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聚焦网络安全:多国代表共商解决之道

昨天上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乌镇峰会上明确指出,保障网络安全促进有序发展,是全球网络空间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在昨天下午举行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网络安全论坛”上,来自联合国、中国、美国、以色列、韩国、南非等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就网络安全问题共商解决之道。

王秀军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

网络安全建设要立足开放环境

在互联网+的时代,打击网络犯罪,也需要树立起互联网+的思维,将网络思维、大数据思维、平台思维、跨界思维融通融合,实现思维的跃迁和升级。

有专家指出,网络空间增加了问题的复杂程度,使网络空间安全成为全球安全问题中最重要,而又最少被人掌握的燃点之一。解决问题一个有效办法就是要通过国家间的讨论最终建立国际规范,并实施有效的措施。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王秀军表示,多年来从事安全建设和国际交流合作过程中积累的工作经验是,首先要立足开放环境来维护网络安全。“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我们欢迎来自世界范围内的各种先进技术产品和服务。”王秀军表示,各国应当在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加强协作,共享维护网络安全,“网络安全已经成为全球性的问题,在这个领域世界,各国有重要的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

王秀军认为,各国首先应在网络安全技术研发、标准制订、应急处置等领域加强合作,坚持创新驱动维护网络安全,实施依法治网维护网络安全。“我们既要追求网络空间的自由,尊重网民交流思想,表达意愿的权利,也要构建良好的秩序,依法规范网络行为。”

周汉华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研究员)

网络管理开始转向现代治理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研究员周汉华看来,中国网络安全立法可分为三个阶段,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出台“微信十条”“账号十条”等一系列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进入到全面推进的阶段。

周汉华说,中国网络安全立法和中国信息化进程呈现一个明显正相关,中国信息化程度越高,网络安全立法的层级越高,覆盖范围越广。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信息化越发展,网络安全越重要。

周汉华说,在探索阶段出台的行政法规更多是规范性文件,到现在网络安全法、反恐法、国家安全法等高位阶的法律逐步出台,可以看到立法位阶逐步提高。与此同时,网络主权的主张在立法当中得到体现,网络社会的主要方面现在都做到了有规则地覆盖。现在不同的行为主体都要遵守相应的规范,网络管理的方式开始实现从行政方式向法制方式、从传统的管理向现代治理的转变。“这是非常可喜的变化。”

周汉华表示,依法治网,推进网络空间法制化的总体思路日益形成。这几年的思路越来越明晰,方向越来越统一。

陈伟雄

(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委员会执行局副主任)

网络反恐苦于各国没有统一概念

统计数据显示,进入21世纪以来的15年间,全球有超过32亿人以不同方式接入了互联网,达到全球人口总数的39%。如何在网络空间保障安全与稳定,日趋成为影响国际体系发展的重要问题。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谈及网络反恐,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委员会执行局副主任陈伟雄如是说。

在联合国安理会工作已有10年的陈伟雄,这两天正在联合国安理会忙着筹备一个网络反恐公开会议,“那个会议跟我们这个论坛不谋而合,这也证明,网络安全、网络反恐是迫在眉睫的一个重大问题。”

为什么说网络反恐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陈伟雄说,安理会作为联合国“带有牙齿”的机构,会授权采取很多行动,比如说为了维护和平,授权一些国家派部队去打击恐怖主义,或者授权各个国家进行金融反恐,这些都是有实物的反恐活动,而网络反恐与此不同。

“在国际场合,一说网络安全、网络反恐,大家都说好啊,很重要啊,但是真正坐下来谈成一件事很难。”陈伟雄表示,目前网络反恐面临多方面难题。

第一个难题,联合国在反恐方面有19个公约,把各种各样的恐怖主义活动都归纳在公约里面,大家都知道怎么去执行,但是关于网络恐怖主义至今没有相关公约,各个国家对待网络反恐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概念,“联合国曾经试图讨论一个全球反对网络恐怖主义的公约,有十几年了,我从黑发谈到白发,到现在依然没有结果。”陈伟雄说。

第二个难题,恐怖主义分子和组织采取各种办法来躲避侦查和监督,比如说使用匿名和加密技术,转换各种通讯信息,这就给各个国家的执法机关及时监督、侦破、缉拿这些恐怖主义分子造成很大困难。

第三个难题,对于网络恐怖主义活动,各国在执法层面也存在一些争议,“网络取证和实体取证有着极大区别,在很多国家的法庭上,到现在还不能接受检察机关提供的这些网络上的证据。”

第四个难题就是在做好网络反恐的同时如何保护公民言论自由、信息自由的权利,这个平衡点很难掌握。

“国际合作也是一个难点,大家都在说国际合作,但是真正做起来困难很大。”陈伟雄举例说,在一个国家认为这是网络恐怖主义活动,但是另外一个国家没有这样的规定,这样合作起来就有困难,“你发现这个组织通过网络进行恐怖主义活动,但是它的服务器不在你的国家,处理起来就很麻烦。”

曹诗权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长)

传统犯罪跃升至网络平台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长曹诗权表示,当前网络空间面临的主要威胁是网络犯罪、黑客攻击、网络恐怖,这些都有明显的跨国性、突变性、动态性、转化性和不确定性等特征。如果说传统社会的犯罪活动会因为罪犯的飘移而不断扩散的话,那么在今天,有组织的网络犯罪则会借助网络平台、网络工具和网络通道等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世界任何地方的犯罪问题或者案件在互联网的环境下,会有负荷叠加和加速发酵的势头,可能会造成全球性的影响。

曹诗权表示,打击网络犯罪,需要互联网+的思维。他解释说,所谓互联网+,就是通过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融合,推动诸如物联网、车联网、互联网金融等全新产业形态的涌现,由此带来不可估量的创新效应。但是,在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推动下,互联网+的用户在信息、行为、关系三大层面上会像百川归海一样归入云端这个大海,汇集着各种组织、机构和个人的大数据平台所承载的利益,必将为犯罪分子所觊觎,千方百计获取和利用。

曹诗权指出,在互联网+的时代,现实社会与网络空间的传统关系发生了移转,网络犯罪与传统犯罪都可以借助网络空间和现实社会的两个平台发生和演化,并且线上与线下联动,现实与网络互益。这种互联网+的网络新形态,也使网络因素快速介入几乎所有的传统犯罪之中,传统犯罪也会开始跃升到网络平台上。网络犯罪不再仅仅是破坏网络空间的安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tony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