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沥·创新——“狮”情画意

【作品阐述】

提到舞狮,脑海中首先想到的画面就是气盖云天的佛山黄飞鸿——南狮故乡在佛山,南狮之魂在大沥。

舞狮文化,最早可追溯到唐代,原为驱邪避害之意。然而,在近代中国飘渺风雨的洗礼下,南狮生出了另一种风骨——民族大义。从那时起,舞狮的“舞”,被另一个强有力的字——“醒”代替。唤醒睡狮,所向披靡。

在得到醒狮这个题目后,我首先前往佛山市大沥镇中联黄飞鸿醒狮队采访观察。

南狮步伐源于南拳武功,四平马、子午马、麒麟步等,刚劲有力,落地生根。

南狮的高潮在“采青”,特别是“高桩青”。配合着时而激烈、时而轻缓的鼓声,狮子在远离地面两三米的高桩上,翻转腾挪,脚下生风,令人惊叹。

同时,大沥人爱狮、敬狮,狮文化渗透到了大沥人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逢年过节的窗户上,祠堂的屋瓴与门前,还是每家每户的家居陈设,都随处可见剪纸、雕塑、陶瓷等各种工艺制造出来的狮子,它们形态各异,栩栩如生,是大沥人醒狮精神生动的外在表现。

因此,我将舞狮者的步伐足迹衍生出的抽象线条,与大沥人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狮子形象进行了并置,虚实相照,灵动之外,增添了厚重。

在大沥人的眼中和心中,无论是庄严的金狮,威武的黑狮,凝重的红狮,还是活泼的彩狮,都不仅仅是一种民俗活动中扮演的神兽。它们更像是一种精神力量,无时不刻地提醒着人们,一定不能做沉睡怠惰者,而要成为勇敢进取的人。

“狮”情画意,早已根植于大沥人的基因里。

【摄影师感言】

贾代腾飞:探寻摄影语言的边界

参加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前不久,我采访了女诗人余秀华,就是那位因写出“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而火的“脑瘫农民女诗人”。不必多谈余秀华被世俗冠以的标签,但余诗语言不可谓不美,意境不可谓不悠。想起朋友说,诗歌就是探寻语言的边界。既然如此,摄影作为一种具有独特魅力的语言,她的边界又在哪里呢?

我和杨抒怀分别负责拍摄醒狮文化的两个方面。他的选题是“醒狮少年”,一群真实可感的人,而我却要以概括性的语言,来表现醒狮文化的深入骨髓和无处不在。该如何将醒狮文化的内涵与精神提炼出来、并用恰当的视觉语言展现出来呢?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时,忽然发现醒狮队的围墙上,贴着几幅大沥的宣传海报,其中一幅介绍大沥乃“书画之乡”。灵感有了!

既然南狮讲究脚上功夫,那么可以在醒狮人的足底沾上墨汁,让他们在白布上舞动。如此一来,醒狮的步伐痕迹可得。然后,再用慢速快门,捕捉醒狮舞动的身影。足底的墨迹加上慢门虚影,醒狮的灵动飘逸,便跃然眼前。

然后再用各种现实的狮子器物与之两两对照并置,达到虚实相生的效果。这样,醒狮文化与醒狮精神的象征与具化都有了强烈的表达。

由于我的职业是摄影记者,所以过往的作品中,难以规避地带着“新闻味”。

就报道摄影来讲,我觉得,现在都陷入到一个奇怪的圈子:表现一个人,就等于某人的24小时;表现一群人,就清一色环境肖像。统一的135相机画幅,要么是流水账,要么外置闪光灯引闪。当然,这并非故意贴标签,越是好模仿的形式,越难出精品。我们的很多影像过于粗糙,就不能讲究一些?

这次工作坊,无论是靠后期“移花接木”的杨洋,还是借无人机获得“上帝视角”的冯格南,亦或是玩转百年前湿版工艺的邸晋军,他们都在用异于平常的影像语言,来描摹周遭。

介质、媒材、技术、工艺……不断地尝试与变换,以此促使影像与当下问题的不断纠缠,捶打出一把把解剖时代的利刃。

记者的职业,赋予我观察世界的敏锐眼光。于我而言,我也不满足于看到即拍到。“ISEE(我看见)”这个词虽然简单,却包含着令人深思的三重境界。

所以,在探寻摄影语言的边界上,我才刚刚上路。

【导师评语】

李楠:每一次拍摄都是新的出发

准备给贾代腾飞写评论的时候,我不由得打开了和他往来的微信。

2015年4月11日凌晨00:41分的一条跳入眼帘:“今夜注定失眠。”那是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第二次全体集中的日子,当晚,贾代腾飞打出来的片子被无情否决了。也许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一个摄影师沮丧的了。而且,我们一直在告诉贾代腾飞:交给他的选题很重要,所有人都寄予厚望。

这个时候,我想他需要的是支持与鼓励,以及停下来,想一想。于是,我在微信里这样回复贾代:“……今夜什么都别想,先放空自己,《道德经》里最关键的一句话是:道者,反之动也。行到水穷,方能坐看云起!”

就这样,我们一直不断地交流、讨论:在否定之否定中,《“狮”情画意》逐渐眉目清晰,进而眉目传情。

后来贾代告诉我,在一个月紧张的拍摄中,我们一共发了311条微信。那一个月,我也有些着急。我对贾代说:“作为一种视觉语言,摄影是以高度提炼的形象来完成表达的。”但是,仅有“形象”还远远不够。必须要把这个“形

象”置于一种恰如其分的“关系”当中;或者说,摄影师要有意识地去建构一种关系,通过这种“关系”,使“形象”不仅仅是孤立的视觉符号,而是成为具备内在意义的相联整体。所谓的“表达”,亦便呼之欲出,水到渠成。

贾代的问题,就在于没有找到这种形象,也没有建构起一种合适的关系。因此,无论他开始把狮子和舞狮者的足迹做得多么令人眼花缭乱,也始终缺乏说服力。因为二者是割裂的。在他为此焦虑的同时,作为他的导师,我当然也感同身受。好在经过一番山穷水尽,贾代还是凭借自己特别的灵性与悟性,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坐看云起”时,他说:“探寻摄影语言的边界,我才刚刚上路。”的确,

每一次拍摄都是新的出发。我相信,贾代会抵达他理想的目标,我为他大声喝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贾代腾飞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