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急救门”背后,还有一道“门”

“南航急救门”背后,还有一道“门”

“南航急救门”背后,还有一道“门”

  “南航急救门”让不少人感到心寒。尤其当南航机组与急救中心人员扯皮,患者忍着病痛自己半蹲着走下旋梯,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这是救助机制衔接漏洞造成的恶果。我相信,如果没有穿着那身制服,一般人出于同情心,看见旁人如此痛苦,会愿意搭把手的。可这种机制上的漏洞,偏偏让人性在那一刻神奇地“隐身”。人们一丝不苟地扮演制服规定的“角色”,可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丝不苟,逃避了作为“人”应该担负的责任。

  目前,南航派人登门致歉,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也致歉。他们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值得肯定。很多人还是很难理解这事,怨气难平,不过攻击或者处罚具体的个人,的确无济于事。如果机场救助机制不改进,这种事情还会重演。我最担忧人们寄托于出现天使和观音菩萨,而忘记改善救助机制。好的机制,可以激发人性中的善;次好的机制,会让人变得冷漠;恶的机制,能让好人变魔鬼。

  对“南航急救门”反思,还远没有结束,事情出现了“续集”。当事人也就是被切了80厘米肠子的张洋,再次曝光北京999急救中心在救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一时间,“南航急救门”变成了“999急救门”。事情经过,张先生有详细的记述,大致就是质疑北京999急救中心存在刻意把病人拉入自家医院治疗的嫌疑,而且存在误诊、过度检查等问题。北京999急救中心针对质疑,发了一个老长老长的回应,逐一否认张先生的指控,还顺便指责张不应该“误导舆论,影响社会稳定”。值得一提的是,北京999急救中心在回应中,还用了近500字回顾了下“光荣历史”,狠狠地表扬了自己一番。

  双方的回应,各执一词。有些事情短时间内恐怕确实难以搞清楚,再加上很多医学专业问题,外行人看门道,也不好乱下定论。比如,是否过度检查,估计只能暂且搁一边。不过我们可以关注最核心的问题:北京999急救中心有没有刻意拉病人到自家经营的医院机构治疗?

  有一个事实双方都没有否认:在救护车上,张先生曾经问:“去协和还是朝阳医院”。因为这两家医院距离最近,按照《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中“就近、就急、满足专业需要、兼顾患者意愿的原则”,应该去两家医院中的其中一家。之所以没去,北京999急救中心是这么回应的:当时考虑到协和医院曾经发来信息,说“急诊爆满”。再加上通过高德地图查阅,去两家医院的道路交通拥堵,又没有家属陪同不便挂号和协助检查,所以经张同意,才去了急救中心。

  999急救中心的回应,受到大量网友、专家和张先生本人的质疑。首先,根据常识,急诊不存在挂号问题。这种常识,长期做院前医疗急救工作的人,应该不会不懂。可此前急救医生却称协和和朝阳都挂不上号。如今的回应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不仅显得敷衍,还有点欺负人,太荒唐。其次,急诊转诊,一般不会“平级转诊”。999急救中心与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同属二甲,为何不转至更好的医院,或者转至专科医院?再者,就算协和和朝阳都不行,更近的中日友好、地坛、安贞,还有路过的解放军306医院,为何都要舍弃?

  回避这些核心问题,人们对北京999急救中心的质疑恐怕不会停。我觉得面对这种质疑,相关的机构,也没必要紧张,尽量就事论事。“光荣历史”吓退不了质疑,“误导舆论,影响社会稳定”的帽子,同样吓不了别人。要明白,所有的质疑,最终目的其实并不是要怪谁,而是找寻改善院前急救机制的方法。认不清这点,一味以私利为导向,阻止漏洞曝光,那才叫真正的“影响社会稳定”。

  北京999急救中心作为一种院前医疗急救的机制,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机制性漏洞?明眼人都知道。这种漏洞甚至已经成为半公开的秘密。何必遮遮掩掩?不少专家学者,甚至普通的老百姓都很清楚:就是因为北京999急救中心不仅是一家院前急救中心,而且还有属于自己的院内治疗业务。2005年,与北京999急救中心同属院前救助机构的120急救平台,因为类似的问题,撤销了医疗业务。未来,北京999急救中心的改革,显然也应该以此为方向。

  堵住机制上的漏洞,还是那句话,不能依赖天使和观音菩萨。相反,只有努力寻求好的机制,才能激励出人性的曙光。把人性时刻架在利益上炙烤,很残酷。让一个病痛缠身、生命垂危的病人,还必须像个跨栏高手,跨过一道鬼门关,还要再跨一道人为关卡,更残酷。

  (文/曾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fairy]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