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贿副省长沈培平:曾收藏数百万一筒极品普洱

雅贿副省长沈培平:曾收藏数百万一筒极品普洱

昨日上午,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在北京市一中院受审,被指控受贿1615万元。 市一中院供图

被称作云南“首虎”的原副省长沈培平,昨日因涉嫌受贿罪在北京市一中院受审,检方指控沈培平收受当地企业负责人财物价值1615万元。通过审理,这个曾被称为“茶市长”、“沈矿长”的原副省长,其涉嫌受贿的脉络也逐渐清晰,更是以“不收钱,收玉器和普洱茶”而跻身收受“雅贿”的行列。

在法庭上,头发已花白的沈培平表示认罪,忏悔自己“没有守住底线”。其辩护律师以沈培平落马后有检举和揭发他人犯罪线索的表现,并做罪轻辩护。

被指控收受财物共计1615万元

昨日上午9点,身穿黑色休闲西服的沈培平,被法警带进市一中院的法庭。他的西服和衬衫的扣子均扣得“严丝合缝”,与一年前在任期间最后出现在公众视线时相比,这位曾经的副省长消瘦许多并且已经满头白发。

据北京市一分检指控,2000年到2012年,被告人沈培平利用其担任中共腾冲县委书记、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思茅市人民政府市长、普洱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普洱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腾冲县恒益矿产品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思茅市山河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等单位,在兼并腾冲县富华实业公司、销售铁矿石、协调治理超载运输、开发大平掌铜矿项目、处置矿区群体性事件等事宜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上述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段治葵、毕胜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15万元,检方认为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了解,沈培平收受的贿赂中,并没有现金和其他财物,公诉机关指控其收受的折合共计1615万元的贿赂,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此外还有一小部分玉器。

律师为沈培平做罪轻辩护

在法庭上,沈培平对公诉机关的指控表示认可。

在法庭调查阶段,沈培平表示,从被调查阶段,到检察院,再到今天的法院受审,他的供述都是一致的,没有改变。

在沈培平归案后,其家属委托了两名刑事知名律师为其辩护。庭上,两名辩护人为他做罪轻辩护,辩护观点是,沈培平的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具有坦白的情节,同时收受的贿赂主要为了进行普洱茶的推广和研究,此外,沈培平在归案后也有检举和揭发他人犯罪线索的表现。

在最后陈述阶段,沈培平当庭认罪、悔罪,他向法庭说,自己没有正确把握住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没有守住底线”,对此他感到悲痛和忏悔,将认真改造悔过,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昨日,该案未当庭宣判。

■ 人物

云南“首虎”=“茶市长”+“沈矿长”

“茶市长”:收藏有数百万一筒的极品普洱

当选为副省长之前,他曾在云南省下属的普洱市、保山市任职多年,普洱市更是在他任期内由“思茅市”改名为“普洱市”。当时沈培平提出要“让每个喝普洱的人都能想到这座城”。此时,沈培平便获得了“茶市长”的称号。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03年1月到2004年11月沈培平担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他便开始关注普洱茶产业的发展和壮大,整合云南省的茶叶企业和行业协会。

沈培平自己也曾表示,“我是2001年开始收藏普洱茶的,收藏最久的有上百年。普洱茶是云南特有的文化瑰宝,应该把这独有的东西做大,刚做省政府副秘书长时,我就搞了一系列的推介活动。当时省政府大院里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对普洱茶情有独钟,而现在,省里的领导大都喝普洱茶。”

在此前的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除了“茶市长”的称号,沈培平与“茶”有关的头衔还包括:北京普洱茶研究院院长、世界茶文化交流协会名誉会长、韩国韩瑞大学普洱茶学院名誉院长,曾发表了大量有关茶的文章,还主编了《走进茶树王国》一书,被称之为“我国第一部由地方政府主编的,关于茶树、茶树品种资源、古茶树资源的巨著。”此外,还有《中国普洱茶文化》、《普洱茶连环画》等书。

沈培平的博士论文也是围绕着普洱茶展开,论文题目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

据了解,沈培平收受的普洱茶价格昂贵,其中不乏标价数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

“沈矿长”:被控“扶植”腾冲首富开矿

除了“茶市长”的名号,沈培平还有一个“沈矿长”的外号。

在起诉书指控中,沈培平被控“以权”为腾冲县恒益矿产品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段治葵“谋私”。被控的犯罪行为中“兼并腾冲县富华实业公司、销售铁矿石、协调治理超载运输”皆与段治葵有关,沈培平案发后,有消息称,段治葵亦被带走调查。

据媒体报道,主政腾冲县之后,沈培平大力开发矿产资源,其主政腾冲的5年中,因矿产开发造成征地纠纷多起,甚至发生数起被征地农户上访到保山地区的情况。但另一方面,商界不少矿老板都力挺沈培平。据报道,正是因为在沈培平担任腾冲县委书记时,对段治葵的矿业生意大力扶植,段治葵才获得了腾冲最大铁矿——滇滩铁矿的开采和经营权,并由此成为地方首富。

1998年10月,滇滩铁矿被改制为富华铁矿,成为一家股份制公司,其中90%为国家股,10%为工人持股。据了解,段治葵当时参与了对富华公司的兼并,此前媒体报道,段治葵终以128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这家国营矿厂。而这场兼并,是沈培平促成的。

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研究员王义天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介绍,“铁矿的价值,应该按照当时的矿产价格乘以储量来计算。以此算法,这座储量5600万吨的铁矿收购价格当时应该是33亿元。

根据公开消息,除了原副省长沈培平,云南原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曾在云南主政10年的白恩培落马都与矿产和土地有关,这也暴露出地方官场的资源腐败问题。

云南“首虎”

落马后曾检举揭发他人

从基层一步步升至副省长,沈培平根植云南官场24年,与该省官员有着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关联。

据报道,沈培平是曾任云南省副省长的孔垂柱的秘书,沈培平在1996年10月被孔垂柱调任保山地委副秘书长直至1998年1月,此后,在孔垂柱的提拔下,赴保山地区腾冲县任县委书记一把手。沈培平落马后,2014年5月9日,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孔垂柱提出辞呈并获得通过,7月12日,孔垂柱去世。

而除了沈培平,孔垂柱提拔的另外两名秘书也双双落马并被法院判处了刑罚。

作为云南“首虎”,沈培平落马后,云南官场地震迭发,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省委副书记仇和,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高劲松相继落马被查。

在归案后,沈培平曾经有检举和揭发他人的表现,辩护人也以此作为对沈培平罪轻辩护的依据,但沈培平的检举揭发具体涉及哪名官员,目前尚不得而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icao]

热门搜索: