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的天津港消防支队:察觉不对时已迟了

“失联”的天津港消防支队:察觉不对时已迟了

  8月14日,天津滨海新区爆炸现场,消防官兵对火场进行搜救。 CFP 图

  “电视播放的新闻中,我的队友一个都没有。”在天津市某医院的病房里,天津港消防支队四大队队员吴巍(化名)很焦虑。

  12日晚10点50分左右,天津港消防支队一大队、四大队、五大队作为第一批救援队伍出发前往事故现场,这一信息已被官方及多个信源证实。

  15日上午,病床上的吴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该大队包括家属在内共有60余人,一线消防队员有30多个。“我们是第一批进入现场的消防队员,目前为止,我知道确切下落的仅4人。”

  吴巍盯着电视,希望得到队友的信息。但爆炸发生后,天津港消防支队的伤亡情况仍未被提及。在已通报的牺牲消防员名单中,也没有出现三个大队的成员。

  从13日的第一次媒体发布会到15日下午的第五次媒体发布会,对于天津港消防支队的信息多为“不知道”、“不掌握”。

  爆炸发生后近70小时,天津港公安局消防队仍处“失联”状态。

  “情况不对,大家先撤出来”

  整个天津港有六个专职消防大队,各自有负责区域,位于吉运二道附近的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瑞海公司)属于天津港消防支队四大队的辖区。

  8月12日23时许,四大队消防员马超(化名)在距事发地点三百米外的宿舍顶楼看到两排集装箱起火,火苗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响。马超和他的同事开始还以为“只是储存烟火爆竹的仓库出事了。”

  同属四大队的吴巍称自己是第一个发现集装箱起火的,“大约在22时50分左右,当时还没有接到119指挥中心的电话。”他迅速从宿舍跑下。

  “当时感觉好像是什么罐子爆炸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爆炸物。但看见起火了,第一反应肯定是先去救火。” 吴巍说。

  警报推响后,四大队接到上级的调度电话,此时四大队26名消防队员已经集结完毕,4部消防车准备出发。“我下楼用了10来秒,队员全部集合用时不到1分钟。”吴巍回忆称。

  由于当时只有三套通讯装备,吴巍让给了其他三位队员,吴巍说,四大队的消防车是刚换的德国进口车,车上有备用干粉、泡沫、水,还有防化服、避火服、隔热服,但数量都不多。“我估计第一批到现场的队员都还没来得及启用这些设备,时间太短了。”

  吴巍拿着手电和对讲机,从单位往不远处的事发地跑去,中途,队友通过对讲机让他去找水源,由于最近的一个消防栓需要破开一道铁门,他在请示上级并获得同意后,叫来几名新队员一起合力破门,正当吴巍准备关车库大门,此时对讲机里又传来消息,是队长的声音——“情况不对,大家先撤出来。”

  撤退的命令下达不到一分钟,一声巨响爆出,一片红光中,吴巍被冲击波砸在了车库里,“跟我一起埋在那里的应该还有4人。我当时侧着身子,被几块大石头前后夹住了,动弹不了,一根钢筋贴着我的脖子穿过,差点就刺到我了。”吴巍说。

  被埋的消防员员都在喊“救我”、“救我”

“失联”的天津港消防支队:察觉不对时已迟了

  8月13日凌晨,爆炸现场仍在燃烧。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12日23时15分,此时爆炸尚未发生,马超接到上级命令,作为大队的第二批消防队员赶往事故现场。

  四大队参谋林明(化名)当天休班在家。23点30分左右,巨大的爆炸声震醒了他,“我就给我们单位打电话,电话班没人接电话,我又给当时的执勤队长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再给电话员打电话也一样,那阵他们早就出警了。” 林明对澎湃新闻说。

  林明随后往事故现场赶去,半个小时后,支队领导要求还在半道上的直接去医院接伤员,第一位被救的四大队消防员此时与林明相遇,随后在港口医院,林明又见到另一个19岁的四大队伤员。

  除这两人之外,林明再没有接到其他的四大队消防员。

  此时的吴巍还躺在浓烟滚滚的事故现场。透过缝隙,他看到外面火光一片,爆炸声也接二连三传来。“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看到了二大队和三大队过来的增援队友,消防车进不来,他们是徒步进来搜救的,其他被埋在附近的队员都在喊‘救我’、‘救我’。我看自己伤势不轻,所以最开始没有求救,等把其他伤重的队员先救出来,我才说我还在石头下面。”

  吴巍被救出时,天已经快亮了,他坐在附近的一处空地上,脑海一片空白,“当时感觉一点都不疼。我就在想怎么成这样了,我的兄弟们都哪儿去了,他们回来了吗?”

  “一直到我被送上救护车,第一批进去的26名战友一个都还没出来。第二批进去的战友,被送回来的也只有我和另一个战友。我的班长也在里面,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还躺在泰达医院病床上的马超声音颤抖,情绪激动。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消防官兵伤亡最为惨重的事件。”8月14日,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总工程师杜兰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而在已确定身份的6名牺牲消防战士名单中,并未出现三支专职消防队中的队员。

  “不清楚”、“不掌握”

  自8月13日召开第一次事故发布会以来,消防员伤亡问题一直是公众关注焦点。

  在8月14日上午的第二次发布会上,天津市公安消防局局长周天再次回答了救援队伍处置问题,他称在增援部队到达前,实际事故前期是天津港公安局的消防支队在处置,但他对港区公安局情况并不掌握。

  针对爆炸是否与消防队员措施不当的质疑,天津市公安消防局做出的回应称,市消防总队在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侦查火情,而第二分队刚一赶到现场就遭遇爆炸,事发突然。“当时港口消防支队已经在开始灭火的处置中。”

  在澎湃新闻此前的报道中,公安部消防局宣传处人员同样表示,由于“港务局码头的三个消防专职队”是属于企业的消防队,他们对三支队伍的接警、达到时间,包括人员伤亡情况都“不清楚”。

  15日下午的发布会上,官方未回应天津港公安局消防队的失联情况由哪个部门在负责统计。

  目前尚不清楚,目前确认的牺牲、失联消防员名单中,是否纳入了这三支救援队伍的人员。

  天津港公安局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公安”,它受天津市公安局和交通运输部公安局双重领导,据业内人士介绍,如今天津港公安局业务上归天津市公安局管理,人事工作则由天津港集团公司管理。

  据财新网报道,中国多地的港口公安局原先归港务部门管,后来港务部门归交通部管,所以港口公安局也归交通部管。2000年前后,各地港口实行政企分离,比如上海港和天津港,其行政职能转交给地方交通委,港务局则转职为港口企业。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与公安消防确实有别。

  15日清晨,天津港公安局指挥部工作人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天津港公安局属于天津港集团,企业专职队的消防员都不是公务员,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警察,他们并不清楚消防支队的情况,但该工作人员介绍,“我们的失联人数确实很多,现在还在统计中。”

  随后,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天津港集团办公大楼,由于楼体受损严重,工作人员大都已经撤离,澎湃新闻拨通集团值班电话,值班人员认为,对于支队的伤亡情况,天津市公安局和天津港集团都“应该”统计,但他尚不了解相关信息,目前也还未收到政府方面的伤亡统计,他建议记者从发布会上了解最新的权威信息。

  集团大楼附近,一位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二大队的带队消防员告诉澎湃新闻,四大队离爆炸现场最近,是最早一批冲进现场的消防员,目前失联情况不详。该带队负责人表示,他们队目前的任务依然是搜救。

“失联”的天津港消防支队:察觉不对时已迟了

  一名天津港消防支队五大队失联队员家属在发布会后接受记者采访。 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 图

  15日上午10点,爆炸事故第四次新闻发布会后,两名天津港消防支队五大队失联队员的家属堵在新闻发布会现场门外:“看到说有发布会,所以我们自己来了,只求个答案,是死是活,都告诉我们一声啊!”

  “我们有制服,没有警衔”

  当晚第一批出发救援的天津港消防支队一大队、四大队、五大队,均为“企业事业单位专职消防队”,隶属于天津港公安局,参与救援的一线队员为合同制消防员,这引起一阵关于“编外人员”救火的质疑。

  根据公安部消防局2015年2月发布的《中国消防年鉴》解释,“企业事业单位专职消防队”是指企业事业单位按照《消防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成立的专职消防队,包括铁路、交通、民航、林业系统公安编制的专职消防队。

  “企业消防人员”可分为正式员工和合同制用工,正式员工是指与企业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合同制用工是指与企业签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非正式员,与此同时,专职消防队中也有公安行政编制(铁路、交通、民航、林业系统)的专职消防人员。

  实际上,企业专职队,并非真正的“编外队伍”。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林明的认可,他告诉澎湃新闻,他们虽不由公安消防部门管理,但业务和理论培训内容基本上都是一样的。

  入队多年的吴巍告诉澎湃新闻,“每周一到周五,如无任务,就例行训练。每天早上6点起床跑3000米后开始洗漱、做卫生,7点半吃早餐,8点交接班并检查器材、保养机车,8点半正式开始业务培训和体质训练。训练内容包括理论培训、两节拉梯训练、四楼金属梯训练等。”

  他说,“除了领导是在编的警察外,我们确实都是合同工,制服是天津港公安局发给我们的制服,没有警衔。”

  交通运输部主管的《中国交通报》于15日上午在其官微上发布博文,称希望媒体报道新闻时能全面报道,天津港公安局的消防员是企业内部的消防队伍,不属于公安系统,但并不是什么编外临时工。“请部分媒体不要炒作,挑起矛盾误解。这样很不道德。”

  据前述《年鉴》统计,截至2013年12月,全国共有65207名企事业单位专职消防员。

  “等察觉到不对时,已经迟了”

  同样据《中国消防年鉴》,天津市的1952名专职消防员中,合同制用工占1160人,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港公安局现有在编民警590名(计划编制1000名),文职153名,合同制消防战斗员240名,保安队员1500余名。

  公安部社会消防工作指导处2010年在多省市调研汇编的《关于企业专职消防队建设发展情况的调研报告》称,天津市公安消防总队直属支队已向天津市石化总公司等54家重点企业派驻合同制消防员931名和现役消防管理人员296名,报告称,在2010年,“企业建队、公安消防部门派驻人员”形式的企业专职消防队约占天津市企事业单位专职消防队总数的35%左右。

  调研报告还称,目前我国执行的《企业事业单位专职消防队组织条例》,是原国家经委、公安部、劳动人事部、财政部于1987年制定的,其中的企业专职消防队日常管理、执勤训练、各项保障等较多内容,在二十多年后已难适用。特别是在人员招录、待遇保障以及消防车辆办理牌照、年检等方面面临很多困难,企业专职消防队扑救外单位火灾的经费补偿只在《消防法》有原则规定,各地基本没有配套政策措施。

  林明介绍,合同制消防员与公安消防员在管理上的区别,就是不必服两年兵役,合同制消防员“有选择来去的自由”。

  “我来四大队后,海里的船起火了,也都是我们去扑灭的,每年灭火大大小小的火灾几百次。”吴巍说,“专业的救援知识,我们每天都会学习。其中包括应对包括爆炸物、电火、化工用品等各种情况,但我们这一次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东西,等察觉到不对时,已经迟了。”

  不知道起火的货物是什么

“失联”的天津港消防支队:察觉不对时已迟了

  8月13日凌晨,事故现场浓烟滚滚。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天津港消防支队的几个大队,都会根据自己辖区企业特点来制定消防救援预案,有针对性地购买消防设备,林明称,这是与公安消防部队最大的不同。

  四大队的两个防火员,负责排查下辖约30家企业的消防设施,至于存放物品清单,则由海关监管,“我们查不了人家”,因为辖区内企业众多,防火员几乎天天去检查,即便如此,检查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每回下去检查的时候都会强调,易燃易爆的危险品不能混存,不能往一个库里放,或者堆在一个地方,应当是分开的。”

  专门存储危险化学的瑞海公司,更是四大队预案中的重点单位之一。

  “在我们天津港来说,化工危险品着火很少。我参加工作快30年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化工危险品着火。”在之前的预案中,他们也曾模拟过大型起火爆炸的情况。

  对于外界对救火方式的质疑,林明对澎湃新闻表示,“必须在了解火灾性质之后,我们才下达战斗部署。当时的情况我不清楚,因为我不在场,但现场有支队的战训科和支队长负责调配指挥,如果上级领导到,那一切听上级领导的,但就算领导到场,也要先听辖区队的指挥员汇报,再制定方案。”

  马超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他并未被告知爆炸原因和爆炸物是什么。“看见起火了,肯定是先去救火啊。”同样未被告知过火物是“危化品”的,还有参与救援的23岁消防员王录雨。

  而据南方都市报消息,爆炸当时,除天津港消防支队的三个大队外,仓库厂界内外已聚集了上百名来自天津各个支队的武警消防官兵。20岁的消防战士小王称,他所在的消防中队从接到出警任务一直到进入现场,没有任何人告知他们燃烧起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只是先把各种消防车都开过去再说。

  林明称按照程序,消防员到场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问知情人这个东西是什么,特点是什么。

  那么为什么不向企业问清楚?另外一位消防官兵告诉南方都市报:“企业的人都找不到了”。

  危险品库里究竟存了多少东西,都是些什么东西?至今仍未有详细清单。

  失联者

“失联”的天津港消防支队:察觉不对时已迟了

  8月14日,天津开发区二小门口的寻人墙。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四大队的失联家属至今还在通过不同的方式在寻找失联者,他们愿意相信,在某个医院的病床上,可能就躺着自己还没被人认出的亲人。

  张宜碧一直在寻找儿子雷驰。

  雷驰是1995年生人,在天津一所高校会计专业毕业后,于2014年10月份进入天津港消防支队四大队成为一名合同制消防员。爆炸后失联至今。

  月工资约4000元,有五险,没有公务员编制,是与天津港集团签订的合同。张宜碧说,儿子对这份工作非常喜欢,“每次逛街时看到有消防员都会跟我讲‘妈,你看我们跟他们没有差别,训练都是一样的’。”

  14日上午,失联32小时后,天津开发区消防支队第八大街中队19岁的消防员周倜获救,他是事发后失联消防官兵中的首个获救者。

  据天津市公安消防局局长周天统计,截至13日下午,已出动了46个中队、151台消防车、1台无人机、1000名消防士兵。

  爆炸发生后,马超的两位前同事在14日来泰达医院看望他时说,他们在看望过其他人后,确认四大队活下来的有6个,其他不知情。

  吴巍介绍,目前,该支队的不少参与救援的队员均处于失联状态,他能确认的只有崔振河(队长)、马超、刘兵、齐洪旺、岳宝荣还活着,其他的队员都还联系不上。

  一直在联络家属,照顾伤员的林明感慨,本来合同制消防员的45个编制就没有满编。这次爆炸后,更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满编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merlinx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