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传媒欧阳洪亮:靶心在哪里?

鞋子的故事

无界办公室书柜的最底下一格,放着我的一个背包和一双鞋。

七年来,我把它们从位于北京朝阳门的《财经》编辑部,背到大望路的财新办公室,接着又背回了《财经》。今年5月,我又把它们背到了这里,无界传媒。也许,它们会一直跟着我。

2008年,汶川地震,我和同事法满在成都各买了一双户外鞋,我们穿着它,在余震中溯江而上,翻山再翻山,徒步走进了当时已和外界失联的映秀。

这个离震中近在咫尺的岷江边小镇,房屋悉数倒塌,数千人遇难,路断失联,已成孤岛,没有救援设备,先行抵达的救援者束手无策。那晚,我和一群士兵躺在一块木板上,周围不远躺着遇难者的遗体,黑暗废墟里埋着数千个死去或奄奄一息的人。我仰头看到岷江两岸黑皴皴的山脉夹着狭长一线清幽天空,冰冷的月亮当空悬挂,细雨落在我的脸上和眼眶。

第二天,我在废墟中看到一位老人,她的下半身被整栋垮塌的楼压着。我过去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冰冷的颤抖。我无法看到她的脸,只看到和我母亲一样斑白的头发。她的小外孙女儿孤零零地在废墟旁。

我只能安慰她说救援很快就会来,她一定会活着。我的声音像她的气息一样衰弱。我明白常规要打通映秀的路,让大型救援设备进来还要多久。

她点着头说:一定要活下来。我心里盼望着奇迹。

次日下午,一位《南方日报》的记者打来电话告诉我,老人没能等到救援的时刻。旁边有人告诉她要等到空投挖掘机才能救她出来,她几乎是突然放弃,拔掉了手上的针管,然后抓起废墟里的玻璃,一刀刀割向手腕……

后来,这双鞋子我又穿了一次。舟曲泥石流,原谅我不想再回忆。

那些年,仿佛整个世界的黑暗都装在我心里,有一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感觉。我相信,一大波媒体人身有同感。

这些年,当年成群出现在一个个新闻现场的媒体人正在离开。他们的背后,一家家曾铸造辉煌和荣光的媒体,正裁员缩编、减少出差、裁撤深度报道,甚至倒闭。

如今,参加最多的,是转型媒体人的聚会。有的人年薪百万,有的人创业了。除了歌楼酒肆把盏聚会时的慨叹,还有谁记得旧时豪情?

媒体,在转型中能否涅槃?只知道,一个坚守和创新者,该为这个局面做些什么。

杜子美有诗:“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纵使黑夜独舟,然而月照大江,终有星垂阔野。

无界,从新开始

我相信,衰落是暂时的。一个时代颠覆了,永远有更精彩的时代到来。

无界肇始于是。

无界面临的,是媒体的转型塌陷期,是一个巨大的坑,也是媒体发展的巨大机遇期。

随着传统媒体的转型塌陷,精品内容生产出现短缺,尤其是深度报道断层式缺失。的确,自媒体提供了海量的内容,不乏精品,但自媒体无法替代公共媒体,也无法替代媒体机构的组织力、生产力。

无界出生的使命就是,做媒体转型塌陷期的价值支架,做新一代媒体标杆的探索者。我经常想,无界站在三大巨人的肩膀上启航,时代也给了我们这代新媒体探索者做一个理想者的机遇和空间,我们唯有脚踏实地,筚路蓝缕。

无界三大股东之一的财讯集团,旗下《财经》杂志实践了“独立独到独家”,树立了传统媒体新闻专业主义的价值标准。这种价值观和理想情怀,是无界在创新时与生俱来的基因之一。

如今,智能手机和社交平台已将新闻生产和传播的规则逐渐颠覆。但我坚信,媒体价值从来不会改变,而且,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更有可能性的未来。

无界没有理由不擎起媒体价值的旗帜。

过去的8月,我们送别了一位卓越的同事和同行者。8月23日的黄昏,我们在北戴河的海里送别他。太阳和月亮都在空中看着,像放飞一万只精灵。

我们就此决定,成立无界基金,支持原创报道写作,关注媒体从业者的健康。让我们感动的是,提议获得股东的一致赞同。

至此,无界旗下,已形成无界新闻、无界智库、无界新辉大数据、无界基金四大板块布局。

无界有媒体最坚守的东西,但我们又不只是一家媒体。无界还将在产品形态和逻辑构架上更进一步延伸,迈向未来。

基于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和智能时代趋势,传播媒介的多元化趋势加速发展,媒体不再以纸为主要载体,媒体凭流量变现的模式也难以为继。

可以确定,媒体将来的趋势,将不能只是媒体,否则无法生存。

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媒体行业最猛烈的颠覆。基于移动互联网而产生的新媒体尚处于野蛮生长的时代。就像30多亿年前,地球上蔓延的单细胞多细胞菌藻类生物。

谁说那株极端噬热的甲烷菌就是这个星球最高等级的生物形态,将成为主宰呢?

上帝不会插手,寒武纪即将要开始,主宰尚在孕育。

无界启航之初,财讯集团总裁戴小京曾用一个比喻来鼓励无界的探索和试错。他说,就像打靶,第一枪第二枪都打飞了也没关系,但是要报靶,争取第三枪靠近靶心。

靶心在哪里呢?

智能时代正在开启,资本的洼地正在形成,接下来将是产业的加速发展迭代,智能化正在渗透到生活的各个领域。可以预见,未来的媒体,无疑将深度融入智能的网络。

无界要做的是一个有温度的智能媒体平台。这意味着,无界将不只是智能化的新闻平台,未来更是一个智能化的服务社区,给用户的生活和社交等带来更舒适便捷的体验,也在冰冷的智能时代融入人性的温情。

我们正在和全球顶级的研究机构合作智能媒体平台的开发,媒体人和全球顶级的技术大咖走到了一起,我们将要做出什么?这本身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未来产品的形态和逻辑构建,还有太多未想清楚。载体无疑将是无限多元的,核心则依旧是怎么让用户嗨起来。就像阿里,淘宝诞生在商场门店的黄金时期,却预知了电商时代的到来。

我们今天走出了第一小步,完成了一个移动端原创内容平台的搭建。第一颗子弹飞出去了,让它飞一会儿。

无界需要构建的未来产品又是什么细致的模样?

我想,不着急,慢慢来。如果梦想一个晚上就实现,那接下来的时间多么无聊?

以我有限的了解,无界可能是国内第一家打出智能媒体概念的。不过,不管技术如何智能,人性的温度是永远不该变的。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无界不差钱。但作为一个没有前者,没有对标的新媒体探索者,起步时并不适合大规模重资产纵身而入。水银泻地,无迹可寻。浩大一时,并不可取。无界想要的不是一个资本市场的现象级题材。我们要做的是百年老店,姑且先排出几支“扎硬寨、打死战”的精兵小分队开赴前线,旷野放枪。

在未来的探索中,无界还会遇到无数艰难。但只要梦想在,纵使艰难也很精彩。(无界新闻 文 | 无界传媒执行总裁 欧阳洪亮 (微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honeyzhe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