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官员于幼军为什么去中山大学教书?

明星官员于幼军为什么去中山大学教书?

山西黑砖窑事件后被免职的于幼军又有了新去向——去中山大学教哲学。他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中山大学的校长在我落难的时候出来替我说话,我很感激他。他说,别的领导干部出来读博士都受到质疑,起码还有于幼军这个是真的。”

澎湃新闻10月13日从中山大学获悉,原先担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的于幼军已任教中山大学哲学系。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及哲学系办公室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于幼军已受聘该校哲学系。该校党委宣传部一位蔡姓老师称,10月9日学校为于幼军举办了聘任仪式。

于幼军出生于1953年1月,曾任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长,湖南省委副书记、副省长,山西省委副书记、省长等职。2007年9月任文化部副部长,2011年2月出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副主任,今年1月卸任。

他曾于1993年3月至1995年8月在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在职学习,1996年9月至1999年6月在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在职博士研究生学习。

2007年,山西爆发“黑砖窑”事件,时任山西省长于幼军在当年6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代表省政府做了检查,两个月后被免去山西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9月以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身份亮相。

2008年3月全国“两会”后,蔡武当选文化部部长,于幼军则继续担任副部长。是年9月,中央政治局对于幼军做出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一个月后,他的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上被撤销。官方并未通报于幼军被处分的原因。

2008年10月,受处分后十来天,于幼军安顿好80岁高龄的老母亲,来到位于北京紫竹园畔的中国国家图书馆。他决议在此“读书写作、疗伤治病”。

“我每天上午八点多抵达这间‘紫竹书房’,读书、作笔记摘录至中午十二点多,在图书馆里的员工食堂打点饭菜,吃完休息个把小时,下午继续读书至六点多离馆。”周末和节假日,于幼军也从不休息。

于幼军后来回忆:“如此春去秋来,我阅读了三四千万字的图书资料,复印了几百万字的资料,写下了上百万字的读书笔记及资料摘录,书桌上的书稿也越摞越厚。”

2010年12月25日,于幼军撰写的140万字的三卷本《社会主义五百年》书稿校对完毕,并签发至出版社。

凑巧的是,当天上午书稿刚送出,下午,于幼军就接到了中组部负责人的电话,通知他下周到新单位报到。

副部级的南水北调办副主任,成为于幼军仕途的最后一站。

今年1月14日,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名单在中国政府网发布,于幼军正式卸去南水北调办副主任一职。当时,南水北调办党组书记、主任鄂竟平表示:“于主任到年龄了,他是我们班子里年龄最大的。”

于幼军与母校互动密切。今年3月5日,他曾到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调研。

该所网站上刊载的新闻称,“李萍所长向于幼军初步表达了希望其能够担任本所特聘教授的热切期望;不谋而合的是,于幼军博士亦表达了在结束仕途之旅后,希望回到马哲所、重返‘书生’生活的真诚愿望。”

于幼军:中山大学校长在我落难时替我说过话

明星官员于幼军为什么去中山大学教书?

1月15日,于幼军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于幼军曾是明星官员,仕途几度起伏,其职务变动备受外界关注和解读。今年1月15日,62岁的于幼军在2015年南水北调工作会议期间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他畅谈南水北调、读书、退休生活,但对从政往事仍讳莫如深,多以“敏感”、“不能说”婉拒。此前一天,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发布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通知,通知称“免去于幼军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职务”。

于幼军:我都不敢乱说乱动,但是有一个信号给大家,还在参加会议,还在小组讨论,还在为下一步的工作做交待安排,这个信号起码就是说,“他是到龄退休”,就是正确解读了。

我看有些网加了“退休”两个字,有的网就只是说“于幼军被免职”,人家听了,就两种想法了。有一些人给我打电话,一种人一看,担心啊,以为是出什么问题了,被免职了。一种就是说,是不是有高就啊?免这个职,下个职是什么?

我今天还在出席工作会议,还在主持大会,还在小组讨论工作安排,等于两个方面都澄清了,人家就不用往两个方面想了,就是一个正常的退休。其他的,你们称为小组发言也好,临别赠言也好,临别工作交待也好。

以后的,我们以后再聊。

澎湃新闻:您现在的心情呢?

于幼军:知道自己要退休,但组织还没有正式宣布,还在履行我的职责,只要在岗一天,我就履行我的职责。我以前说过,做一天和尚,撞好一天的钟,不要漏了“好”字。撞一天钟,消极,多了一个“好”字,就积极了。在位一天,我就认真履行好职责,做好本职工作。

澎湃新闻: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于幼军:下一步怎么办,以后再说,我真的没想,现在还来不及想,我正在赶我的书稿,有时候开会还在开小差,还在改第二稿,这两天晚上我还在改稿,来的飞机上在改稿,回去就把第二回改完了。

澎湃新闻:有没有计划退休以后的生活?

于幼军:我现在就是想平平静静退休,回到我的书房去,读书、写书,以后再争取教书。回到人生的原点,我就是一个书生嘛,我也是一个教师出身,回去很好嘛,回到人生的原点。我就是一个书生啊!

澎湃新闻:现在在写一本新书?

于幼军:是的,《社会主义五百年》第四卷。第一卷是《从空想到科学》,第二卷《从理论到实践》,第三卷《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4),这一本准备是“1965-1978”,写到1978年的三中全会。

澎湃新闻:一些人写书都会召集……

于幼军:帮我写,顶多改一改。不仅是写这个书,我连我的工作报告、我的讲话,这几年,走上领导岗位后,基本都是我自己写了,除非党代会报告、人代会报告,这些大的,那当然要集体讨论,要有写作班子,凡是我自己讲话,在各个会议,我都自己写,我习惯自己动笔。一直都是,走上领导岗位之后,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他们都知道。

澎湃新闻:您写《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初衷是什么?

于幼军:初衷就是写给青年人。希望他们多了解一点社会主义的来龙去脉,社会主义是什么,在这个基础上再认识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条件、历史背景,中国是怎么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现在要建设发展,邓小平为什么要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后面两卷写下去了,这个过程里,我们有过曲折,有过惨痛的教训,当然也有过胜利和辉煌的时候,希望这些让青年人都知道,在知道的基础上进一步思考。

澎湃新闻:有人说您的书尺度比较大。

于幼军:我在前言后语都把为什么要写这本书交待了,就是这样一个心态,就是希望国家好、人民好,对这个党负责,应该说这样的话。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我对社会的责任,应该说,对人民的责任,应该说。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使中国走向未来,长治久安,人民才能够富裕安康,必须走上这条路,民主法治的道路,这才是一个治国的根本大道、坦途。必须走这条路,四中全会不是说“法治”吗?法治就是属于民主法治范畴,大范畴里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您读博士时工作已经很忙了,为什么还读?

于幼军:我读博士时已经是省委常委了,通过拿学位来升官,没多大意义了,还能升到哪里去呢?就是希望充实一下自己的知识,调整一下知识结构。

后来中山大学的校长在我落难的时候出来替我说话,我很感激他。他说,别的领导干部出来读博士都受到质疑,起码还有于幼军这个是真的。

我出事以后,有人说我的论文是假的,答辩是假的。他的文章一出,中山大学的教授和我的同学连续回应,这事情才结束。

澎湃新闻:您读博士时研究的是哲学,主政主抓的是经济等,现在写书是哲学和政治领域,跨度很大啊!

于幼军:我是干什么学什么。当市长的时候,当省长这几年,我主要的精力是在研究经济学,我是从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到当代主要市场经济代表人物的主要代表作,我全读了。

我后来要搞高科技,我把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又看了一批,我不可能当专家,但要初懂。

澎湃新闻:这种研究方法是跟您写书的研究方法是一样的?

于幼军:一样的。我就喜欢一段时间,一年或者两年,围绕一个专题,然后系统读书,像《求索民主政治》,我就系统地把西方的民主政治,从古希腊、古罗马开始,一直到当代,我把它的代表作都系统地看,不看不敢说话。把中国传统政治文化里边有关的书,我全看。否则的话,你光靠第二手资料,光靠卡片,那不行,做学问,不行。

澎湃新闻:您特别喜欢学习新东西?

于幼军:也说不上。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学什么,我来到南调办之后,我又把水利工程的书看了一批,又把治污的书看了一批,我不可能当专家,但不要一点不懂。确实,我读书已经不是一种需要了,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澎湃新闻:您在很多地方任职过,您给自己的工作打多少分?

于幼军:不说。

澎湃新闻:在山西遇到的难题最多吧?

于幼军:应该吧。

但是,山西其实不是现在看到的这种情况,山西发展基础条件还是很好。绝大多数干部群众非常朴实、厚道,包括山西的大多数干部都是很好的。不要像现在那样把山西看成重灾区。

山西这些年出现的问题令人痛心,很可惜山西本来很好的发展基础和条件,很好的发展空间,没想却碰到了目前出现的这种问题,造成这种局面,确实是很痛心。

澎湃新闻:能跟您拍一张照片吗,我们一定挑一张您帅的。

于幼军:我哪一张不帅呀?

更多精彩新闻请点击>>>澎湃新闻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bizheng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