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两次走失流浪17年 担心再失联父母出奇招

儿子36岁只有3岁的智力,频繁走失,最长的两次共17年

  儿子36岁只有3岁的智力,频繁走失,最长的两次共17年

担心再次走失,父母将地名和手机号码刺在其手臂上

  担心再次走失,父母将地名和手机号码刺在其手臂上

  上月21日,河南一名智障男子离家出走8天来到襄阳,遇到民警后他不停地指着右臂,脱掉衣服才发现,右臂上竟然刺有地名和电话号码,民警凭此联系上了他的家人,原来这是该男子父母防止其走失而特意找人刺上的。

  古有“岳母刺字”精忠报国,今有“父母刺字”防儿走失,不禁让人感叹父母的良苦用心。11月30日,楚天都市报记者专程赶到这户河南农家,探访“刺字”始末。

  河南智障男走失到襄阳

  11月21日,湖北襄阳,寒风瑟瑟。汉江三桥下的河堤上,一名智障男子冻得发抖,不停地指着自己的右臂。民警张进过去询问:“你受伤了?”男子说不清话,还是不停地指着右臂。张进只好把他带回派出所,男子脱掉外套,挽起袖子才发现,右臂上刺了地名和电话号码:邓州18203870052。

  张进立刻拨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智障男子的弟弟张空,正在广东打工。原来,智障男子名叫张飞,已经36岁,来自河南省邓州市夏集乡小庄村4组,11月13日晚他骑自行车离家出走。接到电话后,张飞的父亲张胜良赶到襄阳将其接回。

  两次走失在外流浪17年

  11月30日,记者来到张飞的河南老家。

  见有生人来访,鞋上和裤腿沾满泥巴的张飞,不停地冲着记者憨笑。张胜良夫妇说:“张飞患有智障,智力相当于3岁小孩,无法自控,喜欢乱跑。”

  1979年,张胜良和梁文华结婚,次年生下张飞。最初,张飞活泼可爱,年龄渐长却说不清话。上小学时,他每天逃学,勉强读了两个一年级、两个二年级之后被迫辍学。他经常跑到十里八村的亲戚家,还好每天晚上都能回家。后来,他越跑越远。

  梁文华记得,1995年农历九月十三日,时年16岁的张飞离家出走,一走就是4年。父母和20多位村民,冒着大雨寻找,先后到河南南阳、淅川和湖北的襄阳、老河口等地打听消息,连续寻找20天没有音讯。直到1999年冬,邓州市夏集乡来了一个流浪汉,张飞的姑姑仔细辨认,正是走失的侄儿。张胜良夫妇赶来时,看到儿子又冻又饿,脸上、身上都有伤疤,心疼得流下眼泪。他们给儿子买了新衣服,拉到澡堂洗了热水澡。

  然而,2000年农历四月十二日,张飞再次消失,直到13年后才回来。2013年农历六月初六,天气炎热,村民刘春芳在南阳看病回村的路途中,发现一个奇怪的男子穿着军大衣,怀疑是张飞。张胜良立即发动亲朋寻找,在邓州市穰东镇,家人一眼认出失散13年的张飞,只见他头上伤痕累累,牙齿掉了两颗。一家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张飞断断续续地回忆,他先后在采石场搬过石头,在黑砖窑拉过砖。他曾被关在一个地方干苦活,好几次逃跑都被抓回,后来翻墙逃走。

  张飞走失的日子里,母亲梁文华整日以泪洗面,尤其是下雨、下雪时,她彻夜难眠:“张飞有没有吃的?有没有冻着?还在人世吗?”

  张飞走失的17年间,每次吃饭前,梁文华都会盛一碗饭放在灶台上,拿着勺子敲箩(当地的一种农具),口里念叨:“张飞回来吃饭!”她以这种民俗为儿祈福,期盼平安归来。

  幸运的是,儿子真的找回了。

  担心再失联父母出奇招

  张飞回来了,但他再次出走怎么办?

  村民纷纷出主意,有人建议做个牌子写上电话,有人建议把电话写在衣服上。“牌子、衣服都容易弄丢。”思前想后,张胜良夫妇觉得都不是万全之策。

  张胜良看到不少年轻人,在身上刺有图案,便灵机一动:在张飞身上刺字,写上地名和联系电话。梁文华说,刺字肯定很痛,但长痛不如短痛,一定要做。

  张胜良夫妇最终决定,在张飞的右臂上刺上“邓州”和小儿子张空的手机号。“张空年轻,头脑灵活,又有面包车,接送起来方便。我们都60岁了,总要离开人世,以后张空可以照顾哥哥。”

  2013年8月,张胜良便带着张飞来到当地穰东镇上找到一家理发店。店里的纹身师傅一脸惊诧,他一般给人刺吉祥图案,从来没接过这样的活。

  师傅先用钢笔在张飞的右臂上写上字,随后用电笔装上墨水,一针一针地扎进去。第一针下去,张飞就疼得叫起来,嚷嚷着要走。张胜良踩住张飞的脚,紧紧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动弹。两个汉字、11个数字,整整花了两个小时。张胜良说:“本来谈好收费300元,师傅听说事情原委后,非常同情,只收了200元。”

  回到村里,张飞嬉笑着挽起袖子给村民们展示。父母一遍遍地教他,如果迷路了,就和人讲手臂上有电话,或者就指着手臂,让人帮忙打电话联系家人。

  村民骆子春说:“真是父母的一片苦心啊,把爱刻到肉里了,永远不会掉。”

  手臂刺字多次助他回家

  张飞手臂刺字之后,又有5次跑到较远的地方,手臂上的电话多次助他回家。

  去年夏天,张飞在离家15公里的地方迷路,碰见一个老人在田间干活,便跑过去指着自己的右臂,老人当场拨打电话,弟弟张空开车把他接回家。

  4个月前,张飞又跑到30公里外的文渠乡。迷路后,一个好心女子发现了他的电话,张空顺利地把哥哥接回家。

  张胜良说,张飞取名“飞”,也许是名字没取好,他就像风筝一样喜欢到处“飞”,但这个刺字就是风筝的线,他“飞”得再远也会回来的。

  村民张仁杰对记者说:“俗话说好心有好报,张胜良一家人心肠好,总做善事,儿子走丢了,最终还是回来了。”

  记者在张胜良家采访时,村里一个70岁的哑巴爷爷走进院子,梁文华跑到厨房,拿出一个馒头递给他。这个老人是张胜良家的常客,每次来都有收获。

  1986年农历三月的一天,一个刚出生的女婴被遗弃到附近村庄的路边。张胜良夫妇发现后,把她抱回家当亲女儿抚养。现在养女已经出嫁,在上海打工。

  2007年寒冬,一个智障男孩乞讨来到村里。此时,张飞离家出走杳无音讯,梁文华看到这个男孩,仿佛看到了失踪的儿子。她给男孩端上鸡蛋、糖包,给他清洗理发,还买了一件新棉衣。梁文华本意是让他在家长期住下,他住了5天就趁机溜走了。

  张胜良说:“张飞在外面流浪,吃了百家饭才没饿死,要感谢人家,我们行行善是应该的。”

  张飞的弟弟张空,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我的手机号要用一辈子,万一哥哥走丢了,好心人能联系上。张飞是我哥哥,我们是永远的兄弟!”(记者 高东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fairy]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