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可平弃仕途赴北大教书背后的官场用人逻辑

俞可平弃仕途赴北大教书背后的官场用人逻辑

今天,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宣布辞职,引起高度关注。坊间对俞可平的辞职有多种说法,时局眼(微信ID:Shiju-yan)认为,结合俞可平的个人履历和工作情况,选择辞职有一定的必然性。

俞可平此前任职的中央编译局,是中共中央直属机构。根据官方介绍,其主要任务是编译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党和国家重要文献和领导人著作;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研究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及其在当代的发展,研究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和现状、理论和实践,研究世界发展战略;收集和整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研究领域的文献信息资料。

作为建国后政治学最早的两个博士之一,学者气息浓厚的俞可平在中央编译局工作无疑是十分“对口”的。1959年出生的他,1987年毕业后在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任教,随后调入中央编译局工作。后来,仅40岁出头的俞可平就出任副局长。

需要说明的是,中央编译局本身是副部级单位,俞可平担任的中央编译局副局长级别为正局级,不过由于是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单位副职,俞可平其实是纳入到“中管干部”序列的。

虽然年纪轻轻即跨入了中管干部序列,但俞可平后来的仕途却并不顺遂。2003年以后,中央编译局发生了三次主要领导更替,2010年局长韦建桦退休,中央选拔后来因为女博士日记而“大火”的衣俊卿担任局长。2013年初,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中央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在此时,已经担任副局长近十年的俞可平仍未得到“扶正”,中央党校教育长贾高建“空降”编译局局长一职。直至今次辞职,俞可平担任编译局副局长已经超过10年。可以说,用“起了个大早,没赶上晚集”来形容俞可平的仕途经历,并不为过。

“中央强调干部能上能下。我做了14年的副局长了,我做副局长的时候多年轻。”俞可平在谈及自己辞职原因时如此说道。按照一般规定,干部在同一岗位上任职超过10年就应该予以进行调整,如此想来俞可平辞职也有一定道理。不过,各位时局眼(微信ID:Shiju-yan)的读者不妨逆向思维,如果俞可平能够在副局长位置上出任局长,这个问题似乎就迎刃而解了。

至于没能出任局长的原因,时局眼(微信ID:Shiju-yan)也不妨为大家透露一些思路,作为中央编译局这样副部级中央直属机构一把手,局长人选实则暗含了一定的条件。参照近些年干部任用的案例,在越来越强调干部交流任职的用人思路下,是否有多单位、跨地区交流任职经历是一项十分重要的考量标准。以中央编译局近两任局长人选为例,衣俊卿就任局长前是黑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贾高建是中央党校教育长(副部长级),两人此前均不是从编译局内部提拔,而是从外单位调入任职。

另外,副部级单位主要领导,职位含金量大多高于不担任主要领导的一般副部级官员。近年来,中央在选拔副部级单位主要领导时,也越来越多考虑从此前担任副部长的干部中考虑人选,而不是从正厅局级干部直接提拔。毕竟,由一般的副部长级干部调任中央副部级单位主要领导,某种程度上也可看做是一种擢升。

遗憾的是,上述两个条件,俞可平似乎都不符合,就地提拔无望。按规定,任职年限到达10年后,必须交流任职,但履历单一成为继续仕途的一大短板。因此,以俞可平的经历而言,回归北大继续从事学术研究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izheng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