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抗战老兵携手受阅 平均年龄90岁(图)

国共抗战老兵携手受阅 平均年龄90岁(图)

抗战老兵乘车方队通过天安门供图/新华社

国共抗战老兵携手受阅 平均年龄90岁(图)

李健中(中)和田华同乘一辆车供图/新华社

9月3日举行的胜利日阅兵,由300余名抗战老兵、英烈子女、抗战支前模范组成的两个乘车方队,行进在受阅方队最前面,接受祖国和人民的致敬。这是首次组织共产党抗战老兵和国民党抗战老兵一起接受检阅,以体现全民族抗战的伟大精神。受阅的抗战老同志,由从大陆遴选的、目前健在的国共两党抗战老兵,我党我军和国民党抗日英烈后代,以及抗战支前模范代表组成。他们中,抗战老兵平均年龄90岁,最年长的102岁;抗战支前模范平均年龄88岁;英烈子女平均78岁。

“场面很完美,心情很激动啊。”昨天下午回到家中,储渭仍然难掩兴奋之情。昨天上午,这位86岁的新四军老战士作为老战士代表乘车参加了阅兵,作为第一个方阵通过天安门,接受检阅,“我在第四排的车上,你看到我了吗?”储渭突然问,他说晚上看看电视有没有重播,自己也看一看。

全车老战士向习主席招手

储渭昨天下午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早上8点半,他们从所在的酒店下楼集合,9点,他们这些老战士分乘几十辆车出发。在他看来,这是照顾老同志的特殊安排,他了解到其他接受检阅的方阵,在半夜就已经集结到了指定地点,准备接受检阅,“我们这批人最大的都过百岁了,平均年龄90岁,我86都算里面年轻的了。”

安排的细心随处可见,每辆车都配有医护人员,照顾老战士。车队到了正义路北口停下,这时,就有远处的围观群众朝他们欢呼鼓掌,“怎么也得有一百多米远,大家都很热情,我们也很激动。”

阅兵正式开始后,老战士方阵作为第一个方阵经过天安门,接受检阅。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储渭说,自己在汽车刚启动时候就开始招手,那时还没到天安门,车上的很多老战士和他一样,朝两边招手、欢呼,“大家都很激动地挥手,过天安门时候我看见习主席了,看的很清楚,全车老战士都在朝他那边招手。我看见他朝我们这边招手示意了,很清楚。”

除了招手,还有老战士敬礼,储渭身旁的一位老兵更加激动,两只手都用上了,使劲地挥舞着。此外,群众的欢呼声也很热烈。

老战士车队的车速不快,离他们较近的前排观众纷纷拿出手机拍照,“人家都朝我欢呼鼓掌,要拍照,我也很配合,扭过脸来让人家拍。”领队告诉这些老战士,他们将用3分20秒通过广场,在这短暂的时间内,老战士尽情地享受这迟来的庆典。

每天和国民党士兵聊天

储渭来自北京一个军队大院,这里有一百多位老战士,仅今天参加阅兵的就有3个人,虽然之前并不认识,但都感到很荣幸,“好像全北京也就个位数的。”他后来搞清楚了,另外两位,一个是新四军四师的,一个是八路军冀中抗日根据地的。86岁的储渭记忆力很好,一点不糊涂,“那个四师的,我后来还和他说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的儿子彭小枫也在英模后代的车队里。”

储渭介绍,这些天他们这些老战士都在首都大酒店集中,每天都有医护人员为他们量血压,查看健康状况,还要经常开会,饭后大家都一块合影,八路军、新四军、国民党军队,这些不同番号的老战士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湖南有6个国民党军队士兵,广西也有几个,每天饭后我们聊天,还一起合影了,很难得的机会。”

听到当年熟悉的歌曲

从8点半到11点多,忙活了3个小时,储渭说不累,他平时经常在院子里骑自行车,身体硬朗,“就是有点热。”不过参加阅兵带来的兴奋能抵抗一切,“刚开始我们听到歌曲,(歌词是)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我们当年就是听着这歌走上战场的,时隔这么多年,在这么隆重的场合再次听到,依然像当年一样振奋,什么辛苦都能克服。”

储渭昨天下午回到自己家,每出去一趟,都会有邻居围过来问这问那,“都是问参加阅兵心情怎么样,我也很高兴,不断给他们讲,确实很激动,这真是完美的一天。”

卢辉:一百岁我还要参加阅兵!

“等纪念抗战胜利80周年,我一百岁了,我和我们战友们还要一起来参加阅兵!”这是今年已经90岁的抗战老兵卢辉参加阅兵时所说的一句话。

卢辉出生于安徽省灵璧县,1941年,只有15岁的他加入了彭雪枫领导的新四军四师。卢辉的女儿卢梅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老人家这次参加阅兵,高兴坏了,他老说自己还年轻,等胜利80周年时,觉得自己还能来,到时刚好100岁!”卢梅还说,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走路跟一阵风似的,连自己都追不上。

对卢辉来说,抗战胜利纪念活动也是个老战友相聚的日子,新四军四师的老战友们来了32位,这可把卢辉高兴坏了。当年的战友们如今都年事已高,从全国各地赶来相聚特别不容易,也许有的人是最后一次相见。“老父亲跟很多战友还有家属们合影,有来自广州、青岛、南京等地的战友,您看这张就是跟102岁的陈廷儒叔叔一起拍的。可以说,忙着合影留念是大家阅兵活动期间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卢梅给记者看了好多张卢辉和老战友们的合影,硬朗的身体,炯炯有神的眼睛,即使已是一头花白的头发,依旧不减军人的风采。

新四军四师是彭雪枫将军领导的一支队伍,阅兵前夕,彭雪枫的儿子彭小枫特地前来看望和自己父亲并肩抗战的战友们。卢辉跟战友们一起回忆起当年打仗的日子:“比起那些牺牲在战场的战友们,我们真是太幸运了。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到抗战胜利80周年那一年,我们还要一起来参加阅兵。”

看到战士们在阅兵仪式上展现的风采,卢辉表示这些年轻的战士们训练时特别不容易,当年他们的训练也非常辛苦。自己坐在阅兵车上时,一直在回忆当年和战友们的抗战点滴和风采。除此之外,这几天卢辉和老战友们的相处也非常开心。“吃得好,住得好,还有专门的医生护理,老爷子心脏特好,开心得手舞足蹈,走路跟跑步似的。”卢梅说,“今天老爷子高兴得累坏了,早早地就睡了。好多他的照片都在新闻网站上头版头条,明天都找出来给他看看,估计更开心了!”

李健中:这次参加的老兵下次还能有几人?

昨天下午,90岁的新四军老战士李健中回味起天安门的阅兵,依然是兴奋地手舞足蹈。对他而言,这是期盼已久的一次荣誉,而这份荣誉在他的眼中“至高无上”。

昨天上午,李健中作为新四军老兵,是第一个通过天安门的方阵,他坐在第三排车上,“靠近天安门那一侧,田华就坐在我旁边。”对于上午的情景,李健中记得很准确。早上8点多起床,他和几位新认识的老战士说说笑笑,9点出发,到达正义路北口等候。昨天天气很好,也很热,有的老战士开始流汗,但李健中没事。他发现比预演的时候用时短,“感觉少了几十分钟,应该是上次排练完发现时间可以再压缩,这也是为我们老同志着想,我是很感动的。”

阅兵开始后,车队缓缓驶进广场,观众中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车上的老战士也朝人群挥手致意。另外一边,国家领导人在天安门城楼上朝他们挥手致意,老兵们也热情地挥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习主席和其他领导人,很开心。”

李健中说这是他很多年来最开心的时刻,而让他赢得这些的,是18岁就参加抗日战争的履历。1943年,李健中加入新四军,他回忆起有一次他们打了日军一个伏击,“消灭上百人,还有伪军,前阵子因为阅兵去交材料又查了查这些资料。”抗日战争胜利后,李健中随部队南征北战,“我们是华野的主力,很能打,什么大战都少不了我们。”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李健中的战斗履历很辉煌,但抗日战争最让他难忘,因为他认为是抵抗外国侵略,为了不做亡国奴。

李健中解放后一直在军队工作,后来做到了师级干部,因此他对和军事有关的事情格外关注。此前我国多次阅兵,他和老战友们作为观众在观礼台看过阅兵,看到年轻的战士们英姿飒爽地走过天安门,李健中感到自豪,“军队强大,国家富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这就是我们当初掉脑袋也要参加革命的目的,现在看到当初为之奋斗的目标实现了,真的很高兴。”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在退休30年后居然有机会作为受阅方阵通过天安门,“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一个同车的老战士跟我说,我们当年保家卫国,现在感觉到国家对我们也很重视,给我们这么大的荣誉。”说到这里,李健中顿了一下:“感谢党和国家,感谢人民,我们一进场观众都鼓掌,感谢人民没有忘记我们。”

说完这些激动人心的话语,他突然说道,“这次活动很高兴,对于我们老战士是最后一次了,我90了,下次活动多大了?这次参加的老兵下次能存几个人?就算活着腿脚也不好了吧,来不了了,最后一次能这样很满足。”

本版文/本报记者 李泽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eff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