,首先要端正自己的态度,与被拍摄者友好平等相处,讲诚意,讲清楚自己拍照的目的,不能自认为是所谓搞摄影艺术的,装出一副大尾巴狼的样子。

在大沥镇期间,当地摄影义工不仅白天与我一起拍片,夜里我们还经常一起探讨摄影问题。我告诉他们,那种技术控,那种打着探索创新的旗号,把照片搞得类似工艺美术的行为,令人生厌。照片要给读者一种自然的感觉,避免虚假、造作的所谓美的东西。

导师李楠女士曾说,大沥人 平时做事很低调,但生猛起来绝对生猛,是一个活生生的“创新精神”的典型。的确,大沥锐意创新的精神,很值得我学习。大沥不仅有我非常喜欢的丰富题材,而且,大沥镇政府以及镇文化站的领导和同志们非常热情的态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因此,我要特别感谢大沥镇政府以及镇文化站的领导和同志们。同时,感谢工作坊的导师、坊友的关心、支持和帮助。更要感谢那些在我生病期间无微不至关心和照顾我的朋友们!

【导师评语】

袁东平:安逸的生活 安逸的照片

去年,当吴正中用“情人一样的目光”凝视着万宁市的石梅山庄,拍出了《候鸟》那样让人惊艳的照片后,我就在想,今后他还怎么再拍啊?无巧不成书,没过多久,“大沥·创新”的项目又找到了他,交给他的题目是《风水塘》。

不久前,大沥还是传统的农村,灰砖青瓦的老宅周边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水塘——那大概是方便人们生活和防火用的,当然也有聚财的想象和期盼,所以也叫风水塘。后来,勤劳、务实又不乏创新精神的广东人(当然包括大沥人啦)率先富裕了起来,风水塘边又建起了一座座洋楼。

年初时我们都去看了,虽然那些村庄还都保留着某某村的名头,但和我们印象中的村庄完全不一样。一些新建的四五层的小楼房夹杂在古旧的平房中间,看起来很不协调。但看得出来,村民的生活还是很安逸的,可要想在这样的环境里拍出“安逸”的照片,大家都说:难!

有毅力、有磨劲的吴正中来了。带他采访的是大沥的滔哥。再后来,我们手机微信的朋友圈里就经常会有滔哥发的照片:“吴老师在沥西仁厚村拍摄。”“吴老师在雨中拍摄。”“吴老师在蛇龙村拍摄。”……大约有一个多月,直到正中住进了医院。病中,正中发来了他的照片。也许是他特别关注新旧对比的场景,也许是这样的场景在大沥俯拾即是,因此这类的照片就比较多,但我却觉得这样的手法过于简单和直接。

出乎意料的是正中的照片中有不少是反映大沥人生活的,居然一张又一张地打动了我。人们或劳作、或宴饮、或赶路、或晨练,甚至于就是在那里“发呆”……我知道,这是一群每天都在创造出巨大财富的人,可他们的生活却是那么的安逸,邻里的相处是那么的融洽,传统的美德依然在那里发酵,而这一切可是比那些老房子要鲜活得多。于是,我知道了这组照片的编辑思路。在征得了正中的同意之后,我再一次挑选正中的照片。

人们都说正中的照片是要细看的,但这次有几张照片不用细看,一下子就跳了出来,我需要做的就是在第一时间按下了Ctrl+1,标记上了。

编辑完正中的照片,合上电脑我在想,安逸的生活,照片安逸吗?

安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