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食不好就起义:西媒解析美军对"吃"巨大贡献

伙食不好就起义!西媒解析美军对“吃”巨大贡献

资料图:美国大兵在航母甲板上大搞烤肉派对

伙食不好就起义!西媒解析美军对“吃”巨大贡献

资料图:斯帕姆午餐肉是二战美军中的常见食品

原标题:伙食不好就起义!西媒解析美军对“吃”巨大贡献

参考消息网10月20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10月15日发表题为《军用食品如何进入我们的冰箱》的文章,作者为豪尔赫·贝尼特斯,编译如下:

美国拥有很多文化摇篮,好莱坞是电影之都,纽约是艺术之都,新奥尔良引领着爵士乐风潮,纳什维尔孕育了乡村音乐。但美国美食的故乡在哪里,也许多数人都答不上来。要找到这个答案就必须去位于波士顿郊外的内蒂克士兵装备研发中心,这里是美国的美食“圣殿”,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属于全世界的。

内蒂克成为美食“圣殿”

是的,内蒂克的影响力比西班牙的罗卡兄弟餐厅和美国的麦当劳的总和还要大,军事设施的性质也是其最特别的地方。

快餐、能量棒、“奇多圈”、速溶咖啡和袋装生菜等都是在内蒂克被创造出来的。某种程度看来,五角大楼也在监视着我们的冰箱,并在超市里与我们如影随形。

内蒂克在饮食行业中比重之高超出你的想象。几年前,这个隐蔽的实验室(美国国防部旗下80多个实验室之一)发明出了一种“坚不可摧”的三明治,在长达3年的时间内不会腐败变质。不过诸位就别试着在家做这款新产品了。

军队和食品行业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抱着一个地缘政治目的注重彼此间的合作:为一场随时可能发生的大战做准备。国防部在一些研究项目中注入资金,随后成为一些企业的利润之源。就这样,食物从战壕到食品店,无缝对接。

烹饪专家阿纳斯塔西娅·马克思·德萨尔塞多日前在美国出版了名为《做好战斗准备的厨房:解密美国军队如何影响你的饮食方式》的新书,就以上问题进行了研究。数据显示,美国联邦政府资助了全国1/3的科研项目,这一数字是其最大的竞争对手中国的2至3倍。奇怪的是,食品业的顾问和领导者中有很多是军人,政府对这一行业研究的投入在总预算中占到了相当一部分。

美军最早启用营养学家

军用口粮必须符合以下这些标准:保存时间长、分量轻以及富含营养。在战时,糟糕的伙食简直是比敌营的蛊惑造势更可怕的对手。著名的“波将金号”战舰起义事件的导火索就是战舰上的水兵们拒绝食用腐败变质的肉。因此,科学家们大力研究防腐剂、香精和调味料,能使战士们从餐盘中体会到距离家庭和母亲并不那么遥远。这就是对“自家制”的追求,而这个术语如此抽象,使得全世界都相信这是好的。

我们必须从战争的确为人类开启了技术进步之门这个前提出发来进行讨论。在食品领域,战争为我们带来的产物从微波炉的雏形到冻干食品。冻干食品最初是宇航员的航天食品,利用液氮使其速冻,然后进行真空包装。如今冻干食品早已悄然进入了人们的生活,冻干技术也在食品行业得到了广泛应用。

“最早启用营养学家的是美军”,西班牙巴伦西亚大学生物科技教授何塞·米格尔·穆莱特表示,“他们对待食品问题总是非常严肃的。”他认为,在那个“生态”和“自然”都还是附加值的时代,防腐剂本身并不是什么坏东西,尽管在今天名声不太好。当今人们对化学品的憎恶催生出了很多误解。正是有了防腐剂,我们才拥有了更多食物,同时还避免了罹患沙门氏菌病、肉毒杆菌中毒和布鲁氏菌病。

美国儿童饮食并不健康

当然,并不是所有都是那么现代化的。军队最大的贡献无疑是罐头食品。糖果商人尼古拉斯·阿珀特在1810年凭借这一发明赢得了当时法国政府资助的一个战时食品大赛的冠军。他的创新意味着物流运输上的一大突破。不幸的是,拿破仑遭遇了滑铁卢,但罐头食品使得日后无数士兵免受了饥饿的折磨。

200年后的今天,内蒂克仿佛一个后现代的欢乐糖果屋般的存在,烹制着纳米技术的食谱。

德萨尔塞多在新书中指出,美国儿童的饮食并不健康,因为他们的菜单并不是为他们度身定做,而是为军队设计的。“一个婴孩摄入的热量和化学物质的水平怎么能与一名即将占领一个山头的陆战队士兵相当?士兵为了提高战斗力每天必须摄入的热量高达4000卡路里,大大超过了普通人所需。也许有一天我们将把自己身上的‘游泳圈’赘肉归咎于尼克松、卡特或者奥巴马。”

二战期间发明的脱水奶酪很快得到了大规模生产,成为最受欢迎的口粮。战争结束后,军用乳酪大量囤积,各食品企业决定将这些存货混入其他食品中增加风味。这就是“奇多圈”的前身,这一风靡全球的零食不但使很多家长爱恨交加,也是很多球迷在电视机前欢呼雀跃时最爱的小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kadi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