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劫银行变富翁劫匪:原计划58岁前赚够15亿

探针王怡波2015-10-28 20:50
0

[摘要]16年前,河南郑州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抢劫银行案,5名嫌犯抢走200多万后销声匿迹。16年后,警方终于抓获五人,其主犯现已成为驻马店有名的地产商,资产数亿元。

河南郑州因为一起抢劫案的破获成为这两天媒体蜂拥而至的城市。在今天看来,这起涉案金额200多万元的抢劫案并不算十分特殊的案件,但在发生案件的1999年12月,该案甚至引起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公安部部长贾春旺等领导的重视,并且先后批示要求全力破案。一破就是16年。

今年,郑州警方重新提取犯罪嫌疑人当年作案在现场遗留的物证,通过现代刑侦技术意外中比对出嫌疑人生物信息,最终锁定目标,并于10月21日至24日在驻马店将潜逃16年之久的5名嫌犯石二群、余全收、李付利、石新春、陈德成抓获。

10月28日,探针在郑州市新郑看守所见到了作为主犯的石二群,并且进行了专访,还原他的人生轨迹和心路历程。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石二群被关押在郑州市新郑看守所 拍摄/王怡波

石二群告诉探针,16年前,迫于生计的他带着比他小十来岁的四人抢劫银行;16年后,被警方抓获前,他已经成为资产数亿元的驻马店房地产商,而除了陈德成,其他三人也分别挣了数百万到数千万元不等。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石二群被抓获的现场(来源:郑州晚报

为实施抢劫,策划一年多

1999年12月5日晚上7时许,郑州市航海东路上的郑州合作银行管城支行中药城批发市场分理处营业员与往常一样,打包钱款准备送往运钞车。

接下来十几分钟之内,一个即将震惊全国的抢劫大案将在这里发生。

据《郑州晚报》报道,5名男子闯进营业厅,其中两名持枪,另有两名拿着铁锤。在混乱中,储蓄所保安员头部被开4枪,两名男子将营业柜上的防弹玻璃砸开,顺着洞口进去将捆扎装包好的营业款装进事先准备好的编织袋。有一名男子向一名女营业员背上开了两枪。

至今对当时实施抢劫过程记忆犹新的石二群告诉探针,整个抢劫银行的过程是经过他严密策划的,从1998年开始,他就想着要实施抢劫,但是一开始并不是要抢劫银行,而是想抢劫人,但无意之间,他注意到这个储蓄所每天流动的现金很多,特别是星期六星期天,有好几袋。

跟电影电视上学了点抢劫经验的石二群开始策划抢劫银行。之前,为了实施抢劫,他已经从许昌一个中间人处购得五把由发令枪改造的手枪。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买枪。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当年劫案的作案工具(来源:大河报)

1996年底,一直作为建筑包工头的石二群,为了向开发商要账,动了念头,想去买把枪吓唬吓唬开发商。“有钱人就怕枪”,经由中间人介绍后,他落进一个圈套:有一天,他跟随中间人去看货,“一个人给了我一把五四手枪,我一拿,上来十几个警察”。

之后,警察告诉他,至少要判十几年,让他拿20万来了事。

因此,想要实施抢劫的时候,他只选择了购买发令枪改造的手枪。“根本打不死人。”石二群一直认为,他购得的5支由发令枪改造的枪并不会置人于死地。

那为何他们敢拿着“打不死人”的枪去抢劫?经过长时间的反复踩点观察,这个银行的柜台防弹玻璃是三层的,可以用铁锤击破,而最关键的是,“他们也没什么防范意识,夜里市场也没人,周边也好跑,那边是市郊,加上铁路那边作案之后好走。如果他们防范意识强,也抢不成,那个枪就算六发子弹都打完,也打不死人”。

案发的12月5日,不到六点天就黑了,这个银行晚上七点半到七点四十运钞车才把钱运走,属于夜黑人静的时候。这在石二群看来,是实施抢劫的好机会。

石二群告诉探针,12月5日晚上六点多,他带着另外四个人:余全收、李付利、石新春、陈德成来到银行附近,其中,石新春是他四弟,李付利是他的表外甥,余全收和陈德成都曾经随着石二群打过工。

但是直到到了银行门口,李付利等人才知道,他们要抢银行,此前石二群告诉他们的是,要干一件“大事儿”、“挣一笔钱”,但并未提及抢银行。

李付利等三人退缩了,但余全收还是支持石二群。“余全收胆大得很。”石二群告诉探针,后来他决定,余全收你跟着李付利和石新春,他自己带着陈德成,谁也不能离开谁,必须把事情办了。

进入银行后,他们按照商量好的分工,余全收和石新春每人一把枪控制保安,石二群带着李付利、陈德成拿锤子砸柜台玻璃成功后实施抢劫。“德成砸不动了,我接过来砸,我的力气大,长期干活。”石二群回忆。

砸玻璃期间,据媒体报道,有人向保安员头部开了四枪,对这一细节,石二群说,是保安跟余全收发生了搏斗,搏斗时余全收往保安头上开了枪。

砸开玻璃后,石二群等人进去装钱。看到女营业员试图报警,石二群又向她“腰上和身上开了两枪”。

之后,他们沿着石二群实现周密安排好的逃跑路线从现场逃之夭夭:仅在现场留下几个细微的物证——多枚鞋印、一个绿色帆布包以及两把铁锤,其中一把木柄上附有少量血迹。

“逃跑路线是我提前策划好的。”石二群告诉探针,那个市场所在地荒凉,又在郊外,挨着铁路,市场有两个大窟窿。得手后,他们把小款袋内的钱规整到大袋子里,并在中药城内一垃圾站旁的墙洞中钻出,最后骑着事前准备好的自行车逃回租住屋内。

石二群:抢劫是因为“生存不下去了”

为什么要抢劫银行?面对这一问题,石二群脱口而出:生存不下去了。

石二群告诉探针,其实自己从小就不喜欢惹事儿,但是当时确实感到“过不下去了”。

据《大河报》报道,1982年,石二群在郑州当包工头。一次,他贷款几十万元揽下了一笔工程,但活干完了对方却拒付70万元工程款。当他上门要账时又被对方赶出门外。“那时候我虽然年轻但也有自尊,强忍着就离开了。后来回家又贷款凑了钱给工人发了工资。”1995年,石二群又揽下一笔工程,但后来又被对方骗了。1996年上半年,心灰意冷的石二群“收摊”回到老家。

石二群告诉探针,当时,郑州欠的两百多万款没要回来,连孩子上学的500块钱都交不起,伤自尊,得想办法弄钱。

一开始,石二群打算买把枪吓唬吓唬对方要钱,可是掉进了中间人的圈套,枪没买成,还到处借钱交了20万。“这不是雪上加霜吗?”石二群说,“我文化水平低,就会搞建筑”,有段时间,他在郑州人民路的一个楼打工,一个月六百多块钱,养不活家庭。

怎么办?石二群决定铤而走险,买枪抢劫。石二群将这一决定形容为“人生的博弈”。“抢吧,抢完离开郑州这个伤心地。”石二群说。

他开始在郑州四处寻找合适的下手地点,“当时没想着抢银行,哪里能想到抢银行。郑州我很熟,哪条街道哪条胡同甚至哪个市场我都知道”。有一天,石二群“也不知道怎么转着转着转到了那个批发市场”,此后,他便开始了漫长的踩点策划过程。

现在回想起来,虽然觉得“如果当时开发商的钱给我,我也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但石二群并不为已经发生的一切感到后悔,“我为了我的家为了我的家族贡献也不小”。

“我就是靠杠杆原理,走到今天”

抢银行后,石二群从抢得的208万中分到了100多万,余全收、李付利、石新春每人大约分到25万,陈德成则由石二群帮他买房子、娶媳妇,共计不到20万。

石二群的100多万成为了他口中所说的“为家庭家族贡献”的起步资金。他并没有像其他抢劫犯一样,将赃款挥霍一空,而是凭借在郑州生活的十七八年经验,想着做一番事业。

“2000年,我买了一块地,四亩多地,盖了一栋楼,买地花了四十多万,又借了一点儿、贷了一点儿。”石二群说,这就是杠杆原理,靠借朋友的,给高息,借同学的,借亲戚的,多少贷点儿银行的,才能发展起来。

石二群说,自己文化水平低,但在郑州学了技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杠杆原理”。

“我就是靠杠杆原理,走到今天。”石二群说,现在,他仍然向银行贷着近亿元资金,向朋友借的也有几千万元。

石二群最初的投资并没有立即获得回报,“原来房子卖不出去,赶上经济危机,一直到2007年开始,我才一年能挣个几千万”。现在,石二群是驻马店7家公司的实际控制者,其中涉及领域包括房地产、商贸休闲、农庄等等,根据石二群自己估算,总资产有几个亿,“但没有外面传的十来亿那么多”。

探针查到,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登记于2006年8月3日的驻马店市吉安地房地产开发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石二群为自然人股东;成立日期为2008年7月21日的驻马店市吉安地房地产开发工程开发区分公司负责人显示为石新春,即石二群的四弟。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10月27日,该案曝光后,有网友在网络上反映,石二群所开发的很多楼盘都是小产权房甚至是没手续的房子。对这一点,石二群向探针表示,“是的”。他说,小产权房和没手续的房子利润大,之所以能够盖那么多手续不全的楼盘,主要是“市里为了抓经济,可以边建边办,根本就不管,现在驻马店好多房地产开放商也是这样,有的补了手续,有的根本就不补”。

石二群说,在孩子眼里,他是成功的。而在当地,“虽然在市里不一定能排得上,在水屯镇(石二群家乡)还是能排第一二名的”。

在驻马店,一向低调的石二群和他的企业也拥有很多荣誉。他本人曾作为农民创业的佼佼者被评为驻马店市优秀农民工,他的企业受过市里表彰,“是唯一一家房地产企业”,也得过区里表彰。

据石二群估算,从2005年以来,他一共缴税上亿元。

石二群说,现在,他的企业慢慢由家族化管理变成正规管理,各个部门放开,钱我都不管了,各批各的,慢慢地往前进展。

他有更大的野心:5年后挣15亿元。石二群说,去年11月份,他上了一个项目,做一个大型综合市场,专门请一个上海的设计院设计。没想到,正好在设计评审当天,他被警方逮捕。

近年来,石二群还不断从事各种慈善活动。“我哪儿都捐,包括汶川大地震、红十字会、商会、水屯。”石二群说,做这么多慈善,主要是因为觉得“自己亏待社会”,想赎罪,不管能不能赎罪,“至少能对自己是一种安慰,我从小就喜欢帮别人”。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水屯商会助学仪式上,石二群坐在主席台上(来源于网络)

如果没有被抓,石二群还计划在水屯镇花2000万元修一所学校。今年,他刚帮水屯镇修了5公里的路。

但对于当年抢银行开枪致其重伤的两名受害者,石二群这些年并没有以任何形式对其进行补偿。石二群解释,他一直觉得对他们造成了伤害,原本想着,自己有一天要死的时候交代家人,在他死了之后加倍赔偿受害者。

也曾想过逃到国外去

从抢银行到成为企业家,石二群的内心一直并未松弛下来。

“前十年,我很小心,我都防备着,准备随时走。”石二群告诉记者,实际上,他也去过越南缅甸老挝踩过点,也知道从哪儿走,也计划好了怎么走,“但当时看也不一定往我这儿猜,我留的线索也少,没有现在的高科技,感觉挺安全的”。

石二群最终选择留下来。“很小心,但不害怕。”石二群说,自己并不像其他四个人一样那么害怕,他们一听公安一听警车,都吓得不行。

但他不是没担心过。当初他在许昌买枪的中间人前些年落网,当时他紧张了一阵。而至今,他仍然对郑州有一种“膈应感”,虽然不断有人劝他到郑州来发展,但他总担心有一天会出事。

这种担心在案发十年后逐渐淡化,甚至使他放弃了防备。“没想到十几年才被抓,原来觉得十几年了,就没人会追究这个事了。”石二群说。

边赎罪边发展企业,这是石二群这几年的常态,他越来越觉得,这样的生活是理所当然的。在企业慢慢不用那么操心之后,他经常带着孩子们出去旅游,基本上国内哪儿都去过了,国外也去了几个国家。

但是其他几个当年实施抢劫的人,生活并不都像石二群那么如意。尤其是余全收。

石二群告诉探针,2003年,在家里出了事的余全收到他的门脸房来避几个月。余全收所分的钱早已挥霍一空,而当时石二群的钱也刚刚买了地盖了楼,经济形势不好,楼卖不出去。

“他天天逼着我,再来干一把吧。”石二群说,在余全收的劝说下,他们决定再抢一次,抢从银行出来的人。

一开始,李付利也加入,但到银行门口,李付利返回不参与,而石二群和余全收因为没有踩点盲目去抢,最终未能得手,石二群逃脱,余全收则被抓获。

之后,石二群跟余全收商量后,决定让李付利替自己顶罪。“他们知道我的能力,知道我能照顾好他们的家庭。我跟全收说了,我也没留指纹什么的。”石二群说,余全收被判了十几年,出狱前,他已经帮他买了房子,后来还帮他买了车,而李付利也被判了几年刑,出来后,石二群同样给他不少“关照”。

“我是从来不会害朋友的。”石二群说,虽然当初让他们四个一起参与抢银行害了他们,但是没他们他也无法实施抢劫,这几年,在石二群的关照下,余全收、石秀春、李付利三人也分别挣了数百万到数千万元不等,“陈德成差点,他没那个能力”。

希望孩子“把他爹忘掉”

探针采访石二群的一个多小时里,石二群有两度哽咽差点落泪,但他伸起左手食指抵住嘴巴,忍住眼泪。一次是回忆到当年抢银行前要不回来钱生活的艰辛时,一次就是在说到这句话时:“将他爹忘了。”

这是石二群对他的几个孩子的寄语。原本,他的家人并不知道这个成功的企业家居然原是抢劫犯,石二群也深知,现在水落石出之后将会对他的家人带来多大伤害。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民警提审犯罪嫌疑人石二群

他告诉探针,希望孩子“不要向他爹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好好贡献社会,将他爹忘了”。

在石二群看来,孩子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当年策划实施抢银行后,他都到庙里去烧过香,祈求再给他四年时间,“再给我四年,让我给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提供一个好的平台。”

当初抢银行得手后,他们五个人发过誓,都不能跟家里说,“万一哪天闹离婚,老婆一说,谁都跑不掉”。

沉寂多年之后,现在,这个案子浮出水面,石二群也不得不面临接下来法律的审判。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几个孩子能上好学。

“大妞在北京上学,在实习;二妞在加拿大读大二,还有个孩子在新郑上学,还有一个外女儿,还有一个私生子,八岁。”石二群说,外面所谓“四个女人、十二个孩子”是“骗人的,虚的”。

被问及“想到孩子,是否后悔”时,石二群说:“培养一个有用的人才,自己得有经济实力,有头脑去创造这样一片天地。”

撰稿:探针/王怡波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新闻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劫犯:原计划5年再挣15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unliux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