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转基因问题,近年来受到广泛社会关注,并造成社会观点认知严重分歧。三年前,在李朝晖刚开始《转基因》项目的时候,拥有分子生物学专业背景的他,原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复杂性,这两年,随着项目的进展和收集信息的增多,他认识到,转基因,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它还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信仰等各种因素。如今,在2015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上,他将选择权交由观者,让观者从这些影像出发,各自感悟、思考、判断,完成每个人自己的《大体:转基因》。

(J=迦沐梓 L=李朝晖)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大体:转基因-水稻》展览现场

【科学它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东西,我要求的是更纯粹,我要把事说清楚,怎么样才能把事说清楚,就是现在这样,这样对比似的呈现是我想要的】

J:在《大体:转基因》中你拍摄了五个物种,两个植物、两个动物、一个微生物,它们是用于什么研究?

L:有各种不同的研究目的,比如说水稻的转基因是为了抗病、增产,老鼠是为了做药物试验研究,还有拟南芥、斑马鱼、线虫是为了基础研究。转不同的基因,表型都会不同,或是外在或是内在性状发生不同的改变。

转基因水稻的好处是特别明显的。我举一个小例子,现在作物的转基因主要局限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抗虫,一个是抗除草剂。因为转了抗除草剂的基因,作物能抵抗除草剂,那种除草剂是非常低毒的,它可以杀死杂草,但杀不死作物,这样可以大大降低劳动力成本。

我们再讲抗虫,比如说棉花,过去一季要打七八甚至十多次农药才能保证棉花正常的收成,但是用了抗虫的转基因以后,它基本上只打一两次就够了。

现在土壤污染特别严重,环境破坏特别大,所以说转基因可以带来这种好处,就是减少土壤污染和毒化,我觉得这非常好。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大体:转基因-斑马鱼》展览现场

J:每个物种在原有形态基础上转不同的基因,上面的编号就是它的编码么?

L:不是,我的这些编码是转的基因名字,以及它会有什么结果。你看这个斑马鱼,有心肌细胞绿色荧光、血管红色荧光、全身黄色荧光、纯合体心脏发育有缺陷……像这个小鼠,没有毛的;胸腺缺陷;第三个,把APPswe这个基因转进去,就是阿尔兹海默症;还有营养不良、小脑发育障碍、糖尿病、癌症等等,各种各样的疾病,包括不育,它是用来做疾病研究的。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大体:转基因-小鼠》展览现场

J:这些动物、植物他们最后的归宿呢?

L:它们都是实验用的,老鼠做完实验都是要处死掉的。现在实验室有安全规则,跟真实世界隔绝,处死以后焚烧,要做处理,跟我们的医学垃圾是一样的,我们的医学垃圾也是要做焚烧处理的。

J:这些都是在一个研究机构拍摄的么?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大体:转基因-拟南芥》展览现场

L:不是,五个物种一定是五个实验室。有北京,有南京的,他们分别都是这个领域最好的,中国最好的实验室。

J:你去拍摄的时候困难吗?

L:非常困难,现场非常小,我带的灯具是很大的,根本展不开,我就只能因陋就简,用了简单的光线来拍摄,将背景布铺在桌上,下面一个台子,布的光。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大体:转基因-线虫》展览现场

J:这种非常直观的呈现方式是你想要的吗?

L:当然了,如果单拎出来,每一个单个个体都是不重要的。当然,我也希望能够在审美上有更好的呈现,但是对我来讲,更重要的其实不是审美,更重要的是纯粹。因为科学它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东西,我要求的是更纯粹,我要把事说清楚,怎么样才能把事说清楚,就是现在这样——这是野生的,这些转不同的基因就会有不同的结果,这样的呈现,这样对比似的呈现是我想要的。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J:这些你带过来的植物,他们也都是转基因的植物?

L:对,就是给大家一些直观的认识,其实它跟普通植物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J:你把老鼠从实验室拿过来,他们允许吗?

L:这个老鼠是专门为了这个展览养的,它是实验鼠,这些实验鼠繁殖出来就是卖给那些做药物、疾病、科学研究的实验室,卖给他们来做实验。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大体:转基因-拟南芥-自生至死》视频截图

J:这个植物生长的视频好像之前展出过?

L:对,那时候我没有提转基因这个茬,是从生死角度来说的,当时名字叫做“天注定”,就是不管是什么样的生物,你最终都会从生迈向死亡。相当于埋了一个伏笔,在这里我把它作为其中一个单元。

【转基因的问题涉及很多,为什么社会对它有争议,因为它涉及到太复杂的问题,举个例子,有的人吃狗肉,有的人坚决反对吃狗肉,这就是从文化的角度产生的分歧,从科学角度,吃狗肉是没有问题的,对转基因同样如此】

J:转基因现在社会争议很大,转基因技术在国内被严重的妖魔化,很多国民对转基因还是一种抵抗的姿态。

L:转基因的问题涉及很多,为什么社会对它有争议,因为它涉及到太复杂的问题。还是因为不了解,不会说没有问题,我们一定要清醒认识到它肯定是有问题的,只不过问题是如何控制,往哪个方向走。你不能说因为有问题,人就不往前了,这是不对的。

反对的人很多,其中主要分歧来自于两个角度,一个是从文化的角度,一个是宗教信仰的角度。

文化角度,我举个例子,有的人吃狗肉,有的人坚决反对吃狗肉,这就是从文化的角度产生的分歧,从科学角度,吃狗肉是没有问题的,对转基因同样如此;还有宗教信仰也是,你人类去改变它,改变了这个物种,你是不是代替了上帝,这就是违背了我的信仰,所以他会从这点上反对。

还有其他问题,比如农业安全,还有一些经济以及利益上的问题,都涉及到,所以蛮复杂的,交织在一起,这样就会造成社会的争扰。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J:你是怎么理解转基因的?

L:我认为所有的现代科技都是有它的利、它的弊,所谓科学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我们举一个大家最熟悉的例子,汽车,它是现代科技发展到现在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我们谁都需要汽车,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好处,但是汽车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无穷的伤害,不要说交通事故,我们就说现在的石油问题,污染很大一部分是由汽车带来的。

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在利用科学技术的同时,要对这些负面做控制。发展给人带来好处,大家同时要控制它可能给人带来的伤害,这些其实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最重要的其实是人要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J:这些研究所的人,他们对于转基因,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态度呢?是主动研究去做这些事情,还是仅仅出于一个工作需求?

L:研究者,他们是专业人士。搞科研,我觉得他们还是主动的。

【艺术不是目的,我试图通过艺术把大家的视线引向我所真正关心的,它跟生命、人的生存、与社会的关系】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大体I:标尺下的器官》

J:大体一、大体二完成后,接下来你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规划?

L:如果有新的物种,我还会拍,我从前一个大体到这个大体,我现在规划到的大体起码有五个,第一个、第二个……下面还有,都是跟生命相关的,‘大体’两个字本身就是有关生命的哲学。因为我本身是学分子生物学的,从事的也是相关的工作,所以我平时在这里拍这些,实际上就相当于拍我自己是一样的。

艺术不是目的,我试图通过艺术把大家的视线引向我所真正关心的,它跟生命、人的生存、与社会的关系。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李朝晖

李朝晖,1968年出生于湖北武汉,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学系,现生活、工作于湖北宜昌。作品多次参展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三影堂摄影展、济南摄影双年展、丽水“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入榜作品展、“中国风景”摄影展等。

我们和摄影师李朝晖聊了聊他的《大体:转基因》

“谷雨,耕耘中国故事”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优质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