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隆则:日本人怎么看“阅兵”

本来是“胜利阅兵”的“主角”之一的日本安倍首相,因日本外务省的强烈反对,以及执政党自民党内的质疑,不得不放弃了北京之行。由原来的中心人物,成为一个“看客”,这样日本方面也由积极参与,变为对中国“胜利阅兵”的旁观以及挑剔。

关于中国的“胜利阅兵”,日本关心的是阅兵内容是否针对日本,以及谁能出席的问题。尽管中国外交部,以及中国大使都在不同的场合谈到这次的“胜利阅兵”没有特别针对的国家,也不是刻意针对日本。但是日本方面还是“将信将疑”,特别是右翼方面一直认为,在这个时间,举行这个活动,其本身的用意很明显。

其次,最初日本方面并不确认美国等西方盟友是否参加,在确定安倍首相不参加以后,就对参加“胜利阅兵”的来宾非常关心。并且自以为是美国总统不参加的情况下,作为亚洲铁三角的韩国总统也不会前往北京,或者最起码不参加“胜利阅兵”仪式。但当韩国宣布总统朴瑾惠不但前往北京,也会参加“胜利阅兵”后,日本很恼怒,也很失落,甚至放出狠话,这样做会影响美日韩同盟。就在日本放出狠话以后,美国方面却发出信息:相关国家建立良好的关系,也是促进美国在本地区的利益。(美国国务卿克里)

除了朴瑾惠总统决定前往北京之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决定前往北京,这个举动使日本政府很恼火,所以在潘基文前往中国之前,日本从政府,民间以及盟国层面向潘基文施压,希望他改变这个决定。这些努力都没有任何成果,日本右翼媒体甚至发出了前往中国的朴总统,或许会遭遇百年前明成皇后遭到暗杀命运的诅咒。

相比日本被边缘化的感觉,中国与韩国在首脑会谈时,共同做出了为了亚洲和平,将在2015年11月举行日韩中首脑会谈。这个结果日本方面感到了意外的惊喜,连一些日本国内的政治评论家都认为,安倍怕成为仇恨的对象,而放弃了前往北京。但是中国还是希望与日本和平的意愿很明显,安倍政府的一些小动作,以及日本右翼言论就是以小人之心,来考虑中韩的外交。所以,针对这个消息,日本外务省用最快速度反应,11月日本首脑可以参加首脑会议,日程上没有障碍。

“胜利阅兵”外交结束后,日本媒体开始关注有关“胜利阅兵”的本身。笔者总结了几家媒体的视点,发现有惊人的一致。

1)北京的天气如何? 今天几家电视台直播中都是先关心阅兵的空气质量,获得的结果是“阅兵蓝”,主持人还会加上一个评述:为了阅兵,北京天气都变好了。

2)北京的交通如何?在今天采访的节目中获得回答是,因阅兵的交通管制,交通反而变得好了。

3)还有阅兵场地周围的市容,市民的生活情况。

4)在北京的日本企业,日本人生活,其中还有一家日本酒店的情况。

5)阅兵前的准备,在阅兵前夜的东西长安街各种的准备活动。其中包括各种参加阅兵的装备等等。

关于中国“胜利阅兵”,日本方面认为,选择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名义进行阅兵,中国方面就是要彰显国力,一方面,要表达中国将成为维护亚洲,与世界和平的一种力量。所以出动了12000人,以及四十多种装备。虽然也有媒体质疑中国的军事扩大化,但是中国的军力与中国经济能力成正比。另一个方面,也是重申在对外战争中的主体归属性,即“中国共产党是抗战的领导者”的概念,而对日作战是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打败”外来国家的战争,并且中国也是当时的同盟国之一,是战后国家新秩序的建立者与受益者,这个结果不允许其他国家挑战或质疑。

在本次阅兵前的暗战中,中国检阅了自身的外交成果,不但邀请到了友好国家,而且也邀请到中间国家,甚至也有美国的盟国。并且在阅兵仪式之前,还宣布了裁减军队30万的消息,此举就是为了打消外国对中国威胁的担忧。虽然日本右翼媒体马上出来说:“减人想要加枪”。但是很多日本网友说,如果不减人,甚至还加枪怎么办。从某个侧面说明中国的这个善意举动还是得到日本民众的一定的肯定。

中国的“胜利阅兵”是对过去的一种纪念,还是应该对未来的一种承诺。今天美国总统说过去70年日本与美国的关系是一种最好的和解,笔者不这样认为,在美国的占领下,日美的和解并不是真正的和解,而亚洲需要和平,不但要面向未来,还要牢记过去。

作者简介:桥本隆则,在日华人,博士学历,现居日本大阪。主攻国际关系,《联合早报》撰稿人,日本朝日放送特约评论员。

本文为探针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关注探针微信公众号(news-probe)、微博@探针探真,了解更多原创深度调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unliux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